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胭脂(2)

    更新时间:2016-07-21 19:02:59本章字数:3409字

    女子似乎因为李师师身上诱人的肉香味而变得躁动起来,只是李师师丝毫不为所动,依旧皱着眉头思考着这心头血之事,心中一个念头闪过,她抬起锋利的指甲对着自己身体其他部分划去,然后又向着自己心窝划去。

    果不出她所料,自己清清楚楚记得自己死亡后发生一切,明明就是魂体怎么可能会有血肉存在,方才她发现除了心窝具有血肉身体的其他部分都还是虚无缥缈的魂体,只是这一番发现更让她心中觉得苦涩。

    “现在的我算什么,不人不鬼吗?”

    “快点,放我出来,快点,快...点!”

    自称胭脂的女子每说一句话都似乎是咬牙切齿一般,就连空气似乎都在其的感染下变得有些暴躁起来。

    李师师沉默不已却没有拒绝,而是依照直觉将自己的心头血缓缓向着女子额头按去,当心头血和胭脂额头越来越近时,胭脂愈发像一只疯狂的野兽般癫狂,眼中尽是被无尽冰冷包裹住的幽光。

    “啪,你不怕我吃你了吗?当你越接近我,我心底就多一个声音一直在高呼呐喊要吃了你,你不怕吗?哈哈,你不怕我吗?”

    当鲜血与额头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拇指时,胭脂猛然一把死死拽住李师师的手掌,抬去头来眼神无比冰冷、嘴角带着危险的笑容,诡异地说出了这一番话!

    “你为什么要吃了我,我可...不怕...啊!”

    李师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心中一阵疯狂的感觉吞噬淹没,那是从胭脂手心传来的疯癫,就像对面的胭脂此时就是世间最美味的食物,自己心中几乎不能按耐住那种想要将其吃得干干净净的感觉。

    “啪!”

    手掌终于贴上了额头,鲜血也被其额头上突然浮现地一个奇异符号吸收掉了,李师师心中的渴望也像幻觉一般转瞬即逝!

    本来显得有些疯癫的女子,此时却突然安静下来了,再没有之前那样的疯癫,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冰冷和杀意,就犹如一尊脱困而出的凶兽一般让人心惊。

    “你胆子真的很大啊,难道就真的不怕我吃了你吗?”

    “我知道你不是我但我感觉你就是我,不,或者说你和秋雅存在着某种紧密到外人无法理解地亲密关系,我不怕你吃了我,就在方才我都生出了吃了你的念头!”

    “哈哈,不愧是秋雅选定之人,竟然敢如此和我说话,但你说错了,我就是你,但你不是我!”

    “为什么你需要心头血,我就具有了血肉?就像是专门为你出现一般,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这...”

    “呵呵,小家伙,这可不是我能知道的事,对了,你现在要做的事不是追问这是怎么回事,你看上方早就有人布置了一个大阵准备在你我相斗的时候坐收渔翁之利,呵呵,小家伙快去吧,我还没吃饱呢!”

    胭脂打断了李师师的追问,语气冰冷无比的说出了这番话;李师师皱着眉头沿着胭脂的所说的方向看去,目光穿过厚厚的地面、透过漆黑如墨的夜色。

    古井早已被三个人看不出性别的黑衣人勾勒无数颜色各异的线条锁住了,三人各自盘坐在不同的角落,组成某种阵法大势;纹络似乎是由无数的线条和圆圈构成,每一个拇指大小的圆圈中都笔直地竖着一根鸡毛。

    这鸡毛羽毛朝上骨节竖立竟然没有依靠任何外力就这样立在那里,并且随着夜风的吹过竟然还像具有生命一般轻轻摇摆起来,若有能够从院中至高处望去就会发现这鸡毛在地面构成一个随风摇曳的“破”字!

    这还不算完,古井之上被其中一个黑衣人恭恭敬敬如同虔诚地教徒一般,恭敬地将一个倒扣着斗笠放在井口上!

    虽然不知道为何能够直接看穿地面,但李师师却没有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追问,竟然之前胭脂依旧被封印那院落中出的鬼魂拘人魂魄,显然和这几人逃不了干系,那魂魄显然是来自之前自己见到的拘魂链上...

    “你们可真下得了手害死了这么多人,难道不害怕天谴吗?”心中隐约猜到大概的李师师喊声地质问道。

    “天谴?你难道已经百年前死在你手上的无辜有多少了吧!再说了让那些失了魂的人和魂飞魄散的人可是你啊,即使有天谴降落又如何,你就是我,你一样要遭受天谴!”

    “你之前的疯癫是假装的?莫非你是为了引我中计?百年之前发生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嘿嘿,没有关系吗?看来现在的你什么都记不住了,难道这就是因果吗?秋雅这就是你最后一步吗?嘿嘿,当真可笑,用魂飞魄散的代价换来如此的结果,当真可笑!”

    李师师听着胭脂有些摸不着头尾的话语心中惊异不定,当即想要出声询问,只是胭脂却显得有些不耐烦,眼中闪烁着渗人的幽光,张口对着李师师吐出一阵黑色的阴风。

    李师师心中一惊当即搅动四周的阴风想要抵抗,只是那黑色阴风如同不存在一般,竟然不受丝毫阻拦直接打在李师师的身上,直接融入了她的体内!

    顿时,李师师就一股温和但巨大无比的力量抛了出去,就像一颗炮弹一般直接冲出了地底。

    那口阴风虽然奇冷无比但融入李师师体内,她自己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只是觉得全身暖洋洋的无比舒泰,但那股气息却又猛然窜动直接消失不见了;她只觉得自己t体内的戾气猛然翻滚起来,短短数秒之内竟然直接膨胀了好几倍。

    一种更为暴躁的混乱思绪在她的心中蔓延开来。

    “我送了你一份大礼,至于好处日后你自然可以明白,此时你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凭借体内的戾气和这群道士打成平手,只要你能激活秋雅留在你体内的煞气,这群道士你就可以像切菜一般毫不费力的虐个遍!嘿嘿...”

    胭脂深不可测带着某种玩味的声音直接回响在李师师的耳中,并还重点强调了几句话说是可以帮助其对付这群臭道士。

    “嗖!”

    正盘坐在阵法外的三人听到耳边猛然传来一声巨响,其中一人当即向自己的同伴询问道:“你有没有听到某种异常的声音?直接在我心底炸开了,就像某种物体从地底传了出来一般!”

    “老六,别自己吓自己了,现在我们就等着地下的女鬼将我们此行的目标引出来,早一点完成大爷交代的任务就好了!”

    “四哥,六哥说的对我们是应该多仔细提防一下,二哥都说了井下封印的女鬼是不可能真心实意帮助我们的,我们不仅要提防那个女孩子还要提防着女鬼!”

    “老五,你说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很邪门啊,刚死没多久竟然会如此强悍,道行丝毫不会比百年厉鬼弱,大爷派出的人竟然先后折损在其手中,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四哥,你说的也是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厉害的鬼魂呢,只不过我想不通既然如此男对付二哥和大哥为什么还不出手呢,只要大哥一出手什么鬼都不堪一击!”

    “老六,这就可你应该担心的了,你还是好好守住你的阵眼,老五你放宝宝出来查看方才的异响,我们花费了如此大的代价才从邱老人那里换来这套阵法,说什么也要将那女孩子的魂魄捉住了!”

    老五低声答是,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团圆滚滚的东西,那东西说不清楚是什么颜色;你若放眼望去它是黑色,若你说它是黑色,它却又放佛又变做了红色,若你说它是红色,它又似乎成了多种颜色的混合体。

    “宝宝,帮爸爸看一下这发丝的主人现在何处,宝宝最乖了!”男人语气温和地说道就犹如在哄着一个幼儿般。

    “嘶!”那圆滚滚的物体说来也是奇异,就如同没四肢、头颅一般,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从男子手掌上“滚”了下去。

    “嘶!” “嘭!” “啊!”

    那圆滚滚的物体刚落地就从其背部幻化出一只类似触角一样的东西,其身上的颜色也由青色一点点变成黑色,并四处转动起来最终直指男子后方;男子面色一喜刚要说什么,却见那圆滚滚的物体像是突然被人灌入大量气体一般猛然膨胀起来,男子眼中浮现出骇然的神色、脸上的神色还来不及变换依旧维持之前的喜色,那虫子却爆裂一声直接炸做了无数份;男子心中一痛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鸣!

    “滋滋!”那黑色物体炸开后尚未落地就发出类似硫酸的腐蚀音,这还只是与空气接触,难以想象若是直接与地面或是人体接触又该发生怎样恐怖的事件,只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情况再次出现。

    那不似虫子的物体炸裂后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就连一点点飞灰都没有留下,就犹如只是一次幻觉般。

    但黑衣男子却猛然喷出大口献血,神色立即变得萎靡不振起来,放佛其本身和那物体间存在着某种紧密联系般。

    男子顾不上擦拭嘴角的鲜血,而是带着骇然之色手指化作飞速转动的车轮,掐出一个晦涩的指诀,右手食指接地对就讲手中指诀推向自己身后。

    男子面色带着一丝得意推出手势的同时地面上的羽毛也被某种奇异的力量而引动,其上光华流转、好是不凡。

    只是等了片刻之后,黑暗之中却没有出现如男子所料的结果,其面色也变得不可置信起来。

    “老五,怎么了,宝宝怎么会出现如此异变?”

    “四哥,她来了!”

    “她在哪里?”那被称为四哥的男子一听到她来了,神色陡然变换,也是掐出同样的指诀引动满地羽毛,略带紧张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发现不了她的存在!就连阵法都不能探查到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四哥”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神色阴沉地打量着四周,有些难以相信的说道。

    “你们要谨慎行事,这女鬼诡异无比就连邱老人的阵法都不能发现,若是发现任何异常,直接引动阵法扑杀女鬼!”

    “咯咯咯,你们是在找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