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宿命之战

    更新时间:2016-07-29 17:33:44本章字数:3128字

    “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我,因为就是他导致了秋雅的死亡,我们都是秋雅魂魄的一部分,秋雅当年经历了非人的遭遇才不得不选择将自己的魂魄一分为二,只为了后世存活下来的我们能够为她报仇!”

    “你自己应该也发现了吧,每次秋雅出现都需要在你的体内沉睡一段时间积攒能量,就是因为你体内的魂魄只是秋雅的不完整的一部分!”

    徐轩选择沉默不已但之前话语就已经清楚表达了其的意思,而胭脂也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李师师,似乎李师师现在是二人之间最重要的仲裁者,似乎她能决定他们二人的生死。

    李师师没有发现,这是二人在逼着自己做决定,似乎李师师此时的选择对于二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没有过多沉默,李师师就从短暂的思考挣脱出来,她身形一动就要有所行动,二人面色没有任何改变似乎料定李师师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

    “何必呢,你们现在就逼着她选择不觉得太早了吗?现在的她根本没有能力帮助你们任何一方,你这样未免太操之过急!”

    一道黑影从茫茫夜色中走出,站在顶楼说出了此话,此人正是不知何时来到此地,或者说是早就来到此地只是没有现身而已;自从李师师受到刺激情绪激动,其就短暂的消失不见了。

    张仲良的出现让三人都不同程度惊异,因为在之前三人并未发现周遭还存在其他的人,可其就像这样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三人眼前,自然会让人忌惮。

    李师师眼神听着张仲良的话语,心中不禁翻江倒海起来。

    这个大叔还是一如既往的邋遢只是他说的话,却有意无意地显露出很多的含义,首先他用的词语是两方而不是两人隐约有二人身后还有其他人的身影,听其的口气似乎对于二人还有一些了解,这话听在李师师耳中却像一记炸雷一般。

    这也就意味着张仲良之前是对自己有所隐瞒的,并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对于此事一无所知的,并且这也让李师师对之前收留自己一事产生了怀疑,是不是张仲良就是和他口中所谓的九鬼搬财术的黑手是一丘之貉!

    “师师,我知道之前骗你是我不对,只是我有我的苦衷,我还是希望你相信我,我尽管对你隐瞒了不分实情但是我对你并没有坏心!”

    “你身体还藏着一个处在魂飞魄散却没有消散的魂魄,他虽然使用了某种秘法让我无法窥探,但想来你体内的就是你的祖先吧,并且你的身上还有一股被诅咒的气息,想来也是因为你先祖的缘故吧!只是很奇怪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本就你不是这场局中的人”

    自张仲良出现后,胭脂就一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此人,她的眼神像是可以洞察世间所有秘密一般、明亮得灼眼。

    “你说得真的很轻松这哪里是什么局分明就是一段孽缘,你不是和你好奇我为什么搀和进来吗,我告诉这是慕容冲的意思!”

    李师师一听到慕容冲三个字眼眼中精光暴增,用一种是十分异样的眼神审视着张仲良,要知道关于秋雅和慕容冲的事李师师下意识的没有告诉任何人,故而张仲良果真如他所说那样对这件事还是了解很多的。

    顿时,一种被所有人蒙骗的愤怒情绪涌上心间,所有人都知道只有自己一无所知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般,被别人操控、玩 弄。

    胭脂本不打算和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废话的,只想快点让李师师在自己和徐轩之间做出选择,可是她发现当这个人出现后李师师的情绪变得异常起来,这就说明这个人对李师师来说是具有一定的分量的,若非如此她怎么会多费口舌!

    看着煞气弥漫的李师师场中的三人表情各不相同,徐轩和胭脂面色上都如同万年不变的冰面一般让人看不出喜怒,但二人目中却是带着遗憾,而张仲良却是面色带着惋惜。

    “呼”

    一阵大风猛然吹过,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大的风势,这风在这个死寂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恐怖,就像无数地狱中爬出的魔鬼在暗中嘶吼、嘲笑;这风来得极其的突然。

    “轰轰”一记接一记的炸雷在虚空炸响,这是天之怒,雷光将夜色染作光暗交替,夜色下的几人身形时隐时现,李师师面色在清光的映衬下格外的狰狞,就如她心中似乎要喷出胸腔的怒火一般,就连没有温度的魂体似乎都快被点燃!

    又是一道惊雷炸开,风势大作,她的黑发飞舞、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面色上的愤怒像潮水一般忽然退去,光暗交替中的她面色雪白如霜、露出一种绝美之感,这一刻她还是她、但似乎气息上却变作另一个人,和秋雅出现时的气息那么相近。

    “秋雅!”

    两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失声说道,分别是徐轩和胭脂。

    胭脂失声说道,声音中包含着难以言明的震惊和恐惧,她没有看错这个人尽容貌和秋雅相差了太多,可这气息却是秋雅的无疑,尽管胭脂没有说谎自己是秋雅的一半分魂但自己心中对秋雅的恐惧却不是外人可以明白的。

    而徐轩却是带着惊喜,仿佛是很期待见到秋雅。

    “你不可能是秋雅,她早就魂飞魄散了,你不可能是秋雅!”胭脂的情绪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显得有些疯魔地说出这些话,口语之中掺杂了愤怒和恐惧。

    “我的确不是秋雅但你不是她一半魂魄吗,你见到她不应该很欢喜吗,怎么一副见鬼了的模样,哦,我说错了你我都是鬼,你们当真以为我好欺骗吗?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怎样欺骗我,我当真就那么可欺吗?”

    一团幽火猛然窜起伴随这噼里啪啦的炸雷声,这声音在滚滚天雷声下显得微弱无比,但听在场中之人耳中震撼之力丝毫不弱于天雷,因为这是李师师在燃烧魂魄,魂魄一旦燃烧殆尽就会灰飞烟灭,这是以燃烧魂魄为代价换取强大的力量。

    人形火焰猛然冲出在天空拉出一道长长的火焰划痕,胭脂看着李师师不顾一切的举动,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慌张也急速化作一道流光退去。

    “我不愿意一直活在谎言之中就像提线木偶一样被人操控,如果真的没有选择那就毁了一切、毁了自己!每一个想要操控我的人我都要让其付出相应的代价,即使我会粉身碎骨!”

    一生之中只需要癫狂一次就够了,在最无奈的时候就做一个疯子,用生命的代价不计回报的去毁了一切,将自己无奈的一切都用一把大火焚烧作为自己殉葬品!既然,我是一粒尘埃在风中挣扎那么就让我做一次不自量力的蝼蚁,让我死得心甘情愿!

    徐轩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由得浮现出多年以前那个拥有同样气质的女子在生死关头是怎样的决绝和果敢,那个女子虽然显得有些瘦弱但却十分倔强,就像冰天雪地里的一朵风雪之花在迎风站立。

    徐轩的出现本来是为了阻止胭脂和李师师的自相残杀,可此时他却不想阻止这个决绝的女子;本以为胭脂是秋雅的一半魂魄,可却发现其中出现自己无法料及的变化,这半魂魄显然生出了不诚之心。

    张仲良看到这一幕显得有些惋惜但却并不吃惊,因为在这些时日的相处中他对李师师的性格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来的时候他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加上李婆婆给他的东西足以应对这一切。

    “不要逼我,你我本应该互帮互助我不想和你自相残杀,我们这样只会让真正的敌人躲在暗地里偷笑!不要逼我”胭脂近乎咆哮地说道,再没了之前的从容。

    胭脂一路逃窜而李师师紧追不舍,显然是要抱着和其同归于尽的念头,身上的火焰已经燃耗沸腾到了极致,这幽光伴随着不断炸开的雷光,显露出一种异样的美丽。

    燃烧魂魄换取力量,只要拖延时间不与其正面交锋等待其魂力散尽自然就会毫发无伤,可胭脂在心中做出一个决定就猛然回头卷动阴风而出。

    “我不管你是李师师还是秋雅,既然你要战我便战,看一看到底谁能够存活下去!”

    四周风势大作,阴风自然比之前更为强大,只是这以灰飞烟灭为代价换取来的幽火威力也不可小觑,那呼啸而来的阴风竟然刚一接近李师师就被幽火点燃起来,似乎这幽火无物不燃!

    胭脂也是不顾一切拼命催动魂力调动阴风,一股股呼啸的阴风围绕着李师师绞起,一道道阴风被点燃;以李师师为中心,猛烈却没有丝毫温度、不炙热不寒冷的火焰围绕着她转动,这个范围也在不断的缩小。

    李师师没有坐以待毙,她可以感到自己的魂魄在火焰中越来越虚弱她没有过多的时间,只能速战速决。

    胭脂也是一反常态没有躲避反而直接迎了上来,两人之间的战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算是一场宿命之战。

    在楼顶手忙脚乱布置着阵法的张仲良看着这二人的生死搏斗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这一切真的值得吗,每个人看似是在为自己而战,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这场计谋的策划者,可真的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