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真假六子(1)

    更新时间:2016-07-23 23:13:12本章字数:3334字

    “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李师师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因为她的魂体在黄光和链条的腐蚀下越来越稀薄,已然到了奔溃的边缘,或许还不用黄光炸裂李师师就魂飞魄散了吧!

    “我知道,人总会死鬼也不可能例外,只是我不甘心被人像提线木偶一般时不明不白的死去,我不甘心那一个一个简单的梦才看到就要绝望,我不甘心我活得那么累,不甘心啊”

    大概,就连鬼魂也不例外吧,在知道自己即将死亡之时,心中会浮现太多的无奈吧。

    “噗!”其中一道率先膨胀起来并光芒一闪就爆炸开来,只是一如之前虽然爆炸但却无声无息、没有一点声响,光波尚未扩开就将附近的魂体直接湮灭,若是全部展开定是魂飞魄散的的结局。

    “轰隆,轰隆”那天空再次毫无征兆地闪过两道雷光,只是一闪即逝终究未能出现奇迹。

    “噗!”第二道黄光也是猛然膨胀起来并一闪就炸裂开来。

    “你要力量吗?你想要摆脱一直被人操控的可悲命运吗?只要你答应我此生就算寻尽天涯海角也要帮我找到慕容冲,只要你答应我就可以给你力量将眼前的三人撕成飞灰,只要你答应我!”

    李师师分不清是秋雅的声音还是胭脂的声音,没有想象之中那样带着魔鬼般的诱 惑,没有一点点勾 引的意味,有的只是无尽的平静。

    只是,两只在凝实和虚幻之间变化的纤细手掌快如闪电拽住了两道还未扩散地光晕,十指用力一撮,那两团光团就直接被辗压成了粉末,另一道黄光还来不及炸裂结局也是沦为飞灰;她嘴角带着冷笑低头拽住那和真实铁链一般的线条,狠狠一拽,那链条就点点奔溃起来。

    “呼呼!”女子抬低头捏段链条那一瞬间,四周阴风大作,隐约有鬼哭狼嚎之声随风扩散,这一幕就如同猛鬼出笼一般!

    “猛鬼出笼!”老六一声惊呼。

    李师师感受着自己即将消散地魂魄以及体内如同大海一般澎湃地力量,回想起之前忽然出现在自己心神中的声音,当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之后,体内的秋雅的魂魄最一缕痕迹也消失不见了、真正融入了李师师的体内。

    顾不上心中莫名其妙的悲伤和突然生出与胭脂的莫名感应,李师师只知道先摆脱自己的困境,再要狠狠收拾这群心狠手辣的道士;她抬头望向其中一人,那正是被叫做老六的人,只见此时的李师师眉心之间多了一个有些不清晰的印记,隐约有些像一颗跳动不已的火焰模样。

    阵法中的三人一见出现了如此异变,面如死灰无比难看,之前有人惊呼脱口而出的“猛鬼出笼”可不仅仅指的是一般的鬼魂,在历来典籍传说中鬼魂也和人一般分为三六九等,分为游魂、厉鬼、猛鬼以及鬼王,虽然如此分类大多被人当做无稽之谈,但这种说话既然能够流传下来,自然有其一定的合理性。

    而猛鬼出笼则是指鬼魂能力的变幻,大概就与人世间有的人摇身一变、身价倍增的道理一样的,一般多指鬼魂的怨气或“修为”激增,这也难怪三人显得十分吃惊,但是回想之前阵法可以轻易收拾李师师,三人心中的惊疑当即弱了几分。

    三人不约而同的掐动指诀引动阵法扑杀而来,只是这次引动的却不再是三道光芒而是成倍的增加仿若铺天盖地的压来,密密麻麻多如蝗虫、声势无比浩大,其下的李师师此时显得那么弱小就像狂风怒涛中的一片浮萍一般。

    三人此举实属涸泽而渔的做法,因为先不说饶是这阵法造价不菲如此举动必然会毁坏阵法,要知道一般的阵法可是可以多次利用的,并且如此猛烈的发动阵法之力也会在不同程度上对主持阵法的人造成不小的伤害。

    只是,三人眼看着李师师就要魂飞魄散却无比诡异地挺了过来,是在令人匪夷所思,为了避免再次出现意想不到的变故,三人全力催动阵法以求一击毙敌!

    可是,铺天盖地的光芒汹涌扑来,却像打在一片虚无上一般,竟然起不到丝毫作用,这一幕不禁让三人目瞪口呆!

    “爆,爆,爆爆!”

    顿时,黑暗的夜被彻底撕裂了,黄光将无尽夜色吞没、只剩金黄,可是尽管此时的李师师就像万顷大海中岌岌可危的小舟一般、在光海中无力地摇摆、浮沉,可却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依旧一步步走向几人。

    地面被黑衣人用某种鲜血勾勒出来的阵法也像是受到巨大冲击一般,片片龟裂、风化起来,眼看阵法就被覆灭之时。

    “请祖师爷显威灭杀女鬼、搭救弟子!”“四哥”焦急地开口,并从怀中掏出一张被剪成一个缩小版天师状的黄纸,那黄纸上有岁月沧桑的气息在弥漫,如同是无尽岁月遗留至今一般。

    剪纸一接触空气就行脱离男子手心漂浮在空中,宏大的气息就从其上冒了出来,并且隐约之间还有无形的威严在弥漫,那剪纸竟然无风自行燃烧起来了火势极旺,转眼之间,就燃烧殆尽,那纸灰也随风四处飞溅。

    只是,这纸灰却是向着男子飘去、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男子像是被飞灰迷住了眼一般难以睁开眼,眼皮显得跳动不已;终于,就在黄色光海散尽之时睁开了眼睛。

    此时,男子眼中只有一片空白再无半点其他颜色,他身上的气息也由此变得不同起来,衣袍无风自动的鼓动起来,整个人就像是被灌入大量气体一般膨胀成了一个“大胖子”,其双脚竟然隐隐向上升有离地的趋势。

    黄色光海散尽,四周再次陷入黑暗,阵法化作飞灰,天地中却再次升起一点微弱的亮光,那男子身上有不算但却厚实地光芒在流动,而一步步走来的看李师师身后却是无尽的黑暗;此时的天地似乎被划分成了两半,一半是男子所处的微弱黑暗,一半是李师师身后的无尽黑暗,如果以光芒来论,此时是不是可以算正义与黑暗的对立?

    “我乃王义行何方妖孽敢造次当真不知死活,若是肯乖乖自我了断还有转世投胎的机会,我劝你莫要自误!”男子以瓮声瓮气的嗓门说着充满霸道和沧桑的的话语。

    “哼,同样是鬼魂我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嚣张本钱,莫非这个世道 变了死去越久的人越爱倚老卖老,老家伙我不管你是鬼还是什么东西,今日就算你出现也阻止不了我,我一定要杀了这三个谋财害命的畜生!”

    虽然两眼都是眼白占据主导、漂浮在半空双指成剑的男子给李师师带来了一种十分压抑的气息,尽管男子召唤上来的魂体很有可能是受人膜拜的天师,但是李师师还是很不客气的开口说道,直接言明今日一定要这三人撕成碎片。

    “当真不知死活!”

    男子一听一只鬼魂都敢挑战自己冷声说道,当即双指如剑直接攻去,并且在指尖光芒吞吐就形成一柄无形的宝剑,双脚踏在虚空如履平地般直刺李师师眉心而来。

    眉心拧在一起眉毛如同两柄锋利的刀子一般斜立而起给人一种威严之感,嘴型半张就要口中含着字未吐出来一般,若是有在行的人再次定会发现这嘴型就是没有念出来的“咄!”型,在道家之中有八字诛鬼真言,而咄字就是其中开言第一句。

    虽然李师师魂体一直闪烁不定就像是要溃散一般,但也不甘示弱,口中说道:“老家伙,还想一老压人!当真可耻!”就卷动阴风冲了上来。

    几个回合交战之后,李师师就明显的处于在了下风,不仅因为之前受了伤,还因为双方实力的悬殊,要知道一个刚做鬼不久的和一个做了上百年的老鬼怎么可以比较!

    这只老鬼出手也是既不留情带着狠辣,但却显得光明磊落,不像其后辈那样行罪恶之事说道德之义。

    尽管李师师竭尽所能近乎拼命一般的激发自己身体内的煞气与之对战,但终究不敌。

    地底的胭脂一看到这老鬼出现当即说了一声“臭不要脸的!”,就连李师师都没有发现胭脂一直留在地底未曾移动是因为其身上还有另外一道封印,而若是要解开另一道就需要“道术之血”为引。

    尽管胭脂记忆仍有一部分是处在封印之中的可她就自然而然的知道,需要所谓的“道术之血”自己才可以彻底脱困而出,而这就需要身怀一定道术之人以生命为代价才可以做到,这也是她将李师师送出地面的根本目的。

    要知道,虽然胭脂自己对李师师一击其体内的秋雅有着莫名的亲切感,但更加浓烈是渴望吞噬的感觉就像是饥饿了许久的人见到美味食物一般急不可耐,只是脑海之中有一个念头在阻止着自己“若是吞噬就会发生难以意料之事!”。

    若非心中一直眼萦绕着这个念头胭脂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将李师师整个人都吃下,她现在就在等李师师将三个黑衣人杀死自己就可以真正的自由了,虽然现在出现一个老家伙,但胭脂一点都不着急。

    “诗诗姑娘,你不是这道人的对手,不要一直和其硬碰,他和你不一样在这个世界不能过多的停留,你只要一直和他消耗时间最后他时间一道就消散了!”

    一个戴着眼睛五大三粗地青年不知从哪里摸了出来,原来是六子!

    六子此言当即引起了另外两人的怒目而视,可是六子却丝毫不在乎反而露出一个轻蔑的表情:“瞪什么瞪,老子的眼睛可比你的太多了,看什么看,不服就过来单挑啊!”

    “还要不要脸,有种一个一个的来!”

    那两人对视一眼当即应了六子的挑战,扭动身躯就像六子扑来,六子一见此撒开脚丫子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