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恶霸旅行社(1)

    更新时间:2016-08-06 16:19:59本章字数:3584字

    “您就是张仲良张先生吧!我们可把您等来了,您五天前就定了我们旅行社的活动日程只是后来突然推迟到了今天,我们经理一直要求我们要注意等待您的到来,因为我们公司十分重视对客人的服务,凡是之前来报名参加活动的客人我们都会做下详细的记录,而您很显然是第一次参加我们公司的活动”

    “我们公司的宗旨就是,客人第一次来就要细心照顾、以后更要让客人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在此次出行中有任何要求您都可以直接对我们的工作人员提出,他们定会在第一时间内为尊贵的您完成!”

    李师师三人按照地址来到一个看起来很是不景气的旅游公司,接待他们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魁梧的大汉模样的女子,这女子声音果真和外貌相符、嗓门洪亮无比,隐隐震得人耳膜生疼。

    在看到这个旅行社的第一眼时,李师师就很是怀疑这家旅行社的水平,就提出换一家的念头,可是张仲良大叔却很是信任拍着胸脯保证这是一个朋友介绍的“物美价廉”服务质量顶呱呱的旅行社。

    其实,张仲良之前听人提过这家旅游社,本来想要找一家正规一点的旅行社,可惜自己囊中羞涩也就只好选择这家了,可他却总不能和李师师和宋致说明自己是因为没有钱才这样做到的吧,那该多掉价啊!

    好在从进门开始,这家旅行社就表现出很热情的服务态度,尽管那个五大三粗像个汉子一样的女子一直在捏着嗓门假装温柔,尽管三人被这服务员的嗓门震出浑身的鸡皮疙瘩,但还是对这看着就像黑旅行社的店有了好感。

    因为一同出发的人还没有来齐,所以服务员就招待着三人在大厅内稍等片刻,有一个个头很高、皮肤黝黑的女人一直忙前忙后地为三人端茶递水,这个女人较之前的接待的“魁梧汉子”顺眼了太多,只是一张老长、老长的马脸格外鲜明。

    这个马脸招待员一直接着端茶递水的机会不断向细皮嫩肉的宋致暗送秋波,这可苦了这个长相帅气的小鲜肉了,因为这马脸服务员本来五官就是格外的明显,在加上一番浓妆艳抹之后,就像一个张牙舞爪的妖怪一样让人害怕。

    马脸服务员每次借着换茶的机会,都会假装无意地用手指在宋致手臂上轻轻摩擦,然后用一双含情脉脉的大眼对其抛着媚眼,这可苦了宋致了,他虽然背上汗毛早已站立、胃中涌起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却还要笑脸相迎,因为在宋致的字典中始终坚持:“伸手不打笑脸人”。

    “这个小骚 货又在勾 引男人了,看来是有必要提醒老二狠狠管教她一番了!真不过这个小帅哥还真的是很吸引人的,连我都有些心动,要是能够把他推上床该是多美妙的滋味啊!哎呀,像我这样纯洁的女子怎么会这样想呢,羞死人家了!”

    李师师看着那个“魁梧”的服务员一直色眯眯的看着宋致,竟然不知道在幻想着什么还做出了一副羞涩的表情,心中对着这个奇怪的旅行社生出一种没由来的寒意,如果这旅行社所有的人都是这个模样,那该是一场怎样的灾难啊!

    在等待了近两个小时之后这个旅行社终于组织游客出行了,每一车大约有三十多人的模样,共有两辆车一同出发,李师师知道要是和那些大一点的旅行社相比这里的人也少不到哪里去。

    李师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一百多人都是一同去张仲良家乡游玩的,经过张仲良解说才知道原来他的家乡是北方著名的佛教圣地,只不过他的家乡属于偏远山区佛教遗迹较少,不然也不会一直摘不掉贫困县的帽子。

    这接近一百多人中有几个比较出众的同伴引起了李师师的注意,几个衣着大胆奇特染着各中颜色的非主流少男少女,和一个浑身所有裸 露部分都被青黑色纹身占据的光头大汉,以及几个言行举止略微出众的人。

    这几个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的人,都和李师师们共同乘坐一辆大巴,自然而然就成了所有人共同瞩目的明星了。

    数十个小时的长途,车上的人大部分都很自然的选择了就行休息一番,车上那几个着装奇特的少年出奇没有做出任何引人注目的举动,反倒是那个在人们映像中本应该是阴沉、寡言少语的社会男,一上车就直接坐在最后一排,直接拉开车窗一支接着一支地抽起烟来了。

    从上车开始光头男就一直依靠在最后一排座位上抽个没完,大汉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一般脸色苍白无比、一直在打着哆嗦额头上的黄豆大小的汗珠就像淌水一般流个没完,烟味在狭小的车厢内传递开来。

    因为车厢狭小的缘故,这呛人的烟味让人不免生出恶心的感觉,只是大部分人看着这个纹身男的样子太过狰狞故而才一直怒而不言,一个穿着花格子长衫的妇女终于忍不住了,皱着眉头捏着鼻子站了起来,走向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

    “侯导游,你看这个人太没有公德心了,你作为我们这一整车所有人的导游,一定制止这样的行为啊!这是你的保护我们游客的一种责任啊,也是我们花了钱应该获得的权利!”

    侯赛雷打量着这个虽然年岁已然中年却还是很时尚的妇人,本来他是想要制止这个大汉抽烟的举动的,只是这个妇女前半截话还算客气,可后半截话就让人听了很是不舒服了,什么叫这是我的责任;侯赛雷最讨厌别人在自己面提及这些话语了。

    “这位阿姨,我也想阻止一直抽烟不断的那位,可是你看那位脸色苍白额头上的汗珠就像淌水一样流个不停,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人家才一支支抽着烟,我也想为了大家的健康阻止他,可我看他这个模样也不忍心阻止了!”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你叫谁阿姨呢你瞎眼了,你们旅行社是不是就是一家黑店呢,出发之前是怎么说的?说什么顾客就是一切就是你们的衣食父母,有你这样和衣食父母说话的吗?大家来评评理这家黑旅行社就是这样坑人的,大家说这样的做法对吗?”

    侯赛雷虽然心中对这位不知好歹的阿姨心生不满,可却知道不能让这些人对自己指手画脚,若是一旦指手画脚之后,所有人都会本能的因为害怕自身的权益受到伤害而纷纷聚拢在一起,这样就会对自己很是不利的。

    面对这种情况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耍无赖,不要脸的耍无赖,老话说的好一物降一物当一群人要用所谓的功德、道理来指责你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做一个市井流氓,越是认为自己高尚的人就越不会和这些所谓的低下的人搅合在一起。

    “哎哟,你们这是要干啥?我看你们一个仪表堂堂的难道被人几句话就哄骗住了?还是说你们全部都是圣母婊,一群自以为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你们谁是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圣母婊站出来,我虽然只是一个临时工但我也不会惧怕你们这些无耻的人的!”

    “小子,你真的以为是临时工就可以飞扬跋扈了,临时工我见多了你算老几啊!我最见不惯你这样的人了!前脚刚走你们店里说是我们只要有任何要求你们都会立马完成,可现在呢却好像是我们求着你一样,行不行我到工商局投诉你们!”

    侯赛雷的几句话果然起到了可喜的效果,只是人群之中一个相貌普通、身形高大的男子,一脸愤懑的站了出来并开口指责其起来。

    “现在说话这小子应该是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警察,我估计这张车上他们的同伴应该还有四至五人!”张仲良看着这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小声对着李师师二人说道。

    “哦,你是怎样判断出来的,难道就凭这个男子看着很是正义的站了出来就觉得他是警察,别告诉我这是你以前教过的弟子哦!”

    李师师不留痕迹地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子,又是借助假装看车外风景的动作,快速地扫描了车厢内所有人一次,只是大家都是一副围观看热闹的表情,李师师也无法凭借这短短的接触看出什么端倪。

    “呵呵,师师如果就这样被你看出来了恐怕这些人就不配做警察了,我之所以看出他们是警察,是因为这个男子还未上车时就仔细观察过周围的环境了,而一上车就做出一副懒散的样子,咳嗽他在警校里学的那些侦查技巧暴露了他!

    “起先,我判断他要么是刚从警校或者是军校出来的,后来看到他出面和这个导游杠在了一起,我就知道他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警察了,因为部队上普通的士兵讲究的是一种血性,因为只有血性才是保家卫国的助力,而警察则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所以需要的是冷静沉着和谋划!”

    李师师看着有板有眼正一本正经的在解释的张仲良,眼睛流转不已说道:“大叔,你说得头头是道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发现的,如果这就是以前被你训过的学生,你却用来炫耀你的观察能力,想要让我和宋致莫名的崇拜你,这亏本有风险的生意我才不会做呢!”

    “哎,我说你这人是想挑事啊!怎么滴看你的样子是还想动手打人啊!”侯赛雷本来想要动手的,可是一看到于意这幅肌肉男的样子气势就不自觉弱了下去,他贼眉鼠眼抖动不已。

    “哎呀,你这人怎么动手打人呢,”侯赛雷用力推搡了一下于意就直接躺在了地上,口中哎呀哎呀哼个没完,这侯赛雷倒是耍了一个小聪明,用倒地装死的办法既推搡了于意又避免挨打的节奏。

    于意这下子也是显得很是无奈了,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很来看起来就像吸毒一样只剩皮包骨,这样躺在地上哀嚎不已自己也不敢在动他,只不过自己的目的就不是为了那个大妈出头。

    车厢里的人在侯赛雷倒地之后就沸腾了起来,可是那坐在最后一排的纹身男却像是喝醉酒一般,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仍然是断断续续的抽着自己的烟。

    躺在地上的侯赛雷看着于意生出退怯的样子,目中闪过一丝洋洋得意的神色,他一只手却是揣在兜中拨通了一个电话,那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可对方却没有说话而是一直仔细听着车厢嘈杂的话语,待对方听清之后就将电话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