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阴魂凶鬼

    更新时间:2016-08-03 19:48:48本章字数:3631字

    “吼吼!”地底包裹在方形巨石中的存在似乎是看到了挣脱的希望,却一直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所阻止,当即变得暴躁起来,更加大力地挣脱起来,想要从地底挣脱出来,其上的石皮终于在这一瞬间大量剥落。

    一层又一层的石皮大量脱落,那巨形石头就像一个旋转的陀螺极速旋转起来,石皮就像一颗颗脱鞘的子弹一般,猛然冲入泥土内、不见了踪影。

    随着,大量石皮的极速脱落那巨石的形状开始发生了改变,之前是一块方形的巨石而随着石皮的减少,隐隐约约形成一个缩小的人形模样,其上的五官比之前清晰了无数倍,只是唯一让人觉得不适应的是五官之处的眼睛竟然长在了额头部位。,

    那一对猩红的眸子中透出让人胆寒的凶光,有一种得见天日的疯狂在其内弥漫,四周阴气翻滚不已;地面上的群鬼像是失去了攻击目标一样,眼中的凶残被迷茫所取代,并且随着地底石块的脱落,发出一声声此起彼伏鬼哭狼嚎的声音。

    “哼,我帮助你松动了封印,只是我怎么会让你就这样简单的出世?我又没缺心眼,不消耗你点力量一会对付起来定会花费我一番力气的!”萧目的双眼似乎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包裹住,竟然可以直接穿破层层泥土,看到正在旋转不已的石块。

    他咬破中指用力挤出一滴鲜红交杂着黑色的血滴,在手心画出一道缩小无数倍的阵法,往自己的额头上狠狠按去,那原本依附在他手心的阵法竟然没有丝毫耗损,直接移到了他的额头上。

    当阵法移到他额头上时,他整个人就像一杆标枪一样笔直地站立在那里,双脚脚尖点地整个人像是被人用力往上提一般,一圈圈看不见的波浪在他的身上忽上忽下。

    当他身上的一拳波浪涌入地面时,院落中所有阴气弥漫的阴魂全都在一瞬间魂飞魄散、变作一地飞灰,整个地面一无所有,这还不算完,那道波浪落在地面之后无限放大以萧目为中心向四周蔓延。

    第二道波浪、第三道、第四道......一道又一道波浪从萧目身上涌入地下,作用在地底的石块上,石块上本来模糊不已的五官在这一刻终于变得清晰起来,尤其是眼睛部分更是缓缓生成,这新出现的眼睛显得很是虚无缥缈,但是却给人一种奇异的清澈之感。

    “吼!”菩萨头顶的猩红眼睛中凶光暴增,也终于有完整的五官渐渐浮现出来,那是一张老妇人的脸,就算是有些模糊但其上一条接着一条的皱纹却像错综复杂的年轮一样,这张老妇人的脸一出现就发出一声咆哮,其上怨毒之意弥漫。

    这是对地面的萧目的憎恨,因为萧目以自身为阵法中心与地底的阵法相互呼应,这就等同于是要就将他再次锁在石块之中。

    一圈又一圈地波浪就像一道道锁链一般捆绑在即将脱困地石块上,菩萨的眼睛越发明亮,地底的阵法也随之被激活,一道金黄地巨网缓缓出现在上方并一点点向下落去,这巨网覆盖在石块上方一点点包裹起来,就要再次将石中的鬼魂封印住。

    地底的存在再次发出一阵激烈的颤抖、更加激烈的挣脱起来,而地面上的萧目则是很悠闲地抱着双手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一切变化,他是不会白白让地底的存在出来的,他依靠自身的力量使自己成为一个新的阵法从而引动地底的阵法,以此达到再次催动阵法的目的。

    萧目通过手中的映像镜就知道了这地底存在一个大型的阵法,这个阵法是用来关押石头中的存在的,而阵法时依靠大量的阴气来达到镇压的目的,于是萧目就大量灭杀阴魂为其松动封印,从而提前将其从沉睡中唤醒。

    地底凶魂应该是受到了重伤故而一直依靠阴气进行沉睡,而萧目的做法可谓是将其从沉睡中唤醒,打断其回复伤势的机会,这还不算完但这只凶魂以为自己可以从封印中挣脱时,萧目却以自身为阵法再次引动地底阵法。

    地底凶魂既然已经看到了挣脱的机会自然不会白白错过,明明知道这是萧目为了耗损自身力量而作却还是选择了再次与阵法对抗,这一来二去就会大量消耗其自身积蓄的能量。

    萧目就像一颗钉子扎在地面上一直笔直竖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可他却对地底的情况知道得一清二楚,这是他很乐意见到的,只有这样消耗凶魂的能量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轰”一道幽绿色的冥火迅速从地底冒了起来,这火焰和多次出现在李师师身上的火焰如出一辙,可若是仔细分辨却是有些不同的,因为李师师身上的火焰是没有炙热只有无尽寒冷的,可这幽火却是带着高温的。

    这幽火一冒出来就与层层下落的金黄巨网纠缠在了一起,只是刚一接触那巨网就像是受不了高温一般,开始出现阵阵扭曲、显露出不支的迹象,似乎只要在一段时间此网就会在高温下融化、消散!

    地面的萧目清晰地感受到地底发生的一切,幽火刚一出现他心中就冒出一个不详的猜想,若是这只厉鬼真有这样刚烈的手段,何必要在地底潜伏许久直到今日自己的到来才选择破阵而出,若是此僚有如此的本事可以从封印中挣脱而出,为何还要等待今日,莫非是有人在算计自己?

    那本在火焰之中摇摇欲坠的巨网,却猛然冒出一层明亮的光芒,那早就接近融化边缘的巨网也在此开始凝视起来,并且幽火对其燃烧、融化的速度也变得缓慢起来。

    “吼!”地底凶魂显然是不甘心就这样在此被封印,厉吼一声其身上的火焰也是猛然蹿起老高,其上颜色也是随之一变,由幽绿色变为灰白之色;火焰随着颜色一变其上不再是炙热的高温而是转化成了动人神魂的寒冷。

    那巨网也是被其寒冷影响下落的速度越来越慢,其上有大量的白色雾气弥漫。

    这火焰变作灰白之色后再次激烈摇晃起来,其内最核心处有一簇浓郁到极点的幽绿色闪烁,那幽绿刚一出现就立马向外扩散,紧紧数秒,这幽火就变成了两种颜色各占据一半,一半是动人血肉的寒冷、一半是炙热的高温,仿佛是冰火两重天。

    “咦,这幽火怎么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就是却来自地狱的九幽之火,可却总感觉哪里不对!”萧目看到这凶魂的火焰分为两色之后如此说道,以他存活了上百年的见识也不免对着奇异的幽火生出不解,他行走世间多年多次见到过幽火,只是所有见到过的幽火都是只有一种颜色,并且因为其是地狱之火只有极致的寒冷从来不会有炙热的高温。

    所以,即使是见识多广的他也是很为费解,对于不知道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着它向自己露出真实的一面。

    “吼!”那幽火闪烁不已,两种不同的颜色相互占据在一端对缓缓落下的巨网进行阻击,只是似乎凶魂知道如此下去对自己是极为不利的,当即发出一声焦急的厉吼,那沸腾不已的火焰也是为之一颤,两种不同的颜色立马融合、交织在一起。

    幽绿之中掺杂着灰白,寒冷之中包裹着炙热,这一番交融火焰的威力立马大幅度的提升了,将巨网灼烧出一个成人头颅大小的黑洞。

    与此同时,那被石皮紧紧包裹住的凶魂,猛然一挣就将表皮上的石皮大量抖落露出其内真实的面貌,并化作一道流光从巨网破损之处钻了出来。

    院落之中,随着凶魂的挣脱竟然猛然摇晃起来就像是地震来临一般,而院落之外的张仲良二人却对此一无所知,似乎这微型地震的范围紧紧局限在院落之中。

    那是一个身形瘦小的黑影,佝偻着身子在无边的黑夜中显得很是单薄给人一种一阵风就可以吹走的感觉,只是这道身影虽然显得瘦弱无比却给人一种极为浓郁的压抑之感,似乎面对的不是别的而是一尊从地底逃出来的远古凶兽!

    “桀桀,小辈还要感谢你的自作聪明将我从这破封印中释放出来了!你不是一直想要见识我的力量吗?我会成全你的,我会慢慢让你尝到绝望的滋味再将你灭杀!”

    那道佝偻的身影发出一阵渗人的惨笑,随即阴测测的说道,这声音就像从锈迹斑驳的废旧管道中传出来的一般,让人听了浑身都不舒服。

    “嘿嘿,老妖婆,你也敢在我面前自称长辈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生前活着的时候怕是要称呼我为祖爷爷吧!嘿嘿,咱两之间谁弱谁强可还说不一定哦,今日小爷开心就好好和你玩上一番!”

    “对了,老妖婆可不要被我揍得哭爹喊娘的哦,小爷向来是以貌取人的,像是长得这么丑还敢出来吓人,小爷我向来都是狠狠收拾一番的!可惜你生的太寒颤了不然小爷倒是可以考虑把你收了!”

    萧目这话明显带着轻佻的玩味,只是他的目中却是极为罕见的变得浓重起来,很显然他自己对这只厉鬼也是忌惮不已。

    “桀桀,你这小娃娃倒是牙尖嘴利的,一会我看你是否还有这样狂傲的底气”那黑影再次发出一阵令人汗毛炸立的凄惨笑声。

    只是她的笑声立马就生生卡在了嗓门处,因为此时的萧目猛然收起了嬉笑的表情,整个人就像一只猛虎一样直接趴在了地上,他的额头上有一个模糊不定的“王”字在闪烁、流转,整个人的气势立即极速攀升起来,四周的尘埃在这股奇异的力量下四处飞扬不已。

    他虽然身形瘦小如同十一二岁的孩童,可这一刻他身上的威严却不容人忽视,他就像一尊从大山深处出巡自己领地的百兽之王一般,突然,他无声无息地动了,直接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扑向了黑影,双手对着虚空挥舞而出,只见虚空之中有十道浅白色的划痕极速出现。

    “轰!”十道浅白划痕直接极大了坚硬的石砖上,留下深深的印记和刺耳破裂声,可那道黑影却在萧目的攻击到来之前,率先一步消失不见了。

    萧目四肢刚一落地就再次用力一蹬也是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了,“轰”一记阴风狠狠砸落在地面直接将一整块石砖轰击得四分五裂,原来是方才消失不见的黑影。

    “致儿,不得无礼!张警官,你不要介意啊,致儿从小就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看到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说话难免有些过激了,希望张警官不要和小孩子介意啊!”

    “哦,没事刚才也是我的不对,竟然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