• 第二十七章:壁画之梦(3)

    更新时间:2016-07-09 22:19:16本章字数:2413字

    楼层之中短暂的混乱就回归了平静,身亡的不是两位重要人物,护卫自然不会太紧张,立马就训练有素的将二人紧紧围在中心,剩余的人则是前去快速带过窗户,只留下一道缝隙以便观察敌人的位置。

    “砰”“咚”

    快速而来的子弹又将一名护卫击倒在地,胸前拇指大小的弹孔鲜血“汩汩”冒个不停,众多安全人员看着同伴生机快速散去却不为所动,因为他们所要保护的人只有这两位身份显赫之人,他们自己的性命与之相比太过无光紧要了。

    街上几个拿着警棍正在和学生不断起着冲突的巡捕,一直在留意着不远处那座高楼的情况,上面早已有过交代他们的使命就是为了保护高楼之中的人,故而几声枪响虽然在嘈杂的环境中显得十分微弱,但在他们听来却是十分刺耳的。

    立即,摸出随身佩戴的手枪就一边扫视四周的环境、一边快速赶往高楼而去;但其中一人却是反其道而行,而是冲着相反的方向跑去,难道此人想要临阵脱逃?

    当然不是,男子跑回众多在与学生冲突的巡捕中间拿起脖子上的哨子鼓着腮帮子用劲吹了起来,一道声音十分响亮的哨子在一定范围内清脆地回荡起来,至于稍远处的学生则是没有听到这声哨子声。

    哨子声一传出,巡捕和学生分别有不少的人不约而同的朝着某个方向汇聚而来,短短一会就有四五十人聚在了一起、而四周还有许多的人正在向着此处赶来,一个样貌普通的男子走出人群沉默的挥挥手,就带着二十多人走向高楼一端。

    从学生和巡捕中走出粗略应是有一百多人吧,这些人在几名男子的带领下就各自奔向一端,看其架势是以高楼为中心将附近包围住了,并且还有几人带领这不少的人向着四周较高的建筑中搜寻而去,这群人是早已混杂在人群之中的带着特殊任务的高级巡捕,他们的任务就是为了保证楼层之中那两个人的安全。

    一个戴着眼睛的学生愤怒的低下身去寻找手中掉落的木棍,正当其低下头时却看到不远处聚集的上百人,大搞好奇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可就在这时他只觉得左肩传来一阵剧痛,原来一名巡捕的警棍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身上,这名学生当即顾不上那不远处的人群,低声骂了句脏话就挥舞着手中的木棍和巡捕纠缠在了一起。

    “同学们,我们不能屈服于暴力,我们是为了民族的未来,我们不要做卖国奴,”

    之前提醒李师师注意保护好自己的那名带头青年余光扫到了那聚集在一起的人群,当即振臂一挥对着身边的同学们高喊了起来,并紧紧拽住手中的横幅十分悲壮地冲了上去,当即就和几名巡捕纠缠起来,巡捕手中的警棍不断砸落不一会男子的额角就破开了一个大洞,鲜血不要钱似的流淌了下来。

    青年周遭的学生一见到自己的领袖如此模样,心中的怒火变得更加浓郁起来,不要命地向着前方的巡捕冲击而去,口中一声声慷慨激扬的呼声直冲云霄。

    巡捕之中一名皮肤黝黑地男子看着情绪越发高涨的学生,当即掏出手枪朝天打了一枪,想以此威慑处于疯狂边缘的学生;就在男子开枪的一瞬间,从接到某处,一颗子弹高速冲击而来,当即就击穿了一名女学生的额头。

    “啊,同学们巡捕开枪打死了我们一名同学,他们是害怕是心虚......”

    人群中准确地响起了几名学生的呼喊,声音显得十分痛心疾首。一名巡捕回头望了自己的长官,吞了吞口水说道。

    “长官,您刚刚打死了一名闹事的女学生!”

    男子看着自己手中还在冒着青烟的枪管显得满然不知所措,也是吞了吞口水不确定地说道。

    “不会吧,我明明是冲天开的枪啊,怎么会打死一名女同学呢,这显得不科学啊!”

    学生们的情绪在鲜血的浸染下终于达到了喷发的顶峰,每一个人都是无比愤怒,再也顾不得前方巡捕手中沉重的警棍了,一个接一个地冲向前方,并使劲挥舞着手中的物件朝着巡捕身上狠狠打去。

    巡捕也是被红了眼的学生打得奇疼无比,心中的怒火也是熊熊燃烧了起来,下意识的就将手中的警棍对着学生狠狠砸了去,在不顾上头交代的命令。

    “砰”

    此时,学生之中一个带着帽子的矮小青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手枪对这一名巡捕拉开了保险扣动了扳机,子弹快速没入其身体内带起一串老高的血花;这一枪让之前朝天鸣枪希望学生克制自己情绪的男子变得目瞪口呆起来,他像是想起什么来一样,高声对自己的属下喊出了几句话,只是还等不到男子话语说出口,几颗子弹就子从他的耳边呼啸而过,依旧带起几串高高的血花。

    男子的喊声淹没在震耳欲聋的子弹声中,原来是几名红了眼的巡捕看着共事多年的兄弟就这样被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枪杀了,心中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下意识地掏出手枪对着不断逼近的学生就开了几枪。

    学生看着平日中与自己一起谈论着梦想、畅聊着民族未来的同袍就这样被这群卖国贼养的走狗枪杀而死,他们目中弥漫上一层水汽、血丝立即爬了上来,再也顾不得害怕知只知道不能让同袍的鲜血白白地流淌。

    愤怒的学生和同样怒火中烧的巡捕撞在了一起,学生早已处于失控的边缘,而巡捕尚要理智一些,只是面对不断冲来的学生也是渐渐接近失控的边界,冲突眼看着就要升级。

    终于,此时最后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出现了,巡捕之中又是一声枪响出现,不用想又有一名学生到地身亡;这事学生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怒火了,场面已然接近失控的边缘。

    男子看到这幅场景这些饱读圣贤书的学子不知从哪里摸出来几把明晃晃手臂长短的刀子,好在近千名学生中,持有刀子的学生只占有十分之一,但就是这十分之一也足以对巡捕造成致命的伤害,转眼之间就有几名巡捕被锋利的刀子洞穿了身体,流血冲突由此升级,此时的场面俨然已经失去了控制。

    男子看着这混乱的人群面色阴沉到了极点,心中知晓这已经上升到不流血是无法控制的地步了当即做了一个决定,扯着嗓门对周围的巡捕大喊了一句。

    "一会开枪打伤所有持刀者,如果情况紧急或难以控制直接将持刀者击毙,对于没有持刀但依旧闹事的学生警棍伺候,致伤致残都由我负责!但决定不允许对未持刀者开枪,并重点抓捕带头闹事者,所有人听清楚以后开始执行命令!"

    “嘭嘭嘭……”枪声此起彼伏的传递开来,一个个持刀伤人的学生纷纷倒地不起、生死不知,并且巡捕就像狼入羊群一般,每挥舞一下棍棒就有一个学生倒下,这群学生看着那些被子弹击穿同伴,看着满地蜿蜒的鲜血,他们眼中终于爬上一种叫做害怕、恐惧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