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真假六子(4)

    更新时间:2016-07-26 18:32:02本章字数:3227字

    这是很奇怪的一幕,明明之前在地下宫殿,李师师看到被封印着的胭脂心中的悲鸣止不住的沸腾,而那时胭脂虽然说话有些让人摸不清头脑,但二人终究没有像这样剑拔弩张。

    只是,当胭脂从宫殿中走出时就像变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是她就连李师师都是如此,这一幕若是让外人看来定会是难以费解。

    “我像我明白在宫殿之中见到你后心中那叫我摸不清的念头是什么了,那念头就是吞了你,原来不止你有这样的想法我有啊,只是因为你出于某种我不知道的原因,用某种奇异的手段将真实的自己封印住了,所以我心中的念头才没有萌发出来”

    “我猜你之前将我送出地面,就是为了给沉睡的自己苏醒的时间,现在你苏醒了就想吞了我,可是你却不知道你这样的念头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哦,这么快就明白了真是让我佩服啊,只是你明白了又有什么用?你终究还是要被我吞了!”

    “是吗?”

    “难道不是吗?你现在就连脱困都做不到,怎么可能还可以抵挡住我的攻击!”

    李师师却没有立即反驳,只是沉默了一会,却像是服软了一般对胭脂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你生出一种面对美味的食欲,既然我无法脱困你吞了我也无妨,只是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希望你可以告知,你和我之间应该是你和秋雅之间以及秋雅和我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胭脂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满脸戚戚然的李师师,才缓缓开口说道。

    “呵呵,何必在我面前装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老道士早就发现我的存在所以才牺牲一般的魂魄将你囚禁起来,再说这一半魂魄化作的囚笼可不仅仅是为了困住了,而是为了防止我伤害你,为你争取你恢复的时间,你真当我如此愚笨吗?”

    “我就知道瞒不住你,既然你知道为何还想和我在这里磨舌,倒不如你爽快些将这些告诉我,反正我也不是你的对手让我死的明明白白的!”

    “你既然想要知道我就告诉你吧,我和你体内的秋雅本来就是一个人,只是我也说不清她是主魂还是我,所以你见了我才会生出按耐不住的吞噬感,而至于你,我也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存在,我想就连秋雅都不知道你是什么吧!”

    原来,秋雅和胭脂是同属于某个人的魂魄,只是这个人是谁?既然自己不是她们二人,那自己是什么呢?

    “只不过我始终都想不明白是秋雅选择寄生在你的身体内,还是有人将秋雅打入了你的身体,若是后一种极有可能是为了用你的身体滋养秋雅、待其恢复后在夺取你的身体,若是真的如此那么那将秋雅打入你身体的人一定会向谋害你性命的人出手的!”

    “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是谁在暗中操控谋害了你的性命吗,或许有人会为了你的出手呢!”

    李师师听闻这些话,心中涌现无数的念头一直在思考究竟胭脂的话语有多少可信;并且她刚脱困不久怎么会知道是有人谋害了自己的性命呢!

    胭脂像是看穿了李师师心中的想法,嘴角扬起一缕鄙夷。

    “一群不知道从知晓我封印之地的道士要与我做一个交易,只要能够将百鬼交于他们操控,他们就会帮助我破开古井的封印助我脱困,他们自然告知我你就是他们想要的人,我可以操控百鬼不仅可以夺人魂魄还可以从魂魄提取出点滴记忆!”

    李师师强忍住面色上的异色,只是目光闪烁的她早已将心中的震惊暴 露无遗“这个大院里的人不可能知道关于我的事情,我来到这里就是魂魄根本就没有多少人可以看到,哪里会有人知道这些!”。

    “小家伙这些就不是我可以知道的了,我刚刚脱困不久很多记忆都还没有苏醒,我知道的只有这些;好了,那个老道士将你囚禁在此你没有发现自己受伤的魂魄有所恢复吗?我胭脂从来都是有恩必报,我所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并且还等看了你这么就让你吸收魂力滋养魂魄,我也不在亏欠你什么了!”

    “也不要说我欺负你,我刚脱困不久力量还没有恢复,这样对你对我都很公平!”

    胭脂的话语果真是准确无比,或者可以说是胭脂的观察力无比敏锐,就在这话说完,李师师就发现束缚住自己的无形囚笼溃散不见了,并且自己之前溃散的魂体也有所恢复。

    还不等她有所动作,胭脂早已迫不可耐的冲了上来,她的攻击手法和李师师一模一样,同样是搅动阴风而来,阴风呼啸不已就像许多人躲在其中喃喃低语、轻轻哭泣一般。

    两名面容极有些相近的女子在半空中缠斗在一起,眉宇之间都深藏着犹如万年寒冰一般的冷漠,出手都同样是搅动着阴风,都同样是冷漠无情,若不去仔细观看他们的面容,远远看去她们二人身上的气质都是这样的寒冷、无情。

    一人身穿着大红的新娘服,另外一人虽然一身黑色的服饰但若是仔细看去定会发现那竟然也是一件新娘袍,只是颜色不再是喜庆的红色,而是不详的黑色;她们二人的服饰虽然颜色差异极大,但其上的纹络似乎都是一致的,就连那细密的针脚都丝毫不差。

    “轰”一股带着冷冽气温的阴风就像张牙舞爪的恶魔般,泯灭另一团气势汹汹的阴风,狠狠砸在了李师师的身上,当即就将其狠狠砸飞了出去,就像一颗炮弹一般重重砸落在远方。

    虽然,之前老道士用自己的一般魂魄滋养了李师师,但终究还是在先前的阵法中受了极为严重的损伤并非短时间可以恢复的,故而才交手没多久就显得有些不支了。

    “你还认输吧,你斗不过我的!”

    “哼”李师师却没有过多话语,一声冷哼顾不上魂魄愈发有了溃散的迹象,而是咬着牙强行催动体内的阴气,目中带着狠辣冲了过去!

    “你这个样子总算是没有丢秋雅的脸,别一辈子想要别人可以帮助你多少,如果自己想要了解这一切、想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自己就先要变得坚强和强大起来,你死去的那一刻你就不再是一个小孩子!”

    “尽管这很不公平,但你也知道这世间没有公平可言,当别人将你算入计划中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必须学会独自一个人去面对这一切,我告诉你并非你身边所有的人都是值得信赖的,你自己要有分寸!”

    “今天,我不会强行吞下你,我会给你机会反击,直到你绝望为止、直到你放弃为止!”

    胭脂用冰冷到无情的口气说出这番略显刻薄的话语,这番话已经表明胭脂心中无比笃定自己会是最后的赢家;李师师一听到这话就觉得心中像是有某颗深埋的种子隐隐有了蠢动的感觉,她可以清楚感觉到自己有多么不甘心。

    即使,自己无比弱小但是自己的尊严却是不容践踏的,弱小往往是无法选择的,但弱小往往也代表者要忍气吞声、受到委屈也要把头低低的垂下,因为不可以让别人看到自己眼中的委屈和不甘。

    往事如同潮水一般蜂拥而来,本来以为自己早已将这些事忘记、以为自己根本不在乎这个,可只有到了此时才发现自己有记得有多清晰、多刻骨!

    就因为自己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儿、就因为自己缺少换穿的衣物,所以自己身上一年四季的颜色都是那么的单调,就因为这样自己就要被那个富商的女儿指着鼻尖侮 辱吗?

    “你这个捡破烂的,连衣服都买不起还来读书,我要是你就早一点去燕南天了,说不定还会有一个好的前途!”

    谁可以想到这番话是一个四年级、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女孩子说的,她说这话时童音稚嫩但却是那样的趾高气昂像足了她那个有钱的父亲;她气不过,就回了一句嘴,可是她就唤来几名同学不分青红皂白打了她。

    至今,她仍然还记得那个女孩死力揪扯着她的头发,头皮像是要被扯下来的感觉。

    在那时她一直以为老师是这个世间上除了李婆婆外最正直的人,于是,她以为老师会为她做主,却没有想到。

    那个被自己一度认为是最正直的女老师一看到她就皱起来了眉头,左手立即就捂住了鼻子,语气显得很不耐烦地说道:“已经放学了,你不回家你来这里干什么?哭什么哭,有什么就说,别哭哭啼啼的!”。

    被呵斥的她像受惊的兔子立马停止了哭泣,强忍着哽咽和老师述说起来,却没有想到老师却认为是她的过错,就连对质和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她。

    从那里以后她明白了自己是孤儿,即使自己不去招惹别人,所有发生的都是自己不对,因为自己没有可以为自己出头父母,所以都是她活该!

    她变得不合群起来,因为大家都只喜欢和那个每天上学都要带着满满一书包的女孩玩,因为那个女孩子不喜欢她,所以大家就都不喜欢她,因为只有和那个女孩一起玩耍才会分到美味的零食,而她什么都没有。

    那是,难以忘却的往事,自己明明知道知道放不下还一直在骗自己不在乎,当真可悲!难道,弱小就注定连最在乎的东西都无法保护吗?难道就活该自己的尊严被别人视为鞋底的泥土、不留情面的践踏吗?

    不,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