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恶霸旅行社(2)

    更新时间:2016-08-07 20:07:04本章字数:3701字

    在这两辆大巴必须经过的一处终点站中,一个正躺在竹藤编制的摇椅上肥头大耳的男子兴奋无比的挂断了电话,嚎叫了几句:“哈哈,又有生意来了,小苗你们快准备一下,我们这几个月的伙食全在这里了!”

    这肥头大耳的家伙也是随着自己的话语,猛然从竹椅上站立起来,全身的肥肉也层层堆叠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移动的肉山一般可怖,其脖子上戴着一条拇指粗细的金色项链,裸 露的胸腔上有一条狰狞的刀疤横贯而过。

    随着,肥胖男子的话语传到屋内几个睡眼惺忪的家伙猛然从半死不活的状态中挣脱出来,就像一只只饥饿了许久的恶狼一般双眼中冒出绿油油的光芒,这十几个家伙顾不得清洗一下自己蓬头垢面的样子,就各自拎着自己趁手的工具下早早就在那里等了起来。

    远远看去,一个像座肉山的家伙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伙凶神恶煞地堵在了公路上,而且手中还拿着铁锹、铁棍等,这咋一看去这一群人分明是拦路打劫的歹人,车上的一看到如此模样心中纷纷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不少机灵的人纷纷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

    侯淼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大巴心中冷笑不已,心中知晓这群自以为聪明的家伙肯定都是纷纷打电话报警了,只是,哼,难道自己会傻到那样的地步,既然会选择光明正大的站在公路中间等待着他们,又怎么会没有想到这点呢。

    “啊!怎么回事啊!竟然会没有信号,你快看看你的手机”

    “我们的手机都同样没有信号啊,这里看起来也不会有多么偏僻啊,难道是这伙凶人使用寿什么样的手段屏蔽了这里的信号?”

    “看这伙人明显不是善茬,我看啊最应该的就是直接开车将他们撞死,这样也省的再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了!”有人如此提议道。

    “对、对、对,就应该这样真要是追究起来我们就可以说是当时情况危急,我们不得不如此行事,反正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一起说就可以了,”

    “对对,我们宁愿在危险刚冒头的时候直接将他灭杀在萌芽中也不愿意自己以身涉险,毕竟这一停下车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啊!”

    “林师傅,我们直接开车闯过去吧,没必要和这伙来路不明的家伙磨叽什么,要是他们敢阻拦就直接将他们撞死得了,我看他们也不想是什么好人,早就听闻这一带有歹人为虎作伥了一定就是他们了!”

    车上众人议论纷纷,大都是认为这伙凶神恶煞、阻拦在公路上的人定没有抱着好意而来,因此甚至有人提议要不要就这样直接开车过去讲这伙人撞死算了就在他们纷纷呼吁司机加速冲过去时,却发现大巴的速度猛然边变得缓慢下来。

    “哎,我说你这人会不会开车啊,不会的话就是老子来开!”一个脾气暴躁的家伙看着这个司机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没有听从众人的话语反而减速了,他一个箭步走上去一把将开车的小林推翻,就要掌握方向盘将这伙来路不明的人逼退开来。

    侯淼懒洋洋地站立在毒辣的太阳下方,心中不禁得意的盘算到等了好久终于来了一场生意了,一会侯赛雷让大巴停下自己这伙人会借助找茬的理由进行一番搜刮,至于搜刮的理由和之后猴赛雷的应变法子都是早就制定好了,而且已经进行实地实好多次了。

    “草,快散开!”正在侯淼以为这两辆大巴和之前一样的停止下来,可却没有想到这次的大半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加速冲了过去,要不是自己反应灵敏说不定今天就真的交代在了那里了;侯淼心中盘算这这绝对不会是侯赛雷那个小子为了独吞才这样的。

    因为那小子首先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其次是即使这小子有这么大的胆子也不可能会这样没有分寸,因为这块硬骨头可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吃下的,必须依赖自己这一行人才有吃下的可能,看来这辆大巴上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变故。

    只是,不管它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对自己来说都是必须改变“坑蒙拐骗”的策略了,有时候为了吃这碗饭自己就必须要狠一点。

    “哎,哎,哎,你们是干嘛啊,我们不过是想要搭一下车你们干啥啊?是打算谋财害命吗?”侯淼挥舞手中的铁锹扯着嗓门对疾驰而过的大巴费力低吼道。

    “操你大爷的,你来真的?哎呀,妈的这可不是玩假的!”侯淼一见去而复返的大巴心中的喜悦还没有散开没就看到这辆大巴就如同脱了缰的野马、失控了一般直接冲着自己撞来

    那辆大巴速度极快的冲向远方,侯淼心中失望地想到这辆车上一定是有一个狠人,不然也不可能就这样直接开着大巴就走了;正当侯淼准备离开时,那两大巴以更快的速度歪歪扭扭地开了回来,差一点就直接撞到了侯淼的身上。

    原来,车上那个脾气暴躁的男子一把就将小林推翻了开着车就直接想要一路疾驰而去,可是小林显然不会让这个男子得逞,当即从地上猛然挣扎起来,两人就这样一直握着方向盘在车上打了起来,就这样两个人你在扭打之中还不忘记争抢着方向盘。

    这就导致了这辆大巴歪歪斜斜地再次开了回来,车上的行人看着这二人扭打在一起,并且还一直试图操控方向盘对这二人的疯狂举动生出一种后怕的感觉,车上的不少人都惊叫了起来,都在害怕自己会白白牺牲。

    “刺啦!”一声尖锐的轮胎和地面剧烈摩擦的声音传了出来,车上的人大都是摔得人仰马翻,不少人额头和鼻子都因为这突兀地刹车而流血了;幸好是一直沉默没有说话的宋致一把抓住了李师师和张仲良,这二人才没有出现措不及防的状态。

    “看不起来,你这小子身手这么好,我出发之前还一直担心,现在看到你身手这么好我总算是放心了!”张仲良像是重新认识宋致一般,用打量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宋致,用一种类似打趣的口吻说道。

    李师师白了一眼这个猥 琐大叔,看着车外的情况有些担忧的说道:“这活人看起来不是一伙好人,本来那个脾气暴躁的男子此举虽然显得有些不妥,但起码可以让我们避开危险,谁知道那个司机又这样疯狂的和他扭打在一起,这件事情看起来不是这么简单的!”

    车外早已等待多时的侯淼等人眼见着这大巴去而复返自然不会是再次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他的手下自然不用招呼而是很熟练的趁着车上的众人还没有从天旋地转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直接挥舞着手中的大棒直接砸开了车上的玻璃。

    这些人显然是对于砸玻璃很有经验的了,直接用手中坚硬的大棒对着玻璃上的四角砸去,因为这些汉子的手劲极大加上角度选得很正确,所以仅仅是一两下就直接将这玻璃砸开了。

    这些人砸开玻璃之后直接一猫着腰就进入了车厢内,进入车厢内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车钥匙拔了,这样就可以预防再次出现方才的情况,也足以说明这伙人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看其熟练程度定时操作过许多次了。

    李师师看着这伙满脸凶神恶煞的家伙上了车,心中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这种感觉是她以魂魄状态存活时无法感受到的,只有在自己活着的时候才可以感受到,这种紧张的感觉让她觉得兴奋,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在加速流淌,这样的感觉让她迷恋,因为这就是活着的感觉。

    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李师师不禁眼睛一酸感觉自己的眼睛被一层朦胧的雾气包裹住了。

    宋致没有说话而是沉默地看着李师师的表情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自从三人出后情绪就显得不怎么稳定,在旅行社中时情绪显得还有些高扬,可上了车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李师师看着宋致上车之后就一言不发猜测他大概是晕车了吧,尽管摸不清宋致是怎么了,但李师师觉得按照宋致的性格,他不想和你说的时候就要等过一些时间再去询问。

    “看来这些人!是带着任务而来的,这也就说明这辆车上的人不简单了!”张仲良的主要心思没有放在这对奇怪的男女身上,而是带着某种既包含期待又复杂的神色看着之前那个和侯赛雷发生冲突的男子。

    那个男子看着从前后车门强行闯入的一伙歹人,脸上做出很是害怕的样子可他的眼中却像一口老井一样、波浪不惊,男子里座的另一个男子早就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腰上,脸上也是一副害怕的神色可却早已做出随时出击的准备。

    林峰看着和自己的随行的同伴的手早就放在了腰间做出一副时刻可以掏枪出击的样子,心中知晓自己的同伴定时因为紧张以及自保的意识本能的如此,只是他们的任务可不是这个,在尽可能不暴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下,他们就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林峰拍了拍同伴用力握住手枪的手掌,示意他不要紧张,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哎呀,刚刚是谁他妈的开着车就这样直接冲了过来,差一点就将老子撞死了,是谁给我出来!”侯淼一想到方才大巴发了疯似的朝自己冲来心中就一阵后怕,心中当即决定在办正事之前要好好和这群人玩上一玩。

    心中这般想到侯淼左手朝身后一放做出一握东西的样子,身后一个懂事的小弟就很聪明的将一把近一米长的大刀递到了侯淼手上,侯淼一接到大刀就发出一阵阴测测的笑声显得有些磕磕巴巴地说道。

    “打...打...打...劫、劫、劫、劫,把你们身上的IP卡、银行卡以及各各各各各种种种种卡卡都给交出来,还有你们身上和脖子里戴着的近的、银的狗项圈,全部给我交出来!”

    “然后,长的漂亮的给我劫个色,长的对不起观众的就算了,还有所有人都把双手抱在头上,男的站在左边、女的站在右边,而不男不女的站在中间,快点啊,我给你们三十秒的时间,别逼我动手放血哦!”

    “哈哈哈哈......,差一点就忘记了,他们的刚刚开车要撞死老子的那个家伙赶紧的给我滚出来,不然一会侯爷爷我凶性大发你就完蛋了,快点啊!”

    侯淼一上车就看到了和司机扭打在一起的男子,心中不用想就知道,一定就是这家伙想要开车来撞死自己了,所以一上车就直接一脚将其踢倒在地上,然后在抬起自己的大脚直接踏在了其头上,一边脚下不断用力的践踏其,一边还故意问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