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梦醒时分(2)

    更新时间:2016-07-18 16:40:04本章字数:3143字

    若是时光可以停滞不前就停留在幸福的那一瞬间该多好,若是生命可以选择我一定还会选择和你相遇,只是会努力让结局变得更好不在那么伤悲。

    画面一如之前那样,像一张被烟火点燃的白纸一般一点点化作灰烬随风而出,只有场中那女子悲哀的眼神就像是被定格再无限放大一般在李师师心中回荡。

    画面再次转变,一间昏暗的密室之中一盏算不上明亮的电灯在静静将房间映出昏暗的样子,几个有些看不清模样的正全神贯注的围在那里似乎正在商讨什么事一般。

    “同胞们,我们要趁着这次有利的时机一鼓作气打击伪政府,绝对不允许敌人将我们的国土卑躬屈膝地送出去,还口口声声说着是为了民族的大义、国家安定,我们要揭穿他们可憎的面目!”

    “由于,袁轩的离奇失踪这次的行动就有王立和秋雅负责,此次的事情关系甚大,希望你们二人能够认真合作!”

    说话的是一个戴着一顶草帽、穿着粗布麻衣的中年男子,男子声音不大甚至显得有些说沙哑但却带着一种令人信服的魔力,他手中正拿着一只钢笔在堆放在桌子中心的和报纸、照片上重重地画下一笔,随即声音悲痛地说道。

    “需要大家特别的注意是,上一次的请愿明显是有不怀好意之人在我们的队伍中安插了许多存在不良目的之人,就是因为如此才会致使请愿队伍和巡捕发生激烈冲突最终导致105人死亡,不仅国内报纸公开职责这次请愿活动,更是让我们自己的同胞让我们产生不正确的观点!”

    “所以这一次你们要认真筛选队伍中的可疑人......”

    密室中的几人一番布置和谋划之后就匆匆离去了,所交代的事件显得有些复杂但他们似乎在担心什么故而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结束了这次的聚会。

    或许是因为上次的请愿行动中学生的死伤极重,当局政府引起了很多在学术界大有建树的学者的职责,甚至不少文人学者愤怒地站出来成为学生之中的领导者、公开支持学生请愿,但表明请愿可以但不能够暴力行事。

    因为得到许多大文豪、中产阶级的支持,学生请愿的队伍迅速壮大起来,这一次的规模也远超之中,更具条理性,更加强大。

    只是,这次请愿行动依旧闹出了大乱子。

    当群情激昂的学生走上街去游行示威,希望政府能收回国土挽回民族尊严,所有的学生在人群之中显得那样的躁动,口号声一声高过一声、就像浪花一样将半个北平城淹没在其中。

    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自然而然的引起了当局的高度重视,直接派出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严阵以待。

    果不其然,流血冲突再次发生了,只是这次更加让人心寒,因为一开始就有许多人直接死去,更是伤及许多无辜地人群和建筑,街道上一片狼藉。

    一座占据面积极大的建筑被愤怒地学生翻墙闯了进去,因为此次的游行在多方势力不怀好意大力宣扬之后,已经成为十分微妙的事件,故而高层早就明令禁止绝对不允许如同上次一般,直接开枪打死学生、最多只能镇压。

    如此以来学生自然变得更加暴躁起来,而官方因为有所忌惮本就在人数处于弱势,自然不是能够很好的阻止学生的游行,要知道此时的全国混战不已,能紧急抽调出这么多的防卫不对也是冒着极大的危险的。

    装饰华丽的大宅在熊熊烈火下化作满地废墟,其内之人竟然有近百人被活活烧死。

    李师师依稀在闪烁地熊熊火光中看着秋雅的身影。

    画面再次转变,这是一个安静的午后,金色的阳光被微微荡漾的湖水潋住,湖岸边的杨柳在威风中摇摆、纸枝条抽过湖水,惹起大片的波纹。

    “哈哈哈,弟弟,我就说嘛你赛马不会是我对手,你偏偏不相信这下好了吧,你这个的月钱又要输给我了!”一阵银铃伴的悦耳笑声从风中出拿来,还有阵阵马蹄声随着而来,一个身穿着西式服装、头发缩在帽子显得有些瘦小的女子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疾驰而来。

    紧随其后的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少年,少年眉宇之间和女子极为神似,少年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鞭子面色上显示出几分不甘地神色。

    马蹄声渐渐远去,只是那串悠扬的笑声还在风中飘扬,金黄的阳光将充满泥土气息的小道染做神话故事中的幸福之路,因为神话传说中的王子和公主就是在这里相遇的,并由此开始一段幸福美满的生活。

    一辆黑色汽车缓缓从远方驶来,车内做主之人似乎显得有些悠然自得,一路欣赏这天赐的景色所以才会如同老牛行走一般缓慢,而后紧紧跟着一辆汽车。

    两辆汽车被车内的素色的挂帘死死遮住,只留出少许空隙便于车内之人观察四周的环境,一个英俊穿着平整没有一丝皱纹的西服的青年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车内的一切,忽然一个快速移动的黑影闯入了他的眼眶。

    原来,是一个女子骑着一匹大门迎着太阳落去的方向在疾驰,其身后还紧随着一个少年。

    看着这两人的模样显然是一起出来骑马游行的,只是不知道这对男女是兄妹还是恋人?青年心中微微想到,随即又轻笑着将这莫名其妙的思绪摇出脑袋。

    只是,那女子的身影似乎定格了一般,在他的脑海中无限放大,他忽然觉得脑海中的女子似乎缺少了什么,当即眉头微皱。

    “叔,调转一下车头,我想在看一眼方才骑马闪过的女孩子!”

    “呵呵,小少爷,莫非你思 春了?你啊老爷为你安排的黄家大小姐说不要就不要,快要进入这北平城却被一个连模样都没能看清的女子迷了心,这可真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啊,要不我这通知老爷将黄家那门亲事重现挽回?”

    “叔,我是认真的,这些年我一直按照家族中的意思和规划在活着,我所做的每一件事看似是为了好、可这些年我都不知道是为了家族而活还是为了自己而活,叔,你知道我的身体一直都不好,我每次离开家都会担心没有机会在回去!”

    之前打趣青年的老者在青年的话语中似乎想到了什么悲伤的事一般变得沉默不已起来,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车头就此调转了过来,朝着女孩子消失的方向快速驶去。

    车内的青年看着急速闪过的美丽景色只觉得心中被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将自己包裹住,也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落寞的神色。

    大概是女子骑着马已经跑出了很远了吧,载着亲青年额汽车开到最大马力下也用了不短的时间才追上女子。

    只见,几个神色不善的男子将女子一行人在半路拦截了下来,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子还算客气,瓮声瓮气地抱拳说道。

    “姑娘,还请回,前方我家公子正在处理要事,不希望受到外人的打扰还希望姑娘体谅,可以原路返回!”

    女子一看这几人身上都带一股凶悍地气息,又加上说话较为客气,本身自己也不是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当即轻拽马鞭就要离去,只是此时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说出一段不堪入耳的话语。

    “侯老三,你怎么这么娘轻声细语解释做什么,这么肤白貌美的小娘们又被你放跑了,本来老子还想........嘿嘿!”

    正欲离去的女子一听到身后传来的这样的污言污语,心中的那个急勃然大怒起来,面色立即变得如同火烧一般。

    “老子果然没有说错,这样的小娘们最是美味了,只是可恨地是被你这样的木头白白放走了,当真可怜了老子的兄弟!”

    “你这流氓是乱说些什么,长着人的皮囊,却做着畜生之事,当真可耻之极!”

    “哟,你这个小白脸莫不是这个小娘们的相好吧?你现在尽管说个高兴惹虎爷不高兴了就将你撕成无数份,至于这个小娘子老子就独子享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被称做侯老三的男子眼神闪烁地注视着后方驶来的两辆被帘布围得不见其内的黑色汽车,对于同伴和女子的争吵充耳不闻。

    汽车之中的青年一眼就可以看出和女孩发生争执的那几人显然不是善茬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想到自己来此目的心中的冲动随即减弱了几分,只是突然想到自己这辈子按照家中长辈的规划好的路走了这么就,自己也该自己任性的走一次了,不管对方是谁。

    一旁的老头似乎知道心中所想一般,将要起身出去的青年按了下来,而是回首对几个随性的男子说了几句话。

    “一会,你们三人下车帮助那位姑娘,你们两个和我待在车上注意四周的状况保护好少爷,另外不排除这是一场没有针对性的巧合,一会情况不对就立即开枪做到一击毙命!”

    车内的青年有些出神地看着那面色因为轻 薄之徒言语而变得愤怒起来,但愤怒之中却透着一股让人说不清的美丽,本来女子骨骼和身形显得有些瘦小看着就是无比安静之人,可她给自己的感觉却像一株开在寒风中的花朵。

    金黄阳光下的女子愈发漂亮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