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真假六子(3)

    更新时间:2016-07-25 19:01:55本章字数:3283字

    老道士用自己的一半的魂魄锁住李师师却很意外地没有动手伤害她,而是目中露出外人难以理解的怜悯之色,这怜悯之色像是在看着李师师但却更像是老道士自己对自己的怜悯,用着一种几乎悲天悯人的口吻说道。

    “姑娘,您信这世间有轮回和宿命吗,你信我们这辈子遭受的很多困难只是为了偿还上一生的过错吗?很多事看似伤天害理其实只是在变相为上一生赎罪。”

    老道士说话有些莫名其妙,但李师师心中还是快速闪过一种念头,当即语气寒冷地问道。

    “照你这样说你的徒子徒孙谋财害命是为了解救我,如此说来这世间所有的穷凶极恶的歹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你难道不会发现这样的话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老道士似乎没有听出李师师言语之间的嘲讽,依旧保持着那副悲天悯人的神色。

    “这一声我的徒子徒孙从你身上索取的,其实都是上一世你欠下的帐,就连我也不能逃脱因果;今日只有借的你手才可以引出我的宿主来,其实,姑娘你知道吗,很多年以前就有人将你的一生的轨迹都定下了”

    “你所做的一切、所遭遇的一切、所背负的苦难,不过是遵循冥冥之中的天果轮回罢了,这些都是注定了的!”

    这一刻,这个老道士似乎转化了身份、放弃了信仰一般,说出一段很能容易迷惑世人的话语,只是李师师哪里会相信,这不过是自己骗自己而已,寻一个心里解脱罢了,每一个杀人者都可以打出仁义的大旗说自己是为了解脱对方,这样要法律要道德有何用!

    没有对他嗤之以鼻已经算是自己的修养好了,但不代表不反驳,并且老道在如此微妙的时机说出这样一番看似玄而又玄的话语,李师师可不会真的把对方当做脑袋是会门记了,想来这其中定时有着自己所不了解的玄妙。

    是啊,这世界上的玄妙那么多,谁又能够说得清楚呢?说不定每个人今生出世时的环境一击后天生成的皮相都是命中注定、因为这都是上辈子的福泽,而今生的落魄与潦倒都是上一生罪责;有人生来就富贵一声皮相十分华美,有人众生沦为他人脚底的石子,这一切都是命啊!

    听着老道士的话语,李师师不由得如此想到就像老道士的话语激开了她心中某一个深藏的念头,只是这世间或许真的有命,但自己却是不信命的;若是有命,世间那么多的凄凉与流离又该做何解释,难道真的是在用上一世的罪责惩罚自己吗?

    我宁愿这世间没有命,只有公平、同等的好运,或许我是真的不信命吧,不,是根本不可以信。

    “姑娘,何必纠结世间究竟有没有因果轮回,存不存在命运,谁也说不清,我之所以信是因为我处在这样的位置,我赖以吃饭的本事就决定了我必须选择相信;世间有人手上沾染太多淋漓的鲜血和生命,可每个人选择都不一样,有人选择相信命运、相信神鬼,而有的人却不一样、他只信自己!”

    “你本来就是一个特殊或者说不该出现的人,你的存在注定是为了引出很多纠缠已久的因果,然后是化解也好厮杀也罢,这些因果总需要得到解决,或许在这场恩怨难以分明的纠缠中,你的存在不是故事的主角只是配角,但你的存在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因为你的存在就是为了引出冥冥之中的因果!”

    若不是老道双眼清明,带着令人信服的神色,李师师一定会觉得这个老道士是在戏耍自己,只是当她看到这老道仿佛阅尽世间沧桑般放璞归真的双眼,心中有一个即将呼之欲出却还差了冥冥中的一点令她无法看得透彻。

    “姑娘你也不必纠结与我的话语要知道有事时机到了自然会水落石出,今日借姑娘的存在引出我的因果,我不愿亏欠姑娘什么,我就告知姑娘不分我知道的事情;在我茅山尚未支离破碎时,曾流传过一则故事,说是这世间有人用九世轮回布置一场大局只为一场恩怨。”

    “尽管这在茅山鼎盛之时也一度被认为是无稽之谈,因为想要操控轮回非人力可以做到,可你们被选定为九鬼搬财术的九名女子竟然都无一例外的存在轮回的痕迹,你们全部是这场恩怨中不可缺少的配角!”

    “以前,我一直以为九世轮回纯属无稽之谈,后来见到你我才发现原来世间的真的有人可以利用轮回谋划,你知道吗,我在你身上看到了轮回的痕迹,或许这痕迹并不属于你,但是却要你来承担,这就是你这一生的命!”

    老道士似乎想要为李师师点破什么,只是其言语之间一直是闪烁不定让人难以捉摸,对于李师师的提问也是不闻不顾,并非老道士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语就足以让李师师明白什么,只是李师师从自己出事之后就心中一直存在某种猜猜。

    她自己有一种直觉这件事并非吴老道所说的那么简单,若只是一个简单的九鬼搬财术怎么会牵扯到这么多的人,吴老道的出现就像一点火星将一张巨网灼烧出一点小小的孔,只是这不大的孔也足以让引起李师师的某种猜测。

    再加上体内的秋雅魂魄,李师师曾经猜测自己就是秋雅的转世投胎,也曾对张仲良提及,但却被张仲良一口否决了,因为若是自己是秋雅的转世,那么秋雅的魂魄必定要落入轮回才能够获得投胎的机会,而分明秋雅的魂魄还一直寄居在体内。

    再加上自己刚才危机时秋雅对自己说的那番请求,更能证明自己不是秋雅的转世,因为若是你和自己说话需要用恳求的语气,而是会用一种很亲近、自然的口气说道。

    “你说了那么多,我听起来却是那么迷茫,我不需要这样云里雾里的话语,我只想知道是谁害了我的性命,我的身体在哪里,我还有没有复活的机会!”

    可是,老道士却在没有理会她的话语而是眼神拍哦忽不定地看着远方。

    “我要去了解我自己的因果了,你想知道的时机到了自然会知道”

    说完老道士就驾驭着魂体飘向李师师之前感应的方向,留下原地被束缚住的自己。

    她心中思绪杂乱无比,像是有万千杂念在翻涌却抓不住头绪、理不出缘由,这样的感觉最是让人心烦意乱,只是偏偏她却无能为力,她觉得身体从未有这一刻像是如此冰冷,理来理去却围绕不断的都是阴谋、布局。

    “哎”她在心中轻轻感叹,或许这样的无奈最是让人容易悲伤、感到落寞,只是自己要么就顺从他人、做一个提线木偶般的存在,要么就让自己强大起来,这强大不仅仅是心智上的强大还是力量上的强大。

    既然,如此决定她就不会选择一直呆在这看不见的牢笼里,老道士所说的因果,应该就是自己感应到的那一股阴邪的气息,心中如此想到手中也不停滞,立即就开始搅动阴风、施展浑身解数想要从无形的牢笼中挣脱出去。

    只是,似乎这牢笼实在是太过坚硬了,李师师根本无法做到,不论她怎么攻击这看不见的牢笼,如何也无法挣脱开来。

    “这么着急想要出来啊,别着急啊,我会帮你的!”

    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似乎她早就出现在了这里,她眼中的神色看起来就像戏谑,如同她早就出现在这里,一直静静地隐在暗中观看她的笑话。

    不知为何李师师一看到胭脂眼中那若有若无的戏谑之色,心中就猛然蹿起没由来的愤怒之意,这种感觉就像对方有义务、有责任将自己救出来一般。

    “这样看着我真的很好玩吗?还是说你把眼前之景当做了看猴戏耍吗?”

    胭脂听着女子近乎责怪的话语,脸上扬起一丝莫名的笑意,只是她的眼中哪里有什么笑意分明是无尽的寒冷,似乎是在用冰冷的眼神嘲笑她一般;这冰冷的眼神一下子就让李师师心头一冷、一个激灵当即从那莫名的愤怒中摆脱出来了。

    她没好气地发火说道,只是当她的话说出来后,自己才猛然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自己会在那一刹那会生对方必须搭救自己的念头。

    “我之前没有吃了你是因为我不想令她的计划过早夭折,如果你下次还敢这样和我说话,我一定会吃了你,不管你在她的计划中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

    一直都是好脾气的李师师,听到胭脂的话语本来一直好脾气的她却一反常态直接发火回击起来,要知道这若是在平时的话,李师师i定会因为是自己的过错而不愿和对方纠缠,只是当胭脂从地下宫殿出现后。

    似乎,一直以来都隐藏在自己身体最深处的东西被刺激觉醒了,在没有了自己多年来为人处世的隐忍,有的只是和胭脂异曲同工的寒冷。

    “在宫殿中时我一直没有对你生出多大的兴趣,可是当走后宫殿出现在我面上并对我说出那一番时,我就生出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念头,吃了你,我心中有一个念头不断在告诉我,吃了你会是一件美味且享受的事!别逼欧文吞了你!”

    “呵呵,你想要吞了我?就凭你?”胭脂脸色依旧保持着笑意,眼中的寒芒却是愈发跳跃、似乎下一秒就要喷薄而出将这个敢对你口出狂言的女子化作一尊四分五裂的冰雕!

    只是似乎李师师也受到了某种莫名暴躁情绪的挑拨,一对深邃地眸子中透出噬人的寒光,目中的寒意一点也不弱于胭脂“对啊,就凭我,就可以吞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