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诡异的旅行队(2)

    更新时间:2016-08-10 18:22:25本章字数:3646字

    这些年从事警察工作中见到过太多的奇异事件,尽管一直强调科学否认鬼神之说,但是那么多未解之谜又该作何解释?林峰这样的说法是为了让犹豫不决的众人做出选择,因为之前众人都出于某种私心,已经生出放弃携带女子一同上路的念头。

    而林峰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打断了众人的话语,更是直接告知众人要携带这个女子一同上路,而另一方面的原因是自己几人已经跟随刀疤许久了,若再是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耽搁或许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这可是不是林峰想要的结果,所以他才要出言打断这些人的争执,况且一种和自身职业无关的怜悯在他的心中滋生,那种东西叫做同情。

    “走,我们不能继续耽搁在车上,这辆车上的又不干净的东西,并且之前那个女子不像是因为遭受凌 辱才昏迷不醒,倒像是被人下了降头,再者这辆车上的人始终给我一种不对劲的感觉,如果我们留在车上我担心会发生不好的事!”

    “我们就跟随这个警察走,这辆车上的旅客很不寻常!”

    张仲良小声说出了这番话,他早就觉得这辆车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存在,只是任凭他如何观察始终无法发现,但心中的阴霾始终挥之不去,总有一种预感若是继续呆在这里必然会节外生枝!

    之前,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张仲良的谨慎,再加上之前无意扫到了导游侯赛雷嘴角那缕不怀好意的笑,就让张仲良更加觉得这辆车很是邪异了。

    听到张仲良如此说道,李师师不可否认自己心中也同样存在这样的感觉,只是自己早已趁着混乱将全车的人都观察了一遍,却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妥之处,只是觉察到这辆车竟然在阳气最浓郁的正午时刻还存有大量阴气。

    只是,因为李师师刚刚复活的缘故所以对阴气格外的敏感,本来复活之后还可以模糊地看到游魂存在的,可一上了这辆车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屏蔽了一般。

    一旁的宋致没有说话,只不过他显然是支持张仲良所说的,他本来就是天生的阴阳眼,对阴魂一类的存在格外的敏感,可和李师师一样上了这辆车阴阳眼就失去了效果。

    尽管,正午时刻是一天之中阳气最为充足的时间段,很少有游魂可以在这个时刻出行,可即使阳气再怎样的浓郁也无法使阴气完全消散,可宋致此时根本看不出四周存在的阴气,要知道即使是在阴气最充足的午夜都还是存在阳气的。

    同样的道理,阴气不会全部塞满一个地方,阳气也不能完全将阴气驱赶殆尽。

    林峰看着还在犹豫的众人心中担心刀疤的去向,再也没有耐心继续和这些人耗下去,故而直接招呼了几个人就带着那个昏迷不醒的女子下了车;张仲良三人本就打定主意要紧随这个男子,故而也是一同下了车,车上剩余的人看到又有七人离开,也都选择离开。

    就这样,车上所有的人都选择没有呆在这辆车上去寻找了新的居住地点,而之前和林峰争吵的侯赛雷也是一反之前的作态,主动配合李峰将女子抬下了车,只是他眼中一闪即逝的阴霾却还是让一只留意他的李师师捕捉到了。

    “喂,之前的事对不起了,我也是以为你要动手打我,才出此下策的你不要介意,我叫侯赛雷是这家旅行公司的导游,你呢叫什么名字?”侯赛雷似乎早就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主动和林峰说起了话。

    虽然林峰对这个人前后做事的差异感到有些意外,但却没有伸手打笑脸人:“没事,那也不能完全怪你,也是我自己的问题,本来朋友介绍你们公司虽然规模小但服务质量却是一流的,因为想象和现实的差距,所以我才会忍不住和你发生矛盾”

    “你也不要见怪,我这人就是这样的急性子,很多事藏不住,哦,对了,我叫林峰是一家证券公司的普通职工,既然大家选择了一起出行也可以说是有难同担了!”

    “这是也不怪你,对了你可不要因为我的缘故就对我们公司生出不正确的评价,这家旅行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就其服务态度却是很受人好评的,公司老总也一直要求我们必须要用服务态度挽留客源”

    “公司老板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年轻人,我是因为业绩奖金和公司主管发生了矛盾,主管就放话说要解雇我,所以情绪不是很好在加行一上车就看到那个关头一直在那里抽烟,我本来是想要出言阻止的,只是那位中年妇女说话的口气,就像是鼻子顶着天一样让我很是不爽,才这样说的!”

    二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看起来十分地热络,两人之间只差没有勾肩搭背了,只不过两人这样聊了起来显然是具有很大好处的,周围的人大都受到这样的氛围感染,之前一直丢在脸上的阴霾也消失了不少。

    因为,这二人的缘故冲淡了彼此之间的陌生感,林峰开了一个头大家都彼此介绍起来了,李师师三人也不例外地和众人介绍了自己,而张仲良更是瞬间变成了一个话唠很快就和几人打成了一一片。

    “喂,小伙子,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啊,你多大了还有没有在念书啊?我叫张仲良,是一家药品公司的小职员!”

    只是,人群之中的那个非主流显得格格不入,他只是在车上开口说了句话,就没有再说过话,他始终低垂着头,众人见他一副不与外人交谈的样子,也都打消了和其活络的念头,只不过这个沉默的年轻人很是让张仲良注意。

    张仲良以前从警的时候就一直很好奇这些孩子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副杀马特的打扮,耳钉、唇钉、乳钉更有甚者是私密处都不放过,各种颜色的头发混杂在一起看的人眼花缭乱,这还不算什么,最让张仲良无法理解的是,这群少年为何会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之前,张仲良就遇到过多起,因为彼此之间的发式和衣物的搭配不妥而大打出手的,甚至闹出了人命,其中在几年前一起群殴导致多人死亡的大案,其理由竟然是因为几个杀马特因为自己的造型被别人嘲笑,就纠结了一群人去教训,被教训的另一方也不是善茬,也纷纷发动各自能量召集来一群人。

    就这样,两群人因为小小的口角从而导致了两个小有名气的帮派之间的械斗,最终造成十八人死亡的结果,结果那两个帮派也就是因为这样被一锅端;张仲良知道那两个帮派的高层既然可以坐上那个位置,就一定是有自己的聪明,绝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倾尽帮派之力。

    其后必定是存在某种不为人知的利益关系,张仲良不好奇这些少年为什么会这样的极端,只是好奇他们心中的想法和观点,说直白点也就是三观如何。

    “大叔你好,我叫孟凡,今年二十岁了在念大一......"本以为第一次尝试沟通不会起到很大的效果,张仲良已经做好了愈挫愈勇、再接再厉的念头的,可这个少年却很是客气地与之交谈。

    这个少年开口说话很是有礼貌,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的非主流,张仲良对这点没有过多的意外,因为职业的缘故他早就不再是以貌取人的初级警员了,并且他还注意到这个孟凡是一个内心很敏感的人。

    因为在交谈过程中孟凡一直用余光注视着张仲良脸上表情的变换;走在前面的林峰也一直注意着二人的交谈。

    林峰虽然一直在和侯赛雷热情地交谈,但他一直在沿着纹身男的方向走,不知道是不是纹身男发现了哪里不对还是因为什么,当林峰下车之后就再看不到了刀疤的影子,在和侯赛雷交谈的过程中旁敲侧击才知道,这方圆数百公里之内只有一家中转站,故而才放下了始终悬着的心。

    被林峰所跟踪的纹身男子叫做被人叫做刀疤,刀疤之名并非是因为其身体特征而得,而是因为其平日行事就像一条千来万回的刀疤,其本是众多不知名的地 痞流氓之一,可近几年却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依靠狠辣和阴狠短短数年间就将数家帮派都收服、合并。

    这个男子并非有什么深厚的背景,早年间只是一个无赖、整日中做些偷鸡摸狗之事,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子却突然有如神助一般,依靠可谓算是铁腕一般的手段先将自己所在的不入流帮派整合、清理。

    然后,再一鼓作气拿下数个名气较大、成立较早的帮派,最终成为二环数一数二的老大;先后多次在帮派火拼之中出现持枪杀人的事件,也因此引起了警局高层的注意,其之所以能这么快就整合帮派并成为领军人物。

    大部分是因为其培养了一批擅长于暗杀的属下,多次都是先派人在重重戒备之中杀害对方老大以及众多主事之人,在趁着帮派内群龙无首和争夺位置之时取而代之,除了其拥有的一批数量不小的军火之外,还突然拥有了大量不明的资金支持。

    也正是因为这两点所以其才能在众多帮派之中脱颖而出,这批来历不明的军火和资金阴气了警局高层的多种猜测,最终根据其身边早已安插的线人回报,其似乎是和某个大势力暗中勾结,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

    在一举成为二环响当当的黑老大之后曾经提出要继续收服和自身实力旗鼓相当的另一帮派,此人前后夺位引发多次帮派之间的火拼,明面上收集到的线索就证明其共导致近百人死亡,那些早就被毁尸灭迹加起来更是令人吃惊。

    要知道随着政府有意大力打压黑势力的专项行动实行以来,是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件的,正当政府制定出一整套针对其的方案时,其却做出一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件,这个决定可谓是震惊了黑白两道。

    因为,其在最辉煌之时竟然诡异地宣布要金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这就好比一场地震一样引发了一次规模不小的震动,一时之间各种流言说法满天飞,有人说是因为一直支持其的某后势力突然倒台,还有人说其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爬的这么高是因为养了小鬼。

    当然,后一种说法显得有些神秘,但众所周知养小鬼最大的作用就是为了改运、增加财气,普通的小鬼断然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尽管,各种说法满城纷飞可男子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而是根据自身制定的计划,直接拱手送出自己的位置而后没有带着一个小弟就这样孑然一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