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还魂

    更新时间:2016-07-31 13:10:25本章字数:3390字

    “我想我们有必要彼此坦诚相见,如此一直这样大家相互隐瞒着一部分事情,后面我们的合作恐怕是很难以进行的,毕竟谁也不可能信任一个对自己有所隐瞒的人!”

    “坦诚相见?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你也不要太把我放在心上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活不了多久的死人而已,倒是你自己,对我们隐瞒了多少,你想要的是什么,我换种方式来说你体内的魂魄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你之前就能够看出我体内寄生着另外的魂魄,并且知道我是受到诅咒的,我想要的东西很简单,就是找到解决诅咒的办法,那你们想要的是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为了还一个老朋友的人情,我快要死了只是想临死前引导这个走上他该走的路而已,我并不是像你猜想的那样是这件事的幕后推手,我已经也只是一颗棋子不同的是我已经跳脱出来不再是棋子,也算是一名博弈者了吧!”

    ......

    这是张仲良和吴老道之间的一次谈话,张仲良总觉得这个吴老道对自己的计划是目前明面上最大的阻碍,想要一探对方虚实,只是对方的一番话语很是滴水不漏,既然对方不愿意和自己坦诚相见,自己又何必自讨没趣,当即失去了谈话的兴趣。

    “师傅,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可以不这么做,那你舍得她就这样魂飞魄散吗?”吴老道看着一旁满面不忍的宋致,目中露出一缕慈爱说道。

    宋致听到师傅如此说道,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也终于消散而去,是啊时间哪里有这样两全其美的事情,想要救活一个本该魂飞魄散的人就应该用其他的生命来代替,是自己太过贪心了。

    里屋之中,张仲良和吴老道分席而坐,吴老道手捧着一杯热腾腾的茶不时地喝着,而张仲良则是面无表情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正前方则是那供养黄皮子的神盒;隔间之中,宋致正怀抱着一个婴儿怔怔地站立在那里。

    “不要耽搁了,还是早些做决定好,这件事不能拖延越早做决定复活的机会就越大!”吴老道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因为再这样拖延下去复活的难度就会成倍的增加。

    “我也赞同你的话语,只不过我希望等她醒了以后谁都不要提及为了帮助她复活我们付出怎样的代价,你们应该也了解她的性格若是让她知道自己是被我们用其他无辜的生命换来苏醒的机会,按照她的性子说不定又会做出什么过激之事!”

    张仲良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注视着宋致,显然这话是说给他听的,只是宋致依旧怔怔出神没有丝毫反应,这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僵硬,神盒之中的黄皮子感受到有些冷淡的气氛好奇地伸出头打量了一下就闭上眼睛打起盹来。

    “放心吧,致儿虽然年轻但是做事还是有分寸的,既然如此决定了我希望一会复活她时可以使用你祖上留下的引魂香,因为有了这东西可以保持魂魄的完整度,你也知道虽然徐轩用自己的魂魄替她承受了魂飞魄散的折磨,但这引动九幽之火的代价却并非这么简单!”

    “你不提及我也会使用引魂香,只是我很好奇你上次来不是要求我们和你的弟子一起按照你收集的线索去寻找她的身体吗,怎么你突然就拿到了她的身体?你可以不对我解释只是过些时日她苏醒过来定会问及这些,你应该给我一个答案让我好应付!”

    “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我刚巧收到信息说她的身体被人运送到城内某一处地方,于是我就抱着侥幸地心理准备去碰碰运气,哪里会想到我的运气真的这么好,她的身体正准备运送到下一个地方,人手较少于是我就召集几个地痞流氓就这样将她的身体夺了回来!”

    “你这样的说法当真是简单到了极点很难让人信服,依照他的手段怎么守卫会如此松懈,对了,我想知道你的弟子是不是就是他多年前失散的那个孩子?”张仲良这话很明显是直接指的就是宋致,他之前对宋致就有所猜测,毕竟和那个人有关自己的神经都会变得敏感一些。

    “看来你这些年打探的消息也不是很完整啊,他当年丢失了自己的亲身骨肉没有可是却是一个女孩,并且那个孩子可不是我的弟子,而是一直在你的身边,并且他不知道她的孩子还存活在这个世上,更不会知道自己竟然将自己的亲身骨肉算计进去了,当真是打了一辈子的鹰到头来却被鹰啄瞎了眼睛!”

    “原来是这样的,只不过他才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啄瞎他眼睛的不是别人正是给了他帮助最多的妻子啊,只是就不知道等他知道这一切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只是你总该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师师就是他的丢失的孩子?”

    “这个是收养师师的婆婆告诉我的,至于当年发生了我也不知道,我也只能猜测出大半并且还不知道其中的真伪性!”

    ......

    这二人之间的对话显然也是一次彼此之间的试探,只有通过试探他们才可以选择在后续事件中是否继续相信对方,即使这个人对自己的计划很有帮助,因为谁也不会去信任一个摸不清虚实的人,但除非是到了没有选择的余地,连选择都没有了谁还会顾及那么多。

    只不过这二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信心,彼此多次试探之间竟然没有过多涉及如何稳固李师师的魂魄和帮助她复活,仿佛对于二人来说所谓魂飞魄散也不过就是这么一回事,这就足以说明二人对于复活李师师是很有把握。

    或许换做别人眼前最头疼的就是如何稳固李师师的魂魄,要知道若是九幽之火可以随便催动那还了得,催动九幽之火是必须催发人的魂魄作为燃料的,幽火灭则魂散;这次李师师能够存活下来就连魂魄都没有受到过多伤害,当真是讲究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

    当日,徐轩用自己的魂魄换取了李师师存活下来的机会,并将自己的魂魄一部分投入幽火中,另一部分则是用来滋养李师师的魂魄,在张仲良等人的预料中李师师的魂魄定会在幽火之中受到极大的损伤,早就做好之后要费极大的功夫才能恢复的准备。

    可当张仲良催动阵法将李师师魂魄拉入阵法中后,才发现竟然没有受到过多损伤反而在徐轩魂魄的滋养下再次凝聚出来。这也可以算作是一种属于李师师的福祉吧。

    接下来二人终于开始商量复活的步骤,因为李师师的魂魄离开躯体已久,这次复活很有可能会出现身体和魂魄排斥的现象,所以二人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以免出现突发状态让二人措手不及。

    商量了许久终于开始动手复活李师师,本来人死之后短时间之内若是魂魄再次回到躯体之内是有很大程度复活的,只是李师师的魂魄离开身体的时日已久,肉身中的各种身体机能早就死亡,复活的可能几近为零,只是这对两只涉世已久的老狐狸来说虽然有难度,但并非不可能。

    黑色的长方形棺椁被放置在一层画满各种形状纹络的黄布上,棺椁下方正对着一个八卦图案,而以此为中心共有九道拇指粗细的朱砂纹络蔓延出去,而这九道纹络就像大树的主干一半又有许多密集的纹络与此相连接,这些细小的纹络或是相互交织在一起、或是独立蔓延。

    棺椁是用透明的盖板封住的,从透明的盖板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棺椁里的情形,一个头发及肩、面色苍白的女子正安静地躺在其内,女子双眼紧闭给人一种柔弱之感,瘦小的身体让人忍不住生出呵护之感。

    女子身上并未有仍和衣物覆盖,齐脖子以下至脚背上都被人用红色的朱砂笔绘画下大量或圆或方或长或短的奇异纹络,这纹络有的像是一个动物大概的模样、也有就像是简单的人形线条。

    并且在棺椁之中还有少量的鲜红液体存在,那液体淹过女子的肩,用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超女子体内汇集而去,并随着大量液体的涌入女子面色之上开始涌上一片红润,最终当液体被女子身体吸收完后,其身上的苍白感褪去大半,浮现的是如同常人的红润。

    当棺椁内的鲜红液体被吸收大半又有液体从角落中流淌出来,原来棺椁之中角落处有一根与外界相接的软管;鲜红液体涌现在一定的量时外面的人就停止了动作。

    那鲜红液体就像拥有自主生命一般缓缓顺着女子的耳际向上蔓延,不一会就将女子整个身体都包裹起来,半天以后,覆盖在女子身上的液体终于被吸收干净,露出其下姣好的面容,只见面容上当日被黑猫啃噬的地方,开始有无数细小的肉丝在缓慢生长。

    棺椁之内的液体并非是无端涌动而是随着外面的不时闪烁的阵法流动,每当外面的阵法上的纹络闪烁着细微的红光时,其内的液体就会在这一刻充满灵性自主涌动。

    张仲良等三人,分别持着不同形状的法器站立在阵法的三角,并且每人面前地面上都有一支袅袅上升的青烟在燃烧,那袅袅青烟盘旋上升却没有消散在半空之中,而是在细小的微风中飘散开来,而后就自行下落在果棺椁之上。

    盘旋不已的青烟落在棺椁上后却如同被某种奇异力量束缚住了一般,没有在移动分毫而是直接停留在了上方,当棺椁内的液体流淌时跃动时,其上如水一般=覆盖着的青烟就会有部分流入棺椁之中。

    分三角站立的张仲良等人则是手中挥舞着法器不时交替吟唱出晦涩难懂的音节,并且身体的姿势随着吟唱的音节改变而改变,三人吟唱速度十分缓慢故而姿势也是缓慢无比,当一人吟唱并变换姿势时其余的二人则像是老僧入定般,这三人的动作就像远古时期部落之间的向神灵的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