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地底棺椁

    更新时间:2016-08-02 13:03:04本章字数:3468字

    一老一少再次交谈了一番就急速奔进了夜色之中朝着福利院的方向赶去,而另一边的张仲良早已近乎虚弱,整个人在自身精力的消耗和阴邪之气袭体的双重作用下,变得像是要散架了一般,只是他全凭借一股意志在强撑着。

    “二爷爷,您老人家不打算进去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吗?”

    “没大没小的东西你老祖早就言明门脉之内不允许结党营私,以后叫我师叔,救啊只不过不是我而是你!”

    那一老一少不知何时早已来到了福利院外,但并没有接近只是通过男童手中的一面晶莹剔透的光滑镜面注视里面的情况,那古香古色的小镜子也是奇异无比,竟然能够将院内大体情况折射出来就像一台可以转播的机器一般。

    画面之中的张仲良一直在苦苦支撑,一边依靠自身的阳气和精血逼退阴魂,一边向着院子的出口处靠近,张仲良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的阴魂就像没完没了一般,自己刚灭杀一只,就又有一群蜂拥而出,这实在是很让其无语,要知道你阴魂可以无穷无尽难道老子自身的阳气和精血也是无穷无尽的?

    “小天,一会你就将这串点燃的炮竹扔进院内,然后再拿着我给你正魂铜镜进去,将里面的小鬼头解救出来就好了,我知道你对自己的术法还是很有信心的,只是一会不要恋战避免将地下沉睡的厉鬼惊醒了!”

    萧天看着面容年轻可以做自己孙子的二爷爷心中郁闷到了极点,听着二爷爷就像叮嘱小孩子一样反复交代更是大感无语,终于对家族传言这个神出鬼没的二爷爷的唠叨程度有了一个认识。

    这个二爷爷在自己的家族中就像一个永远不会倒下的丰碑,萧天从小到大听闻最多的就是这个二爷爷的传说,自己早已对他滋生出无尽的敬畏之情,只是这个二爷爷性格古怪,无论是对外人还是对自己的家族之人都是极其反感对方的阿谀奉承。

    故而,当家族没有发生剧变时,二爷爷派人传信说一处上古阴坟之地需要人前去看守,自己当即决定前往只是却还要表现出一百二十个不愿意,甚至就连方才自己的得意都是自己做给二爷爷看的。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一串在空中炸出火星的炮竹被萧天狠狠扔进了院内,这炮竹显然是经过特殊加工的,暴烈声和炸出的火光都是远远超过普通炮竹的。

    萧天看起来白发苍苍、老态龙钟可是身手却是敏捷无比,丝毫不比那些收到过特殊训练的年轻人差,左手持着正魂铜镜左脚脚尖一用力就像一只猎豹一般极速冲了出去,凭借自身非凡的目力,在遮眼的阴雾中迅速找准张仲良的身形,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就要拉着他往外跑。

    院外的萧目依旧借助手中晶莹剔透的镜子观察院落中的一切,只是在他的院中看到的场景却和别人看到的不一样,他的眼睛像是可以看穿地面一般,看到地下半丈的光景。

    地下半丈之处,赫然存在一处与泥土隔绝的小型方形石头,这个石头周遭一寸之内没有任何泥土就像是其内存在一股特殊的力量生生将泥土推了出去,这块方形石头若是远远看去就像一尊天然生成的菩萨雕塑一般。

    这石头有三四米之长,其上阴气弥漫将本该慈祥的菩萨面貌渲染得有些狰狞,有一丝丝细小的阴气从从其头部部分往上冒出,这缕阴气冒出地面后就形成了一个个游魂,并且直从张仲良进入这福利院开始算起,这尊形似菩萨的石头外壳竟然整整缩小了一圈。

    只不过奇特的是只有当地面上的游魂被灭杀之后这里才有再涌现出新的游魂,似乎是有人在用这样的方式使这里的一切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

    “灭杀快一点啊,快一点啊,快一点啊......”一声若有若无地女子呢喃之音通过镜面直接传入萧目耳中,萧目眼中快速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口低低说道。

    “哼,装神弄鬼,你既然想要出出来,就让我帮你一把,让我见识一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萧目这样说道,脚下一用力就像一颗发射的炮弹一样,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进入了院落之中,迎面就要撞上快速向外奔跑的张仲良二人。

    正当,三人就要撞在一起时,张仲良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身影急速擦过,原来是萧目在尚未落地之前就猛然改换方向再次冲了出去,张仲良看到萧目的身法心中知晓这一个是一个高人,而且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高人。

    正当张仲良对这个突然来搭救自己的两位高人心中生出无限幻想时,萧目轻飘飘说了一句:“小伙子,我知道我们祖孙二人非常的英俊帅气只是你不要对我们抱有任何想法,我们可是无比正直的直男哦!”

    张仲良忽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两位心中生出说不清的异样感觉,当他眼角余光看到萧天眼中毫不隐饰对这个男童的类似爱慕之情的东西时,张仲良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大口口水,带着惊骇的想到“恋童癖”。

    看着快速闪去的萧目的身形,张仲良心中忽然对这个少年心中生出无限的同情,一想到这个孩子会被人用一根短木棍在背后捅个不停,他心中就是一阵发颤、忍不住一遍遍为这个男孩子默哀、祷告!

    也难怪张仲良会如此想到,因为萧天此时望着萧目的孤目光是那样的暧昧,就像是情侣之间彼此含情脉脉地注视一般,再加上萧目身形本就是一个十一二岁孩子的模样,也难怪张仲良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一心奔着地下奇异石头而去的萧目自然不会知道张仲良心中的想法,不然他一定会掉过头来火力全开将这个猥 琐大叔轰成渣渣、不,就连渣渣都不会留下。

    萧目双手快如闪电,不断捏着变换一个个个手诀,他的双手对于阴魂就像是最致命的武器一般,凡是与他身体有接触的阴魂都无法避免的成为一缕青烟、魂飞魄散!

    这一幕,看得张仲良目瞪口呆。

    地面的阴魂不断被萧目扑杀,可杀了一只就会一群阴魂再次从地底钻出来,数量上丝毫没有变换、减少。

    “哼,我还以为是多高深的术法,原来不不过是利用阴魂束缚厉鬼罢了!既然你想要按计划出世,那大爷我就让你提前出世,本大爷心情好就露一手让你见识一番!”

    萧目不断灭杀着四处乱窜的阴魂,这些阴魂虽然因为某种特殊的缘故失去了意识但是对于生死危机却是有着本能的害怕,故而不断的想要躲避,只是似乎这些阴魂无法自行回到地下。

    萧目左脚对着地面用力一点,整个身子猛然伏在地面,双手手掌触地,右手五指握做拳头、左手摊平,这就像是一只即将出击的猛虎。

    “吼!”萧目口中传出一声类似虎啸的啸声,这虎啸之音震彻院落之中,就像一层无形的音浪在回荡,凡是与之相接处的游魂立即化作青烟、魂飞魄散;那深埋在地底的方形石头上不断有阴气涌出,地面的游魂刚被震碎就有大量地游魂再次补充上来。

    “吼!”又是一声虎啸之声传递开来,四周的游魂再次被震碎,并且这虎啸之音竟然顺着阴气冒出之地钻了下去;地底那一块奇异的石头上竟然有一双猩红的眸子猛然睁开,这对眸子的眼睛位置处于菩萨头顶,本应该是五官处眼睛的位置却一片空白。

    这双猩红的眼睛睁开之后立即有大量的阴气翻滚而出,表皮上的石皮立刻大规模的龟裂起来,并且这块石头隐隐约约颤抖起来,就像是有两股不同的力量在彼此僵持在一起,其内一股力量想要挣脱出来,却被外界一股奇异的力量阻止了。

    只是,随着大量的游魂被萧目灭杀地底外界的那股力量被逐渐削弱,那石块的颤抖更是变得激烈起来。

    “哼,你要挣脱出来?那就让我再次帮你一把!”萧目感受到地底石块的震动,目光一闪口中毫不在意地说道。

    左脚再次对着地面用力一蹬,位置却出奇地没有改变整个人依旧保持在原地,只是他身上有一圈圈看不到的波浪涌进地下,直扑地下深埋的石头而去,这些波浪在涌入地下后就变成了一把把细小却无形的刀剑。

    地底的石头终于动了,猩红的眸子中凶光大盛,左手缓慢无比地抬去,石屑飞落不已,露出其内一只枯老如同树皮地手掌,这只手掌就像即将死去的老人一样血肉早已枯萎,其上拇指大小的褐色斑点布满;五指就像松树干一样。

    看似缓慢不已可当那从萧目身上涌来的波浪化作的刀剑,却在瞬间被其阻拦、摧毁,那刀剑游走不定试图变换位置攻击,可那只枯老的手掌却如同鬼魅一般如影随形,无论萧目想要从哪一个方向袭击都会被阻拦。

    就在这奇异的两者相互试探之间,地面的阴魂终于停止了疯狂的涌出;地底的石头随着萧目的不断攻击其上包裹住的石皮也是在不断的脱落,仅仅二者交手数个回合就露出了其内的一只只剩皮包骨的手臂。

    “吼”萧目目中带着谨慎的神色再次起跳,左手狠狠砸落在地面,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地面坚硬的石砖忽然泛起层层波浪,他的手臂直接探入了地下,石砖上一圈圈的波浪在一定范围内滚动,他的手臂直接有一半消失在地面、没入地下。

    那只穿过坚硬石砖的手臂直接出现在地底,就像长了眼睛一般,直接扑着那奇异的石头而去。

    地底那从石皮中解脱出来的手掌直接向上一抬,就与萧目探入地底的手臂相互接触在了一起,紧接着,地面的萧目另一只手臂摊开拄着地面,用力一挣。

    萧目浑身激烈颤抖起来,两只手臂像是承受了巨大力量一般不可抑制的抖动起来。

    “咔嚓”一声清脆微弱地声音从地底传来,原来是被萧目拽住的那一块巨形石头上的表皮更加激烈的龟裂起来,只是那处在龟裂状态的石皮却像是受到了某种未知力量的阻止,片片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