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初见慕容冲(3)

    更新时间:2016-07-14 21:39:52本章字数:3188字

    慕容冲似乎没有发觉自己这两名护卫的大胆举动,依旧无比专注地出击,只是只有熟悉他的王叔才能够发现他眼底的戾气,果不其然,接下来慕容冲每一次出击都是全力以赴,同时却不再如之前一般使用自损八百伤敌以前的招式,而是身形不断晃动、脚步移动不断就像一只灵猿一般灵活地避开对方带着腥风砸来的警棍。

    王叔也如同没有任何异常一般共同与二人一起攻击慕容冲;“呼!”慕容冲避开砸来的警棍做出一个常人无法做到、甚至觉得不可思议的动作,他单脚一用力就猛然跳跃至半空不等下落之势就一个矮身几乎是警棍擦着他的脸颊而过,一拳砸出就像一颗流行坠落大地一般,狠狠地砸在了其中一名男子身上。

    这名男子看着慕容冲拳头砸来,心中想到自己能够接住这一拳并可以乘机将警棍收回,只是数息之后男子脸上涌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原来方才他还接下了慕容冲两记拳头而此时接下这一拳,却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呼啸而过的火车狠狠顶了一下。

    “噗!”

    一口鲜血无法抑制的喷出,男子像是回想起什么一般眼中露出震惊以及后怕的神色,最后脑袋一歪就不省人事昏迷了过去。

    另一名男子看到自己的同伴就此昏迷过去,眼中露出惊惧的神色,只是看到此时自己还有机会咬了咬牙,用尽全身力气就将手中的警棍再也顾不得什么砸了下去,男子所挑的时机实在太为准确、就像鹰隼一般毒辣,只是慕容冲再次让他以及观战的所有人吃了一惊。

    他感受到头顶砸来的警棍猛然抬起头来,眼中的神色就像泛着冰冷的光泽就像一把幽冷的匕首一般摄人心神,嘴角露出一缕嗜血的冷意;左腿猛然甩出右臂急速砸落,那名拿着警棍地男子就这样被他直接砸飞了出去,有两三米那么远!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那么地吃惊看向他的眼神就像看一只怪物一般,竟然一拳将一个上百斤的大汉打飞出去了,这样的巨力如何能够让人不惊!

    之前和慕容冲在一起的华府男子正津津有味的透过望远镜将下面发生的一切都收入了眼中一边兴致勃勃的观看着一边嘀咕个不完看其悠闲的样子只差没有端上一盘瓜子了,“啧啧,不仅是这家伙变态就连其的随从都是这般变态!”“啊,这家伙是怪物嘛,难道是天生神力的主?”。

    就在青年在那里乐呵呵自顾自地嘀咕时,一道指甲盖大小明晃晃的光刺了过来、随即又消失不见就像是错觉一般,青年却变得很紧张起来,顾不上什么风度直接趴在高台上举着望远镜四处搜寻起来。

    片刻之后,在青年眼中浮现出对面不远处那座高楼的数道模糊的人形轮廓,当中一个人影将窗子开出一条缝隙同样端着一个望远镜,显然因为距离稍远肉眼看的不真切只有这般才能够将下方的一切尽收眼中,其中一道有些模糊但却让自己心惊的轮廓端坐在屋中,仅仅是一个不清楚的背影就让青年迅速联想起一个人并立马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彩。

    青年只是在心中猜测那道模糊的身影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尽管只是猜测也值得自己放手一试,要知道这样的机会不知道多少人用太多人的性命都不能换来,说是这一道不确定的身影起码价值千金!

    青年头也不回地对着身后空无一人之处挥了挥手,一个扎着长鞭的男子如同幽灵一般浮现出来并恭敬地递过一柄泛着冷冽金属光泽、手臂大小的强弩,青年一接触到强弩就恶狠狠将其扔在了地上,满脸无奈的冲着长鞭男子说道。

    “给我枪,我不要弩,这么远的距离我哪有那么大的手劲啊!”

    “弩上有辅助发射的推力,老奴相信凭少主的臂力命中人群之中任何人都是没有问题的!”

    “额,你指望我用改良后的弩去爆敌人的头,我又不是蒙尔擦在世?我...要...枪啊......”

    青年满脑门黑线地注视这个留着长鞭的男子,而这位自称老奴的家伙也是双眼期冀地望着自家主子......

    最终,青年还是拿到了自己从德国带回来的狙击枪,冰冷的质感从手心传入心底,那是一种嗜血却无比熟悉的幽冷,他似乎可以听到它的对血液的呼唤、渴求。

    “砰!”

    青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浑身上下无一不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律动,此时的他似乎就是他手那只见血封喉、一击击敌的狙击枪,就像事先在同一个地点对着同一个方向做过无数次演练一般,哪里需要瞄准、哪里需要找点,手中接过狙击枪到扣动扳机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轰!”

    “嘿嘿,看来慕容的英雄救美计划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只是本来该高高在上的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一拳将自己的护卫狠狠砸飞的慕容冲,大口喘着粗气似乎这般激烈的战斗就连他都有一些吃不消;猛然他感觉身后的盲点有异动,紧接着一个浑身是血、穿着蓝色学生服地男子,摸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就对着慕容冲的后心窝扎去。

    慕容冲心中猛然涌上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这是久经沙场的生死危机感,他目中闪过一张焦急,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再次挥舞着拳头对着身后的危机攻去,就在这时一道有些瘦小的身影突然跃入他的眼中,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这道身影一定是王叔,只是待他定眼一看却变得十分吃惊随后又露出开怀的神色。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就连身旁的王叔都只能暗暗着急却来不及做出救援,而更远处的张子聪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救下这位爷,第二个念头就是这下总统一定会为了平息某位大人物的怒火将自己撕成碎片的。

    他不愧是在沙场和朝堂打滚多年的老手,身手敏捷程度丝毫没有因为身居高位而有所缓慢,像是一只狼出行一般快速回身掏出手枪就欲击毙危险人物,只是一道更加迅速、更加嚣张的子弹从未知处呼啸而来,直接穿透敌人的脖子溅起大片血花,这呼啸而来的子弹显然是经过特殊制造的,穿透敌人的脖子这还不算余威更是将其整个头颅直接带飞了出去,这中子弹就算是打在人手脚部位都会使得对方直接变成残疾人!

    这颗子弹正是楼中青年打出的。

    无头尸体借着惯性仍然持着刀子扑来,只是没有之前那么浓郁的危机感,直接被带着大力的腿鞭直接扫飞了出去,并还伴随这几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四溅的血液还带着人体的温度洒在脸上就像温热的水一般,只是这感觉却让李师师觉得胃中翻江倒海起来,一股强烈的呕吐感直冲喉咙而来,只是被自己强行克制住了。

    原来,那道冲来保护慕容冲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一旁的李师师,就在那持刀凶人爬起来时,李师师脑海中一片空白但身子却早一步行动,直接冲到了慕容冲身旁,她所站的方向正直面锋利的刀子,她的举动似乎是要牺牲自己去救下慕容冲一般。

    就在自己觉得浑身像是有无数细小的虫子在身体每一个毛孔中来回转动一般难受时,男子有力的臂膀顺势一搂就将自己接入怀中,那只臂膀给自己一种厚实的感觉,二中回荡这他有些急促的心跳声,鼻翼中呼吸着他身上的气味,身体感受着他怀中的温度。

    那一瞬间,李师师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疯狂地跳动起来了,那温热的胸膛和有力的臂膀就像最深邃的深渊一般要让自己沉沦进去在无法自拔,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有种让人害羞的感觉自己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尽管这感觉来自他的怀抱、来自他的体温、来自他的臂膀......

    只有这般接近他,才能发现这个男子五官那么精致没有一点瑕疵,之前总以为他是一个纨绔子弟,直到方才看到那勇猛的战斗、看到他身上沸腾的血液,她才知道他并不是一个纨绔子弟;或许自己就是因为这个男子的不一般才会下意思地做出如此举动吧!

    “喂,秋雅姑娘你没事吧?你还要在我怀中躺多久?还是说你被吓傻了、还是被我吸引住了?哈哈哈......”

    男子轻薄的话语传出并伴随让人恼怒如同流氓一般的坏笑声,这声音传入李师师二中,其脸色一瞬间就爬满了绯红,当即挣扎地从他怀中起身;只是,男子哪里会让她顺意。

    “秋雅姑娘,你怎么脸红了是因为我说破了实情吗?”

    方才对这个男子的好印象又忽然消失地干干净净,眼前这男子分明就是一个痞子嘛,哪里是那所谓地顶天立地的人。

    “哎,秋雅姑娘,你怎么不说句谢谢就走了,我可是为了救你才会这样的啊?”男子话语间就伸出手去拽住了李师师的衣角。

    “放开,你这是在耍流氓,你救了我一次我还不是救了你一次,我们扯平了,放开我!”

    “这是什么道理,这名凶人是被他人的子弹击毙的和你有什么关系,这样说来你又算哪门子救下我了?”

    “你给我放来,再不放开我真的要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