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魂飞魄散(1)

    更新时间:2016-07-30 14:39:51本章字数:3338字

    “李师师,这是你逼我的,既然你要和我同归于尽我就让你看看你我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我之所以退让是顾念秋雅的情面你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胭脂一边扑来一边毫不留情面的说道,虽然心中对此事如同魔怔的李师师很是忌惮可是她心中那特殊的不甘之意却是愈发旺盛,她之所以这样说道是因为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李师师的理智,从而为自己谋划到更多的有利。

    “不管,这一切的真相是什么我都不在乎了,今日我只想告诉你和你身后的人,想要操控的命运那就做好和我一起下地狱的准备!”李师师佯装出气急败坏的样子,恶狠狠地说道。

    胭脂听到李师师如此说道,心中的警惕丝毫没有放松,不仅是因为李师师和秋雅之间的特殊联系更是因为自己存活了近百年,知道小心谨慎才是活下来的保证。

    “轰”两人终于扭打在一起,阴风呼啸、幽火沸腾,一条条没有颜色的阴风被无物不燃的幽火点燃起来;顿时,天空之中骤然出现数十道冰冻人心神的火龙,只是这火龙却不是寻常的炙热而是来自九幽的寒冷。

    胭脂的手就像世间最锋利的道具一般,看似轻飘飘地切开了威力不俗的幽火,一如之前狠狠洞穿了李师师的胸膛;然而,李师师身上沸腾不已的火焰也是猛然从胭脂的指尖蔓延开来,转瞬之间,胭脂的左臂就变做了一条火焰。

    李师师左手死死抓住胭脂的手臂,右手猛然朝着胭脂的脖颈捏起,若是这一下捏实,凭借自己身上的火焰定可以将胭脂烧做满地飞灰!

    胭脂奋力抽动手臂想要就此脱离开来,深知幽火非能的胭脂自然不愿意被火焰直接灼烧致命部分,只是,李师师的左手就像铁钳一样死死钳住住自己,胭脂知道这是李师师想要和自己同归于尽。

    胭脂眼中凶芒一闪,既然你要和我同归于尽那就来吧,当即将全身魂力猛然灌注到右臂上,右臂上幽绿色光芒闪烁、五指泛着晶莹的宝光,远远看去这只欺霜赛雪的纤细手臂竟然给人一种无物不摧的锋利错觉。

    右臂像切豆腐一般切开汹涌的幽火,直扑李师师头颅而来。这样的搏斗方法即使在男子之间也很少见到,因为这可是以命搏命的凶残搏斗,鲜有人会如此不顾一切抱着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想法。

    李师师也没有丝毫惧意,全身魂力鼓动全部集中在头部,以魂魄之力作为九幽之火燃烧的材料,那幽火更加汹涌的燃烧起来,只是李师师本就略显透明的魂体此时更是处在崩溃的边缘。

    阴风搅动气流来回刮动,气流来回穿梭之间,她的身上就像年久失修的墙皮一样有白色、细小的尘埃飞舞,这是她即将飞散的魂魄。

    胭脂锋利到无坚不摧的右手在魂力的加持下狠狠地切来了汹涌的火焰,直接插在了李师师的头部,这可算得上是致命一击了,同时熊熊的火焰就像潮水一般覆盖而去,猛然胭脂就变作了一个人形火焰。

    不远处,高楼上的张仲良就像没有看到这幅危机的场面一样仍然低头自顾自地摆弄着自己的阵法,而高空中的徐轩仿佛是被某种奇异的力量限制了行动一般、怔怔地看着二人的生死搏斗。

    一条条大小长短都不一致的线条在张仲良的来回走动之下形成,阵法中心隐约是一个持着一根类似毛笔的血色人形,并且这人形也是奇异无比,那形似毛笔的线条竟然会随着张仲良的位置移动而转动,仿佛张仲良身上带有磁性在吸引。

    “住手,致儿快用掌心雷攻击她们,不能在这样下去这样她们都会魂飞魄散的!”一道的显得有些苍老的声音带着焦急猛然传来,却是行动不便的吴老道,而宋致早已不见了踪影。

    四周的雷声依旧在闪烁不已,猛然冲上高楼的宋致扬起手掌显露出一道早已用特殊方法刻下的缩小阵法,口中默诵一段晦涩难懂的口诀,一道游走的雷光被其掌心喷薄的奇异力量引动而来;“轰”一道炸雷猛然炸裂在正在生死搏斗的二人之间。

    两人身上的幽火在炸雷之下都有些虚弱,原来无物不燃的九幽之火只有天雷才可以克制,只是二人的身形依旧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两人的手掌就像铁钳一般死死的抓住对方不想让对方脱逃,即使是魂飞湮灭也要拉着对方一起。

    宋致见一击没有取得自己预料的效果,并未太过着急而是不断扬起手臂引动九天之雷,这一切虽然有些超出师傅的预料但都被师傅提前预料到了,虽然自己极力反对但师傅声称这对李师师有好处。

    “轰、轰、轰”又是几道天雷在二人之间炸雷开来,可就算二人魂体在天雷之下被直接泯灭一部分二人就是不愿意就此分开,依旧报着同归于尽的念头。

    “轰、轰、轰、”没有间隔的九天之雷被宋致引动极度炸裂开来一道接连一道在虚空之中炸裂开来,那来自地狱的九幽之火终于在天雷的攻击下接近熄灭,而二人的魂体在幽火的灼烧下有大半变作了飞灰,而在滚滚天雷之下更是有大部分魂魄直接泯灭。

    天雷炸开之时二人身上有一团团细小的黑雾被泯灭,尽管二人在天雷之下魂魄渐渐接近崩溃的边缘,但是身上的煞气却在天雷之下逐一溃灭。

    一旁的张仲良早就将章阵法布置完毕之时却没有引动阵法而是一直在等待宋致引动天雷轰灭在二人之间;猛然,张仲良立即诵念口诀引动阵法,宋致也显得很虚弱停止了引动天雷的做法,二人这一交换显得极有默契。

    张仲良知道自己的做法虽然极有可能导致李师师魂飞魄散,但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清除李师师身上的煞气依靠普通的方法是难以奏效的,古往今来天雷一直是代表着阳刚被形容为消除鬼怪邪物的克星。

    张仲良心知若不是有九幽之火在外表燃烧这缠斗的二人定会天雷之威下魂飞魄散,只有在这样的特殊情况下借助宋致引动的天雷才可以将李师师身上的煞气清理。

    游魂和活人的区别就在于,人死之后魂魄会沦为阴而活人则是阳,

    在古代之中,人们认为天为阳地为阴而雷则是洗涤世间种种阴气的存在,天为神的居所而天雷则为苍天之怒。

    眼见煞气逐渐在滚滚天雷下变得稀薄起来,而两人的魂体也是消散大半,张仲良终于动了。

    阵法形成的奇异力量拉扯成一道成人手臂粗细的青烟锁链,就对着天雷之下的二人激射而去,这阵法之链端是奇异无比,竟然能够划破重重天雷,直接将二人束缚起来。

    二人被锁链一被束缚住,浑身力量就在难以发挥,不仅如此就连那一直在轰鸣的天雷也终于在这一刻消散在虚空之中;这阵法之链拉扯着二人就要往阵发中心而去,一旁的张仲良早就扯着一个黄色印有黑白鱼图案的布袋子在等候着二人。

    这锁链对李师师恶人本身并没有伤害反而有某种奇异的力量一直涌进二人身体内滋养她们的魂魄,只不过李师师的魂魄之前作为燃料催发幽火,现早就接近魂飞魄散的崩溃边缘,即使端是这阵法之力奇异无异也难以维续魂魄,魂飞魄散只是时间问题。

    这就是以魂飞魄散的方式换取片刻力量的暴增的代价,这是极难逆转的,若不出意外李师师的魂魄会随着时间而灰飞烟灭。

    李师师感受锁链上传来阵阵滋养灵魂的力量,以及体内不断消散在虚空中的魂体,两者根本无法形成对比,她心里也明白这传入体内的力量就像汩汩流淌的小河,可会挥发出去的魂力却像汹涌一去不回复返的大海般、入不敷出。

    自身本就虚弱无比再加之有阵法锁链的束缚,想要击杀胭脂是难以做到的,只是李师师如何会甘心自己用如此大的代价却还是换不来想要的结果,怎么可能甘心!

    虽然张仲良的出现显得十分巧合,布置下阵法束缚二人显然是另有图谋或计划,只是李师师现在却不想知道这些,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死胭脂,让她陪自己一起下地狱!

    她早就厌烦了每一个突兀出现在自己生活中不怀好意的人,似乎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时,可每个人都把自己蒙在鼓低,她早就厌烦了,对于她来说彻底死亡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她想要的就是即使魂飞魄散也骄傲的死去而不是跪着死去,所以这一刻她动了。

    那来自九幽地狱的火焰再次熊熊燃烧起来,这一直以来都是冷蓝色的火焰似乎也感受到了李师师心中的倔强、不甘以及无奈,火焰的颜色也随之沾染了灰白色,这灰白色就像代表着死亡代表着生机的磨灭。

    幽蓝之中交杂着部分灰白,阵法幻化出来的锁链再也承受不住这来自九幽的火焰,一瞬间就崩溃做无数份,并且锁链碎片倒卷之时还有幽火跟随而去,就连束缚胭脂的那一条锁链都有幽火燃烧而去。

    恢复自由的李师师正想要飞出击杀胭脂,却被从灵魂深处传来的虚弱感铺天盖地的淹没,当即身形不稳就要栽倒在地面,就连身上的火焰也出现衰败之势,她心里十分清楚这是自己魂魄之力即将耗尽的征兆。

    因此李师师顾不得灵魂深处的不适之感,强打起精神来就挣扎着飞出击杀胭脂。

    只是,胭脂也不是愚笨之人当李师师挣脱开锁链那一刻就知道其之所以会如此做定是为了击杀自己,故而在生死关头她也顾不得有阵法束缚,当即猛然挣脱出去锁链的束缚,也是因为她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才没有引得幽火焚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