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胭脂(1)

    更新时间:2016-07-20 20:00:33本章字数:3323字

    那声哀嚎传出来后,李师师发现自己全身再也无法动弹半分,更让她吃惊的是自己体内的那原本属于秋雅的魂魄也渐渐和自己相溶在一起,李师师心中很是忐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但此时的她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叮咚!”

    又有大量的血水从地面汇集而来,最后一根铁链终再也承受不住某种巨大压力“砰!”地一声就炸裂成无数份,好不容易汇集起来的血水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宫殿深处的挣扎声也随之一顿就此消失,宫殿之内变得死寂起来没有一点声音,光线更加暗淡起来就像其中有一个可以吞噬光线的猛鬼出笼一般。

    终于,李师师体内的魂魄也消失无影无踪和自己融合在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李师师也随之恢复了自由。

    恢复自由的李师师对黑暗中伺机而出的存在有一种说不清的亲切感,就像那暗中的鬼魂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李师师可以感应到那人们口中传诵、造成院落中尸横遍野存在的方位,黑暗中的她就像一颗刚刚复苏的心脏一般在积蓄着力量,她可以感受到她的虚弱。

    “咚咚”

    李师师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那道出现在心中许多次的呼唤声再次出现了,一如既往的熟悉和陌生之感交织在一起,自从李师师陷入壁画之中后就莫名的出现了失落,但她看到慕容冲竟然如此对待秋雅时,她心中是那样的痛。

    明明在慕容冲身上也可以感知到同样的不舍和悲伤,可慕容冲却狠心地伤害了秋雅,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寄生在自己体内的秋雅会如此憎恨慕容冲,仿佛已经到了恨不得生食其血肉的地步?二人后来的结局又是什么,这一切又和自己有着什么关系,为什么秋雅的魂魄会寄生在自己的体内?

    心中乱作一团的李师师忽然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因为这秋雅的魂魄出现的时间正好和自己出车祸的时间重合,在加上之前的无吴老道曾说过自己的死是一场大人物操纵的算计,虽然吴老道说的是对方的目的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九鬼搬财术,可这秋雅的魂魄却也在此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莫非......

    莫非,这个吴老道是在说谎!因为这群人的目的就是为了以自己作为类似寄主的存在来滋养体内的魂魄复原,甚至达到复活!而要复活就要得到自己的身体,所以这才是那群人抢走自己的身体的原因?

    那么自己体内的秋雅又是何来历?莫非自己被那厉鬼和冥冥中存在的呼唤声引来这地下宫殿都是其计划中的一环?

    只是,之前那壁画之梦又是做何解释,看其中的场景和服饰似乎已经距现在有一百多年的时间了,若是秋雅是一百多年前的人且对方想要复活的也是其,那是不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一个死亡上百年的人魂体怎么会存在?

    张仲良之前就已经言明,世上的孤魂野鬼大多是阳寿未尽或心愿未了执念太深,所以在世上做短暂的停留;按其所说似乎这世间还存在一个类似于传说中的地府的组织专门执掌生死、轮回。

    只是,张仲良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个类似地府的存在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所料那般,他自己所说的一起都是祖上留下来的一部书籍所记载,这部书籍重点提及世间有轮回因果,而对于地府是否存在只是寥寥几笔。

    本来以李师师的性格是断然不会相信这些的只是当自己死亡那一刻她就看到了另一个常人无法看到的世界,这里发生的太多事都刷新了她的见识!

    “你,你终于...来了,我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等了你足足...咳咳...一百年了,咳咳,...快一点过来...来到我的身边...我有太久没有再见...到自己的模样了!”

    一道因为其主人的虚弱而显得有些细小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李师师翻江倒海的猜想,将其拉回了现实。

    在一片黑暗无光的陌生地方,你突然听到一个陌生却骨子让你觉得熟悉的女子传来的声音,你会怎么做?是逃跑还是?

    李师师没有多想而是循着女子声音传来的地方缓缓走去,这一刻的她似乎又回到之前在院落之中将百鬼变作满地飞灰地的李师师,她自行漂浮在天空中一如之前那样不急不缓地飘向远方,她依旧一脸平静只是之前她眼中万年不化的冷漠却消失不见了!

    似乎当那个属于的魂魄融化在李师师的体内后,李师师才是真正的属于自己,她才真正的是李师师而不是其他人。

    就在那份魂魄融化之后李师师心中莫名的一松,就像压在自己心间无形的小山消失不见了一般,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渴望,虽然十分微弱但却像一个模糊的声音在心底呐喊,在渴望。

    当李师师一步一步走进,心中的渴望就像是嗅到鲜血气味的野兽般沸腾起来。

    黑暗太过深沉似乎可以吞噬世间一切光明一般,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只是以李师师现在的目力自然很容易将这里的一切看的通透!

    那是一个身穿着黑色嫁衣的女子,其身上的黑衣就像世间所有黑色集中在此一般可以吸尽天地光线,那女子肌肤吹弹可破、白嫩赛雪,琼眉拧在一起让人见了忍不住会生出怜惜之情,她一对眸子之间的神色就像暴风般带着极度的低温和冷酷的杀机。

    李师师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再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同时还有一种如同心疼自己的浓重哀伤在自己的心间、眉宇间弥漫开来。

    “痛吗?”

    只是,当李师师和女子的眼睛接触时,她的泪水就像决堤一般滚滚而下;李师师从女子的眼神中读出百年来无数个日夜的孤寂和折磨,更读出了百年前那刻骨铭心的绝望和心死的悲凉,那明明就是自己所早遭受的苦难啊!

    那悲凉,那绝望明明是属于自己的啊,自己曾经是这样的孤寂,自己曾经将孤独刻在了骨子里,那一切都是无法遗忘地疼痛啊!

    李师师声音变得哽咽起来,这黑暗中的女子竟然和自己体内的秋雅魂魄一模一样,就如同一个模子里雕刻出来的一般,眉宇之间的那一份柔弱、刻在骨子里的绝望...

    若不是自己和融化在自己体内的秋雅魂魄还保持骨肉相连的感觉,这一切的一切恐怕要让让李师师怀疑自己的体内的魂魄何时跑到了这里。

    “我叫胭脂...我不是你体内的那一份魂魄...”似乎明白李师师心中所想一般黑衣女子缓缓开口说道,只是女子似乎在忍受着莫大痛苦一般断断续续地说道。

    这一声落入李师师耳中是那么的熟悉就像是自己被人分作了两份正在对话,看到如此狼狈的自己眼泪混着血水滚滚滴落。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就好像...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只...是这份熟悉之中...却透着让我厌恶的气息,并且...随着你的到来我内心...竟然还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渴望!”

    女子说话也些奇异口气冰凉、阴森,若是外人定会觉得莫名的害怕只是李师师此时却没有一点惧意!

    “我在你的是你上感受到还有一种莫名的封印在束缚着,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才可以释放你?”

    “嘶嘶,要你的...心头血才可以...解开封印,放我出来,快放我出来,我不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继续呆着,我要自由,放我出来,快点放我出来!听到没有,吼!”

    女子像是猛然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话语立即变得癫狂起来,口气十分不善似乎脱困之后就要将李师师撕成碎片。

    “我是魂体没有肉身,无法发出心头血啊!”

    “你骗我,你有的,你有,你在骗我,啊,你在骗我!”

    女子情绪愈发才出现癫狂的迹象,话语之时更是不断挣扎脸上露出穷凶极恶的可怖之象,只是被某种肉眼看不到的无形束缚死死锁住了、难以挣脱出来!

    李师师看着这和秋雅一模一样的女子,心中低落到了极点,难以言喻的悲伤感觉汹涌而来,她带着哭腔轻声安抚着女子并依言所做!

    “我这就依你所说的,别着急我就按你说的做,你不要激动,”

    纤细地指尖忽然冒出锋利的指甲,轻轻一划就将其胸膛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其中竟然泛着点点猩红,这竟然是血!

    就连李师师都不禁目瞪口呆起来,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己明明早已经是虚无缥缈的魂体存在,就连自己的身体都早已被来历不明的人抢夺走了,为什么还有这样?

    “呵呵,我就说你在骗我,你在骗我,你有血的,你有血的,快点我需要你的血,快点啊,我等这天已经等了近百年了,快点啊!哈哈哈,哈哈哈...”

    女子一看到鲜血眼中竟然泛出渗人犹如野兽般的绿芒,似乎下一秒就要扑出将李师师啃噬得什么都不剩!

    “我为什么会有血?我明明已经死了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女子的疯癫似乎会传染一般,李师师也变得有些疯癫起来,眼中全是惊恐的神色,就像看到恐怖的事一般!

    “哈哈,我就说你有血,快点我需要你的血,我需要你的血,快把你的血给我!”

    “我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这样?为什么?”李师师带着一丝侥幸希望可以从这个癫狂的自己身上得到答案!

    “因为,因为...你再靠近一点,我就告诉你!”

    “我要吃了你,吃了你我就自由了!”

    李师师依照女子话语靠近了其一点,只是一接近其,女子就像疯了一般神神叨叨猛然大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