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初见慕容冲(1)

    更新时间:2016-07-12 14:04:26本章字数:3117字

    心中正在思量着此事如何解决的张子从看着四周的手下都往一个方向汇集而去,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一个看似柔弱但却给人一种从骨子透出来的倔强的女孩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原来是女孩子敲昏了一名巡捕,被认定为反抗者可是自己之前明明有过交代若是有反抗着就地格杀的,为何这群巡捕却没有立即击毙其?看其样子是打算活捉,以男子在官场打滚多年的经验不用多想就可以知道,定是有人为这女孩子特别交代过了。

    张子聪仔细看了看这几名巡捕,愈发觉得熟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仔细回想了一番终于知道了,这原来是慕容公子的亲卫队,话说之前城中小范围内盛传慕容公子被一个刚留学归来的女子狠狠抽了几个耳光,可平日里有些暴躁的慕容公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非但没有生气还当街大笑着说道“哈哈,这才是我慕容冲应该追求的女子!”。

    要知道慕容公子在这鱼龙混杂的北平城中可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主,其名气极大不是因为他欺男霸女行那纨绔之事,而是家世无比显赫却十五岁跟随大军一路南征北伐,这些年闯下赫赫威名,如此一个年纪轻轻但家世自身就显赫无比的英俊男子自然就成了城中无数女子钦佩的英雄,也是不少年崇拜的对象。

    只是,这慕容公子做事太过随心,平日中行事就是让人捉摸不透,张子聪一想明前因后果,当即装作没看见回身思考自己即将面临的问题起来。

    几个如狼似虎的巡捕很快围拢在了李师师的面前,其中一个大汉伸出手去一把就拽住了李师师,并手臂一用力就将其提了起来,恶狠狠地呵斥道。

    “竟然敢袭击巡捕,加上你组织学生聚众闹事的罪名可够你吃一壶的了!当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们这群巡捕除了欺压人民还有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去对外国人威风啊!”

    “哟,希望给你点苦头吃过以后,嘴巴还能这么硬气,来啊,给我狠狠地抽上几十个耳刮子!”

    话语落下,一个粗狂的汉子走了出来,“呸呸”向着手中吐了几口唾沫狠狠地搓了搓,就扬起收起准备抽这个女孩子的耳光。

    “哟,竟然敢欺负我的人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吗?当心小爷将你们生吞活剥了!”

    一个风度翩翩的英俊男子,一步一步不急不缓地混乱的人群走了过去,男子穿着黑色西湖处在此时混乱的人群之中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本该让人觉得格格不入才对可是男子身上独有的特质却人生不出任何不妥,甚至会让人生出本该如此才对的感觉。

    他的眉头拧在了一起就像一头即将发怒的狮子一般让人觉得十分可怖,他看着那个五大三粗的巡捕面色阴沉如霜,就如寒冬腊月的百里寒冰一般给人冰冻三尺的感觉,男子一步走上前就将李师师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带着莫名的威严说出了这番近似痞子有失风度的话语,只是似乎一切行为在男子身上都显得合适无比,尽管他此时就像一个不折不扣的小痞子才应该说出的话语,这番话语从他口中说出却自然而然的沾染上了某种不容置否的威严。

    只是,当男子上前别在那里将李师师和巡捕隔开之后,脸上的表情就像变戏法一般立马换做了像孩子一般的笑容,这个笑容十分纯澈甚至显得有些天真,一双乌黑的眸子对着五大三粗的巡捕眨个不断似乎是在表示心中的喜悦。

    对面的巡捕看着自己的公子如此一副孩童的做派,面色上做出一副无比的郁闷的样子、对其大翻白眼,就像是要狠狠地鄙视此人一番一般,可是只有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明白自己心中是极为开心的。

    自己跟随公子十多年了,当他还是一个小小的孩童时自己就日夜不离的伴他左右,十五岁那年血气方刚的他已然觉得从军,他依旧一直跟着他,经历了太多生死和炮火的洗礼;加之这些年来,自家大人一直是十分忙碌,作为大人最信赖的仆人自然而然在十多年中一直保护慕容冲。

    看着他从一个冲动的毛头小子到如今万人敬仰,陪着他一步一步从尸山血海中走过,心中的满足感难以明白。

    慕容冲一见到王叔这幅欠抽的表情忽然感到大为光火,很是生气地向王叔递过一个表情,快速眨着的眼睛似乎在暗示王叔快点进行下一步计划;而王叔却似乎看不懂其的暗示而是满脸的疑惑地看着。

    慕容冲感到怒火像是要喷涌而出了,当即抬起脚就对着身前的巡捕狠狠踢去,这一脚出现的毫无征兆上一秒此人还在挤眉弄眼下一秒却翻书一般直接动手揍人,只不过大汉仿佛早就知道自家公子下一步会做些什么一般。

    整个人向后一跳就避开了大力踢来的凶器,操起手中的警棍就对着慕容冲的小腿打去,王叔早就盘算好了你既然要英雄救美,我就让真的让你吃一点亏,既然你是演戏就要做足样子嘛!

    慕容冲看着王叔手中砸来的警棍心中的不满立即烟消云散了,忍不住想到这个王叔还是挺靠谱的虽然总爱和自己装傻充愣,之前二人就早已商量好了要把样子做足了,这一警棍虽然看似是猛然砸落可是落在自己身上却是没有任何不妥的。

    按照计划自己应该先受伤而后再大发神威撂倒这群巡捕最后再装作重伤倒地不起,这样就可以骗来秋雅的同情、关心,然后再把同情和关心上升到另一个高度,然后,然后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啊,你......”

    就在慕容冲美美地幻想着按自己的计划发展下去会发生的美好的结局时,在他计划和意识中本该柔弱无力的警棍却变得厚实起来,实打实的砸在了自己的小腿上,计划中自己只是该保存英雄气概露出吃痛的表情低哼一下,可此时不成想自己却是真的大声惨叫了起来。

    紧追着而来的又是三棍来势汹汹的警棍,并且这些护卫全部都是使出了吃奶的劲砸来的。

    本来按照计划中的步骤来说是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变故的,因为这些亲卫可不像王叔那样跟随慕容冲十多年感情深厚,他们做不到和王叔一样和公子打打闹闹的,即使在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真的殴打自己的主子,这一切都要王叔身上说起。

    王叔想到可以趁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子,就当为这十几年来自己所遭受的上千次拳打脚踢讨回一点利息吧,于是就借慕容冲的名义告诉其他人“公子说,为了使得秋雅姑娘真的相信并被公子的英雄气概折服,一会你们出手的时候尽量用吃奶得劲砸!”。

    也并不没有人质疑王叔的话语,因为他们深深知道慕容冲这个年纪不大却军功赫赫的男子在战场上令太多人闻风丧胆,平日里更是不苟言笑、严肃威严的,只是最近南方的战事告一段落,回到这北平城中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公子这幅笑容满面、大大咧咧的样子,前后简直是判若两人,但越是这样这些护卫愈加崇拜和敬畏自家公子。

    这些护卫本来就是军营中的好手被王叔从中选拔来此保护慕容冲,对于慕容冲的命令自然无比忠诚的执行,只不过他们哪里会想到这是王叔这个老顽童借机恶搞!

    一个人不仅能够在战场上横冲纵杀又能够在不见硝烟却更加危险的朝堂混的鱼如水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放眼整个乱世之中仅有另一名平民出身却混的风生水起的大将冯离可以媲美,只不过这北平城中的大部分人都相信假以时日慕容冲定会超过冯离爬到更高的位置。

    四根警棍几乎不分前后地砸落在慕容冲身上,饶是慕容冲这些年冲杀战场也是觉得吃痛无比心中微微思量就将此事想明白地大半,想要恶狠狠教训他们一顿,却碍于自己此时是在英雄救美不得发作。

    只是,慕容冲的性格注定了其也不是一个会挨打吹亏的主,心中怒火中烧手脚也是随之抖动起来,左腿猛然横扫而出笔直的就像一条钢鞭一般带着恶狠狠地腥风扫去,左臂也如同灵蛇弹出一般沙锅大笑的拳头也是带着汹涌的气势狠狠砸去。

    这一刻,其身上的气势陡然变换,有些浓烈但却没有带着过多杀气有的只是摄人心神的压力;并且在混乱交战之中稍微算是行家的人都知道,要先稳住心神切不可慌乱最好采取逐一攻破的方式,将敌人一个一个地击破,很少有人像他这般。

    如果换做经验丰富的老手定然不会如此,因为这样的招式看似凶猛实则不堪一击;但眼前这个男子不是一般人,他是在南方讨伐中令敌人威风丧胆、打遍军中无敌手的慕容冲。

    这样的出招方式显得十分霸道、不留余地,甚至给人一种凶残的感觉,此时的慕容冲仿佛化作了神话中战无不胜的战神一般,就像一轮小太阳一般散发出耀眼却让人沉醉的光芒,这一刻他仿佛天神下凡、英勇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