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魂飞魄散(2)

    更新时间:2016-07-31 13:01:09本章字数:3198字

    胭脂不知使用了何种手段化作一缕青烟直接从锁链之中挣脱出去,只不过显然这样的做法对她的魂体来说伤害也是极大的,因为当她的魂魄出现在远方时也是闪烁不已、显然也是魂力透支严重。

    就是因为她这近乎本能的反应才得以避免幽火焚身、迅速和李师师拉开距离,胭脂没有丝毫停顿就冲着高楼上的二人冲去,因为她心神思索之间就知道自己在速度上和处于燃烧魂魄状态的李师师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向远处逃遁很有可能会被追上并被灭杀,只有逃向高楼才有获救的机会,因为她知道高楼之上一定有人会在自己危急之时出手援救自己的。

    李师师眼神闪烁看着胭脂逃向张仲良和宋致所在的高楼心中虽然觉得有些诧异,但此时却不是多想的时候,现在的局势对她来说是极为有利的但若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的魂魄会在幽火之中燃烧殆尽,所以此时时间就是一切。

    当即化作一道流火带着极速像一颗流星砸落大地一般极速扑去,眼看着就要追上胭脂并准备出手击杀之时,胭脂却回过头冲着李师师诡异的笑了笑,这一笑让李师师心中恶寒突生、有一种不祥的征兆在心中滋生。

    胭脂猜的果然没有错,当她处于生死危机之时高楼之上的人一定会有人出手相救,这不是盲目自信而是她知道苏阳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死亡的,这高楼上的张仲良和宋致二人之中定有一人是和苏阳有联系的。

    因为这之前宋致所施展的掌心雷和张仲良布下的阵法都隐隐约约,和苏阳在道门基础上自行创立的道行体系相近,因此胭脂就赌这二人和苏阳存在某种联系,并且会出手相救自己,因为胭脂很了解苏阳这个重情重义的男人,既然他亏欠了自己那么他必定会想方设法让后辈偿还。

    只是只有胭脂自己明白若不是为了秋雅这苏阳怎会亏欠自己,只是有些时候明明知道如此可自己还是忍不住为此沾沾自喜,因为只有亏欠才会让对方一直记得自己,即使这份亏欠是在阴差阳错之下形成的、即使这分亏欠不属于自己,但这也足够了。

    并且这二人出手救助自己也足以说明那个男人还存活在这个世上,这就更加有趣了,当年故事的主角和配角同样的不甘心、同样的存活到了现在,后面的故事让胭脂更加期待起来。

    宋致眼见胭脂就要被李师师追赶上顾不上多想手中掌心雷猛然催发,只是此时天雷已在张仲良的阵法下驱赶而去,故而只能依靠自身术法发动;只是在自己发动掌心雷时一道锁链速度极快地冲着李师师而去,原来是一旁的张仲良做出了同样的事。

    宋致目中带着诧异的望了张仲良一眼,心中不禁想到莫非此人和苏阳也有关系,只是张仲良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眼睛眯成一条线专心致志的催动阵法。

    一道比之前更加粗大的锁链猛然幻化出现就像灵蛇一般快速追上李师师,就要将其束缚住并且随后而来的还有一道充满威严气息的雷光;李师师看着二人出手阻拦自己心中愤怒之意澎湃而生。

    “我说过谁也阻止不了我,今日谁要是阻止我,我就与谁人不死不休!”

    李师师眼角的鲜红血泪就像画家手下浓墨重彩渲染出来一般、鲜艳欲滴,她心中当真对着这二人无比失望,为何自己只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证明自己不甘心被他人操控玩弄,可二人却还要如此阻止、不顾自己的想法!

    “轰”李师师身上的幽火猛然沸腾起来,火焰的颜色再不是之前多次出现的幽蓝色而是猛然一变成了灰白之色,并且不在一如之前无声无息的燃烧而是发出一声近乎哀鸣的爆裂声,火焰蹿起一人多高高温将虚空扭曲不已。

    张仲良催动阵法形成的锁链刚一接触到李师师就立即被点燃,并且火焰沿着锁链来的方向瞬间蔓延而去,仅仅一瞬间高楼上的阵法就被点燃了;随之而来的是宋致催动的阵法天雷,只是这一次天雷再也克制不住九幽之火!

    天雷也是立即被点燃起来。

    而作为火焰燃料的李师师魂魄也终于在这一刻开始大面积龟裂起来,呼吸之间李师师的魂魄就只剩下了头颅部分,远远看去天空之下火焰之中只有一颗被火焰包裹的,流淌着鲜红着鲜红泪水的头颅在漂浮,此时漂浮的头颅显得十分的狰狞可怕。

    李师师真的很不甘心,自己就算是用这样极端的方式也无法击杀胭脂,她目中的遗憾是那样的浓厚,但更多的却是解脱,是啊尽管自己是这样的不甘心但终究还是从这一切中解脱出去了。

    漆黑的夜空被一团灰白的火焰划破开来,一个只剩头颅的女子正束手待毙等待着魂飞魄散的结局,片片飞散的魂魄就像冬季的落雪一般点点坠落。

    世界的色彩终于慢慢退去,她被空虚和疲惫包裹住有力自嘲地闭上眼睛,过往属于自己的回忆和秋雅的记忆无声无息地在眼前闪动。

    那个保护自己说过要等自己的男孩子此时是不是和她两人相互依偎在一起说着甜蜜的情话,好遗憾没能和他一直走下去、没能穿上白色的婚纱做她的新娘,或许在时间的消耗中那曾经为他写过的书信也终究要被尘埃蒙蔽。

    那个站立在黄昏之中、满面和蔼笑容的老婆婆,带着自己走过了那些岁月,只是真的好遗憾自己终究没能回头赡养她,真的好遗憾。

    那个英俊出身显赫的男子持着刀一下又一下隔开自己的手腕的画面又浮现出来,慕容冲你知道吗,秋雅真的好遗憾没能和你一起完成那些天长地久、等到海枯石烂的那一天。

    记忆的画面也渐渐随着自己魂魄的消散在褪色,如果有下一辈子自己真的好想选择平平凡凡的一生,拥有简单的幸福不在是这样颠沛流离。

    “这样你就要死去了吗?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松的死去,当年你施加在我身上的痛疼你还没有全部尝遍,我怎么会这么便宜你啊!你我之间的恩怨怎会如此简单就结束!”一道厚重威严的声音突兀地回荡开来。

    回忆的画面定格在那个英俊的男子身上,只是男子已不再如同当年一样意气风发、帅气逼人,男子的脸被黑色的猛兽面具遮盖住,直透出一双赤红沾染着滔天恨意的眼睛。

    李师师知道这个戴着面具的男子就是壁画之中的慕容冲,只是自己从未在壁画之中见到戴着面具的他,他是生生地闯进自己的回忆代替那个曾经的慕容冲;原来鬼也会有情绪,也会悲伤、也会出现幻觉。

    李师师这样想到自己魂飞魄散之前还会出现可笑的幻觉,随即失去了知觉。

    就在李师师失去知觉之时,那来自就有地狱的火焰也将头颅烧起一半时一道流光猛然扑来,瞬间就和李师师的融合在了一起,在幽火之中片片消散的魂魄也自行生长出来,在风中飘扬的魂魄碎片、在地面安静躺着的魂魄飞灰,也在这一刻倒卷而来,就连渐渐熄灭的火焰也在此燃烧起来,这一切如同时光倒流。

    “你还记得吗,我曾经说过我这条命早就属于你了,我苟延残喘至今就是为了兑现当年我和你说过的话语,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不要求你全部知道,因为这都是我愿意,就让我完成你最后的愿望!”

    停留在高楼上的胭脂目中带着难以言明的复杂情绪看着那团朝自己冲来的火焰:“徐轩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只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和她同为秋雅魂魄的一部分,你为什么会选择帮助她来杀死我,我真的很想知道!”

    喃喃低语的胭脂再次拔地而起直接朝着迎面而来的火焰撞击而去,无物不燃的幽火立即点燃了她的魂体,这灰白火焰片刻之间就将她的魂魄烧去大半。

    “我还是更喜欢她最初单纯的模样!”

    两团火焰太过灼眼地面的人隐约只能两人紧紧贴在了一起,只是分不明是不是相拥在一起。

    火焰之中的胭脂听闻徐轩这样说好眼中的疑问终于被取代,而徐轩魂飞魄散时回头望了地面上那个神色悲戚注视着自己的吴老道,目中露出一缕请求,见吴老道轻轻点头才闭上眼睛。

    一道锁链猛然闯进渐渐熄灭的幽火之中将其中一道身影束缚住,并狠狠一拉就拽回了阵法之中,原来是张仲良不知何时有布置了一道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阵法,那阵法将人影拖拽回来之后就自行收缩,将其中的魂体包裹起来。

    “吱吱”吴老道的轮椅还是这样的奇异不论是在哪里所过之处都能穿出这样的声音,就像黑夜之中的灯塔、迷雾中的招魂铃声,吴老道的脸色是那样的悲戚,就像火焰中魂飞魄散的人是他交往多年的老友一般。

    吴老道枯瘦的双手费劲的滑动着轮椅,后面一个巨大长方形黑色物体也随着他一点点的移动,那长方形物体显得十分笨重吴老道每移动一下,它都会在地面留下一条深深地白色划痕,只是并未与地面发出任何摩擦的声音。

    高楼上的张仲良并未理会一旁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宋致,而是手忙脚乱的布置着东西。

    吴老道轮椅后方的长方形物体在黑夜之中和收敛尸体的棺材是那样的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