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徐轩

    更新时间:2016-07-27 23:26:13本章字数:3284字

    难道,弱小就是与生俱来的原罪吗?可我从来没有放弃使自己变得强大,可是一切的一切都不去我的愿。

    直到如今,李师师都无法忘记,每一次被人欺负后,自己躲在角落里哭泣时恶毒的讥讽和满满的厌恶。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导致所有都会因为贫穷而远离她。

    在她骨肉之中铭刻了太多太多在黑夜如同妖魔在张牙舞爪的记忆,并非所有的回忆都还那么清晰和鲜明,也在时光斑驳中随风而散,但还是有太多“耻辱”难以忘却,甚至一度化作噩梦狠狠折磨着她……

    她穿着一如既往洗得分不出颜色的衣服正在教室中往来穿梭,低头看了作业本上的名字近乎蹑手蹑脚的分发着作业;戴着厚厚眼睛、衣着时尚,打扮妖 艳的女老师用冰冷没有一丝情感的眼神静静打量着她,脸上看不出悲喜。

    “啊,我的作业本怎么被人撕了几页?”

    “对啊,我的作业本也不知道被谁撕了几页,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哼,肯定是我们的大学习委员,你看她那副鬼鬼祟祟的模样,肯定是做了亏心事,心虚才不敢说话!老师,我看决定不能让这样的人担任学习委员……”

    “对啊,不能再让她继续担任学习委员了,我看应该让白雪来担任,老师您说对不对!”

    蔡老师用手扶了扶并不沉重的镜片这只是她的习惯,她抬头仔细打量了这两个一唱一和的小女孩,心中想到“不愧是当官的子女,年纪虽小但这栽赃、陷害的本事却不也俗!”。脸上依旧没有一点表情,又用漠视的眼神看了看,脸色有些苍白、神色显得惴惴不安但明亮的大眼睛中却闪烁着异常明亮、甚至显得灼人的光芒。

    她都有些忍直不住注视着这个孩子的眼神,这个孩子的眼睛真的很明亮、透彻,或许是因为年岁还小的缘故还没有出现杂质,看起来还是那么干净。

    蔡老师摇了摇头,不愿意继续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收回在这个平时显得怯弱的小女孩身上的眼神,她可以看出女孩眼底深藏的一缕倔强和隐忍。

    “那以后得学习委员就由白雪担任吧!白雪,以后你要好好保护同学们的作业本,不可以再出现今天的情况!”

    “是的,谢谢老师!”

    即使,她通过厚厚的镜片也可以看到小女孩眼中的愤怒和失落,这样的神色也曾出现在她的眼中,只是那又怎样都已经过去了,她不在意了。

    那个穿着帅气服饰、打扮得很是漂亮的男孩子,稚嫩的脸上透露出令人喜爱的童真,就连邻家那个喜欢在人后说风凉话的毒舌老婆婆都是非常喜欢他的,这个漂亮的男孩子一直都是别人眼中的乖乖宝。

    只是,没有人会想到就是这个惹人喜爱的男孩子,在李师师的桌子里放各种丑陋的毛毛虫、将女孩收拾的整齐、干净的桌箱和书本泼上墨汁、撕毁书业,没有人知道男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做,就连男孩子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只知道自己很是不喜欢这个一直穿着捡来的衣服的女孩子。

    有一次,小男孩看到几个女孩子在女孩身上吐着口水,就从那次开始男孩子就非常喜欢,捉弄女孩,每一次捉弄女孩他都会觉得很开心。

    ......

    一滴又一滴鲜红的如同红琥珀的泪水带着诱人的光泽从她的眼角滚滚而落,那些视为耻辱的回忆和不甘的苦涩以及更多莫名的疼痛掺杂、混合进了泪水之中,那妖艳的泪水似乎是因为颜色太过鲜红,又似乎因为泪水之之中掺杂了太多的悲伤,那泪水竟然诡异的呈现出淡淡的黑色。

    泪水之中虽然依旧是红色占据着主导位置,但是其中那一抹黑色,却显得更加深沉、更加沉重,就像一条鲜活的生命之中承受着太多的悲伤和苦难之后沉淀着外人无法看到的伤痛。

    “你现在的样子真的让我觉得你很可怜,就像一只被别人抛弃的小狗一样耷拉着脑袋、用近乎摇尾乞怜的渴望别人等同施舍的帮助,这样的你我真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如果,我是你我肯定早就去死了!”

    “你知道在我看来什么才叫做世界上做可悲的事吗,那就是一个人明明带着无尽的甘心,却没有任何的能力却改变,却只会说着这是天意,这是命中注定,你以为从前经历过的辛酸就是无能为力?那你错了,只有你这样像废物一样苟活着的人才叫做是可悲!”

    她是那样的绝美、浑身冷艳的气质就像冰雪之中走出的美人一般,她的有些迷幻的身形即使是宽大的衣袍也掩饰不住其下的瘦下,这是一个本该显得十分纤瘦让人忍不住想要呵护的女子,却一直都是神情冷漠的说着,冰冷、恶毒,就像一根根铺天盖地的冰锥之针的话语。

    “是不是只要杀死你,你就会停止这些让我不舒服的话语,是不是只要杀死所有侮 辱过我的人,折磨我无数夜晚的噩梦就会醒来,是不是要我杀尽天下之人,这天下才没有人再会来侮 辱我?”

    “是这样吗?那我就杀了你!”李师师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悲凉,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着这番话语,她看向女子的目中看不出什么一样,但她的眼底却藏着万年冰封的沧桑。

    既然你污我、辱我,那我就杀了你,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再继续在我耳边说着恶毒的话语,既然世人多负我,那我就杀尽世人!

    李师师就像发怒的狮子般带着低沉的啸声冲出,不再管顾自己忽明忽暗的魂魄,似乎此时她的眼中只有一种色调那就是“不死不休”。

    如果,活在这个世界我连自己的尊严都无法保护,时时被别人践踏自己的尊严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活着很重要,虽然这一生一直都像浮萍一样举无轻重、但一直都很小心翼翼的活着,对生活中的嘲笑都是逆来顺受;尽管我做不了我想要做的人,但是我一直都在有尊严的活着。

    这是我的尊严,是我的信仰,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既然无法捍卫比我生命还重要的东西,那就让我放肆一次结束这屈辱的一生!

    李师师拼命催动体内可以调动的魂力,尽管她觉得随着魂力的流逝,她变得十分的虚弱,但是她的嘴角露出一缕满足的笑意。

    阴风呼啸、就像一只只隐形的怪兽一般在黑夜之中张牙舞爪的出没,只是她终究不是胭脂的对手。

    胭脂的手就像穿破旧纸板一直毫不费力的洞穿她的腹部,她不带一丝温度的鼻息靠近的她的脖颈,轻蔑的说着。

    “你看看啊,就连拼命都是泥牛入海,我真的是为你感到悲哀!死亡对于你和我来说或许倒算是最好的我归宿了!”

    李师师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腔,心中苦涩无比,自己就连拼命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看着自己魂魄渐渐消散,她的嘴角露出一缕欢快的笑意,那是解脱的笑,满足的笑。

    “胭脂,你真的要杀了她?你可真让我吃惊啊,我一直以为你是在演戏,谁会知道你是真的要杀了她,要知道她死了你也会死,秋雅早就在百年之前就将你们的性命连在了一起,离开了谁,谁也无法单独苟活!莫非你疯了?”

    “六子”嘴角咬着烟屁股、双手插在裤兜中、肩头不断耸动,斜着头、带着十足痞气开口显得很是惊讶地说道,显然他一会以为胭脂并非真的是想要杀死李师师,可是当他看到胭脂的厉爪穿过了李师师的魂体、看到胭脂眼中的决绝,他才知道这不是做戏而是真的要杀死她!

    “六子”站立在地上左手指着天,口中低声诵念一段晦涩难懂的音节,一团透明的能量猛然从他的口中喷出,速度极快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一道透明的气体骤然出现无声无息地炸裂开来,没有搅动四周的风、没有惊动四周的云,就这样在隐形之中炸开却带着巨大能量,猛然就将二人分割开来。

    这还不算完,那团气体暴烈开来之后化作一股看不见的能量回荡四周,一圈圈无形的波纹就像荡漾的水波一样溅荡开来,四周的虚空也变得扭曲起来;那剩余没有消散的能量就像一幅漂亮的水墨画一般倒卷,所有的能量就层层收叠进了李师师的体内。

    这一瞬间,李师师损失的魂力就得到了极大的补充,一直在崩溃边缘的魂体也变得稳定起来。

    胭脂好不容易在风波中止住身形,回首望了迷茫的李师师一眼,眼中带着说不出的忧伤和悲伤,似乎直到这一刻都在怜悯这个可悲的女子;看了李师师好久,胭脂才回过头看着"六子"。

    “你不懂其中发生了什么,你不过是一个外来者、局外人,何必要搭上自己的一切甘心沦为他的走狗,这样就是你一直标版着的活着的意义?当真会让我感到可笑无比!”

    “我是局外人!那你呢,你又是什么,你何尝不是一个局外人,你自以为她的一部分可不过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这场游戏也好宿命也罢,谁是棋子谁是阴谋的策划者,谁也说不清,就连秋雅和慕容冲都说不清楚,何谈是你呢!”

    “你很熟悉,你不是六子,你是徐轩!我在壁画之中见过你!”

    “是吗?就连你这个替死鬼都知道我是谁,看来秋雅留下的后手都逐一开始了,只是这一切谁说的清楚,这一局的变化,好在这一世注定我们之间终究会有一个结局了!”

    “可惜,这一世的结局不属于你,只是属于他们,你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