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慕容

    更新时间:2016-07-11 03:43:22本章字数:3454字

    “轰”

    断了手臂的巡捕嘴角带着在此时显得十分诡异的笑意,用完好的左手拽下隐藏在衣服中的引线,刺啦的声响伴随着刺鼻的青烟缓缓冒了出来,在半空中拖拽出一条淡淡的痕迹,巨大的爆炸声如期而至,将詹特使乘坐的黑色汽车直接炸成一堆废铁。

    原来巡捕身上的炸药爆炸波袭卷汽车而来时,也引爆了车底不知何时被人装上了同等足量的炸药,两次爆炸波的威力合在一起直接詹特使所乘坐的汽车直接抛上天空变作了一大块冒着黑烟的废铁。

    就连张子聪所乘坐的汽车在巨大的冲击波下也猛然被掀飞了出去,车中的人随着汽车的翻滚也变得天旋地转起来,而几名路人猝不及防加之没有任何阻挡爆炸的余波直接被炸成了一堆烂肉!

    狼狈不堪的张子聪像是疯魔了一般从车窗中爬出来,顾不上脑海中的天翻地覆,从燃烧着熊熊大火的汽车残骸中拾去一根稍微顺手的铁棍,炙热的铁棍烫手的感觉远远及不上心中滔天的怒火,看着一地分不清是谁的烂肉,才不甘心的将手中的铁棍恨恨的甩了出去。

    他忽然觉得脸庞有温热的液体流下,原来是自己的头颅不知在什么时候早就破了一个大洞,鲜血像不要钱似的一个劲的往外冒,同时一种恶心欲吐的感觉席卷而来,他强打起精神用余光看了看不远处惊恐地望着这里的人群,心中想法快速转动起来,当即对手下吩咐道。

    “将这次闹事学生中的发起者和组织者揪出来带回警局仔细审查盘问!若有胆敢反抗者不论是谁一律击毙!”

    不知所措的巡捕在收到上峰的命令后,开始有序地从被镇压的学生中查找为首的组织者;很显然方才李师师在人群中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巡捕的注意,当即就有几个巡捕向她和那个女孩子走去。

    “你们谁是秋雅?”

    一名满脸横肉的巡捕语气恶狠狠地冲两人吼道;李师师知道对方口中的秋雅就是自己当即想要起身,可是不知道何时自己的裙角被身后昏迷不醒的人压住了,李师师用力拽了拽裙角就听到

    身旁名叫李雪的女子一声低低的惊呼就从地面上跳了起来。

    “哦,你就是这次事件的策划者之一,很有勇气嘛!”巡捕说着话就伸出手要将李雪拖拽而走;看到李雪脸上的慌张和害怕,李师师使劲一用力就将裙子拽了出来,正欲起身却被身旁的一双如同铁钳一般的手掌死死压了下来。

    “秋雅,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冲动!”熟悉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她回头望去原来是那带着金色眼睛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旁。

    这个戴着金色眼睛、文质彬彬的男子叫做黄轩,也是这次请愿的主要发起者之一;这个黄轩在学校之中可算得上是一个风云人物,不仅仅因为成绩优越、仪表堂堂成为众多怀春少女的白马王子,而且还因为其自发性的在学校中组织了一个读书会,这个读书社平时用来探讨国家实时政治,可以说这个男子是学院里最早觉醒的新青年。

    看着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的李雪,李师师没有理会黄轩的话语而是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男子也没有继续阻止其动作,只是他的眼底快速划过一丝失望的神色。

    “放开她,我才是秋雅,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哟,好有魄力的女孩子哦!只是你算得上什么东西,你看看你搞得这个请愿运动害死了多少人?哼,还自诩什么进步青年当真荒谬!”

    络腮胡子的巡捕说着就扬起手对着李师师的脸庞狠狠抽去,这一下显然用劲极大,若是抽到身上定时痛疼无比更何况是抽在脸上呢!

    “我叫黄轩,我才是这次请愿运动的发起者,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何必要为难一个女孩子!这样有失风范!”

    一旁蹲着的黄轩猛然窜了起来,并一把拽住了巡捕即将落下的手掌。

    “哟,不愧是进步青年啊,真的很勇敢啊!既然你主动站了出来就不需要我再费些功夫一个个地去寻找了,老子最讨厌你们这群打着满口为了民族大义的口号却做着霍乱国家之事的人,枉亏你们读了这么多的圣贤书,可到头来你们做的是什么,之事让这个国家更加的动荡不安!”

    “呸,我也是十分讨厌你们这些尸位素餐的无能政府,明明我们用着自己的血汗去供养你们,可是你们除了欺压我们还会做些什么?就连在外国人面前当奴做狗,在自己同胞面前作威作福,当真是让人可敬可佩啊!”

    络腮胡子像是被黄轩戳到了痛处,气急败坏地操起手中的警棍就一棒重重地打在了他的头上,此时两人都是满脸通红,黄轩是因为警棍砸落在头上吃痛无比所以才会如此,而络腮胡子既有可能是因为羞愧难当吧!

    “小崽子,你倒是牙尖嘴利啊!你倒是再说啊,你不是很有骨气吗?你不是说得很开心吗接着说啊!我让你说个够!啊......”

    看着面色狰狞无比的黄轩无比吃痛但却说不出一句话的样子,巡捕觉得很是解气,开口嘲讽几句又是挥舞着手中的警棍对其头部狠狠砸下去,看其样子是丝毫不在乎这一棍下去黄轩的死活;只是就在警棍即将落下时,再次出现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情形!

    只见一道黑影带着奇快无比的速度狠狠砸在自己的头上,只觉得脑袋像是被急速驶来的火车狠狠顶了一下,并且还伴随着有温热的液体从头顶流淌下来;大汉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鲜血,又看看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子竟然会抬起一棍掉落的警棍就对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砸了下来。

    大汉打量这个看着温柔无比的女孩子不禁有些莫名地想到,难道是因为之前自己想要抽她的耳光,她记恨在心莫不成这一棍就是为了报复自己先前的举动,大汉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憋屈,之前那一下只是做个样子而已,毕竟这个女孩子可是上头交代过不可轻举妄动的特殊人物,自己那一下只是想要逞一下威风的。

    因为这可是和同伴吹嘘的资本啊,“你看上头交代过不可伤害的人老子都敢去抽耳光,你们谁敢!佩服啊咯子吧”至于上头究竟是哪头大汉不知道,反正大汉只是想过还要这一耳光不要抽到没有轻重,上头责怪起来自己会有推脱的理由,再说了又不会被枪毙顶多责罚一下就好了!

    “噗!” “砰!”

    巡捕两眼一发黑就双腿一软栽倒在地了,昏迷之前心中还是无限憋屈的,暗暗想到下次一定要先下手为强,谁说的女子就不凶残了。

    后一声是李师师看着满脸鲜血的巡捕用一种奇异让人浑身不舒服的眼光看着自己所以受到了惊吓,手中警棍不自觉的掉落了。

    就连头昏脑胀的黄轩都用着一种特殊的目光看着这个显得有些瘦小的女子,脑海中不自觉的回想起当初第一次这个女子时的那种惊艳。

    那天,这个女子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在郊外行走,金黄色斜阳打在这个女子身上,自己乘着家中的车与她不期而遇,那是一种极为惊艳的感觉,明明是一个显得很瘦小的女子,却给人一种从骨子里透着倔强的感觉,就像石缝间生长出来的一朵弱小但迎风傲然独立的花朵一般。

    “喂,我说你们两个没事吧!是不是被打昏了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李师师在两人异样的眼光中觉得浑身都不自然,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心中想到,这两个人被吓出病了吧,在这种紧要关头竟然还敢打去自己真是无聊......

    自己还不是因为情况紧急才会这样偷袭的,只不过虽然看着大汉满脸是血觉得有些渗人,但刚刚砸人的感觉还是觉得很舒爽的,若是以后有机会可以多十几次,哈哈哈!李师师在心中暗暗想到。

    不得不说,似乎被壁画吸引进去的李师师似乎变了一个人一般,神经变得有些大条出来了,竟然会觉得砸人是一件很舒爽的事,若是让黄轩知道此刻其真实的想法恐怕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吧!

    .......

    “慕容公子,你的梦中女神可要遭殃了,你不准备出去帮忙,来一个英雄救美?”

    在以张子聪等人所站的高楼相反的方向一座古香古色的建筑最高楼,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穿着清朝贵族所穿的华贵服装、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物件趴在走廊上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男子说道。

    “什么梦中女神,那可是我未来的老婆好不好?只不过你这小子说得也对,是时候到我出场了,不然在晚一点,我可爱的小秋雅可就要遭殃了!哈哈哈哈......”

    接话的是一名慵懒半躺在卧席间的男子,这男女剑眉星目、菱角分明、相貌堂堂,嘴角一缕玩世不恭的笑意为男子平添了几分魅人心神的气质,男子接话说到一般仿佛是想起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一般,在卧席上大笑着并还打起滚来。

    “额......真是受不了!”

    穿着满清贵族服饰的青年显然是年纪要小一些,一看同伴这幅浮夸的表情满脑子黑线,心中对慕容大公子的生性又多了几分见识,倒不是男子第一次见到如此模样,只是每次见到都让人受不了,青年只能安慰自己大概是自己的思想和这群进步青年的差距就在这里了吧,谁叫自己从小就生活在人们口中所说封建王朝之中呢。

    华服青年像是触到回忆中的痛处面色划过一丝苦涩之极的笑意。

    “好了,你的身份太过特殊就呆在楼中等我回来,我在这里等了一天,就是为了等这一刻的到来,我早就知道按照她倔强如牛的性格是一定和这群人发生矛盾的!只不过我慕容冲认定的女子,可不是外人可以欺负的呢!”

    躺在卧席上的男子缓缓站起身来,这一刻气质忽然大变就和之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之前的玩世不恭不免让人觉得此人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可此时就让人感觉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之感,这一刻的男子配上英俊的外外貌当真无比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