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刀疤

    更新时间:2016-08-11 18:59:11本章字数:3744字

    这一下子可算是直接打断了警方之前的部署,本来警方是打算等到其和另一个帮派发生火拼之时在抓其一个人赃并获,正当警方犹豫不决之时,一件事再次警方下定决心重新制定计划、准备抓获此人。

    因为,就在其离开之后自己曾组建的帮派和敌对帮派的头脑都纷纷出事,少部分死亡结大多数都是直接进了医院的重症病房,此时另一则说法开始被大多数人认同,认为此人就这样突兀地离开时因为其想要示弱麻痹对手,同时还有一石二鸟之计可以将帮派之中对自己位置虎视眈眈的人除掉。

    警方也同时根据线人的情报做出一个猜测,这个男子之所以在此时放下手中的势力是因为其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而只有使用这样近乎极端的法子才能最快脱身;警方的猜测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但还是辗转多次终于确定了对方的去向。

    可让林峰吃惊地是就方才的事情看来男子是一个人离开了队伍并没有人跟随,也暗中符合线人的情报男子并未带任何人来保护自己,而一上车之后看到男子似乎是吸食了大量毒品一般,这和传闻之中杀人如麻、凶横残酷不相符。

    总之这个家伙在林峰心中已经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并且林峰对其突然离开的举动也是极为好奇的,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男子为何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换做林峰自己一而无法做到在自己最风光的时光就这样抽身而出,因为在林峰看来金钱、权利对人的诱惑丝毫不弱于毒品,同样可以让人上瘾并难以自拔!

    黄昏之中的隔壁就开始骤然降温,温度急剧下降的同时还有如刀子一般冷冽的晚风刮过,众人在这片似乎没有尽头的沙漠之中已经行走了近五个小时了,长时间暴露在烈日之下加之天气的炎热,众人早已是精神疲乏了。

    这片戈壁素来有小沙漠之称,只是因为其所处在几个山清水秀的省市之间而并非像真正的沙漠一样附近荒无人烟,本来在众人之中面积不算太大的隔壁竟然像是永远走不完一般,众人心中都焦急不已。

    此时,才是黄昏隔壁之中的温度就变得这么的低那要是到了夜晚众人又该如何自处,不少人都后悔离开了大巴心中也对带头离开的林峰等人生出不满,甚至说话之间都会冷嘲热讽,但之前和林峰有过摩擦的侯赛雷却直接站在了林峰这一边。

    在队伍行进的过程之中不少人都开始目光带着异样的看着还未醒来的女子,这一路上女子的呼吸不曾断去、不时还会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却没有苏醒的痕迹,众人自身已经接近虚脱却还要带着这个累赘,自然是有人会生出抛弃的念头,只是大家都披着仁义道德的最后一层外衣都始终没有说出口。

    “哼,你们这群人是想找死吗?这个女子早就死去了你们还一直白费力气的携带上,难道你们没有人听说过这戈壁荒漠之中有不少的厉鬼游魂吗?”

    一道突兀地声音猛然传来,一个黑影正用一种冰冷无情的目光死死盯着众人,黑影冷冷地看着众人,看得人直发毛这哪里是一活人的眼光分明是一只野兽!

    此人正是林峰始终惦记的刀疤,只是再次见到刀疤林峰心中不知为何却没有生出些许兴奋之情,他皱着眉头看着这个诡异出现的男子开口说道。

    “胡说,之前大家要携带这个女子是因为不想其白白地死在荒漠之中,再说了这个女子明明只是昏迷而已,哪里像你说的那样我们抬着死人上路,啊......”

    那大汉的目光似乎带着某种令人害怕的魔力,开口说话的林峰或许是为了证明女子并非死去,就抬手触摸了一下女子的大动脉,却发现其早已冰凉俨然是如大汉所说的一般,此人已经死亡且死去的时间已经超过一小时。

    虽然因为处于戈壁之中降温较快,可女子的身体早就冰冷,人身上的温度不是短时间可以散去的,只是这个女子尽管死亡可若是仔细听去还可以听到对方粗重的呼吸声,甚至就在林峰确认女子死亡的同时女子竟然身躯还抽搐不已。

    林峰被这诡异的情景吓了一跳,但仍然不敢相信的他还是附耳在女子心口,果然女子不仅身体冰冷心跳也消散了,这可把林峰吓得不轻,人死之后竟然还会有呼吸和生命特征。

    “啪嗒!”几个抬着女子的行人被吓坏了,像是害怕瘟神一般带着惊吓猛然抽手,那女子的尸体也直接掉落在干燥地砂砾上。

    “啊!”女子身体衰落地面时眼睛猛然睁开,里面全都是渗人地白眼,并且半张的口中还有肉眼可见的黑色臭气一个劲地往上涌,这可吓坏了众人。

    人死之后口中会有臭气直冲云霄,这点李师师倒是知道的,可是这个女子既然已经死去口中臭气按理早该散去,可直到此时才喷涌而出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并且女子白眼充斥的双眼像极了死不瞑目!

    “啊,你们看她的脖子上有乌黑的痕迹!”孟凡神情惊恐地指着女子大声的说道。

    李师师顺着其手指的方向看去,死亡的女子脖子上赫然存在着乌黑的痕迹,那种痕迹就像是被人掐死所留下的痕迹。

    “啊,这是手指的痕迹,这...这个女子...是被人掐死的根本是自然死亡,我们之中有人杀死了这个女子!”一个男子听闻孟凡如此说道,胆大地上前查看女子脖子上的痕迹,却发现这乌黑的痕迹分明是有人用力掐死女子所留下的痕迹。

    这一下子人群之中炸开了锅,人们纷纷把怀疑和惊恐地投射在陌生人的脸上,现在人们都彼此怀疑那些刚认识没多久的人,是他们杀死这个女子;不相识的人都下意思的拉开了距离。

    眼尖的李师师注意到孟凡下意识地和一同前来的几个同伴拉开了距离,并是向着自己几人靠近,可那几人却是向着孟凡靠近,这个细小的动作让李师师明白了这几人行为独特的小青年关系并非看起来没那么好,起码孟凡心中对几人或者说是一人不信任的,但这接人明显是以孟凡为首的。

    这个细小的动作他们彼此之间都没有发现,孟凡感觉到身后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猛然回头看去就见李师师正微笑地看着自己,孟凡也同样回了一个笑容就像没发生什么一样回过身去。

    “喂,你们能不能理智一点,从女子脖子上的痕迹看来的确像是被人掐死的,只是你们忘记了这个女子之前是被那个肥头大耳的劫匪怎样的粗暴地对待了?这或许就是之前留下的痕迹,而不是什么被人掐死的!”

    “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彼此怀疑,我们应该继续寻找到那个中转站,要知道现在只是黄昏若是到了午夜温度已经接近零下,我们或许会有很多人会被冻死的!”

    “对,我们应该先找到中转站,我总觉得这件事很是邪门,那...那个劫匪像是早就知道...她一定会...会死一样...并且...并且之前你们也看到了她...就像是死不瞑目一样睁着眼...我觉得今晚一定会发生不好的事...大家还是尽快找到避风港吧!”

    说话的正是侯赛雷,他显然是你不希望见到众人还没有找到住处就这样彼此之间生出怀疑,一个瘦弱的女孩子结结巴巴的说出这番话,这话一出众人心中顿时一凉一种不好的预感冒上心中,纷纷觉得身后汗毛倒立。

    “哼,现在想要找到中转站?晚了,你们之前一直带着一个死人在戈壁中行走,其身上的死气早就将四周的孤魂野鬼吸引来了!你们不好奇为什么一直找不到中转站吗?那我就会告诉你们”

    “被你们引来的游魂早就让你们进去鬼打墙之中,你们根本走不出去,为的就是要把你们留在太阳落山之后,这样他们就可以出来了自行活动了!你们这群人是不是都不会动用脑子啊!”

    “真是倒霉,你们一直跟随着我,导致我也受到鬼打墙的波及,我也走不出去只好回过头来和你们一起破解!”

    刀疤似乎是想众人明白现在所处的环境故而尽可能的将此时的各种隐患都说了出来,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众人最好是聚集在一起这样才可以最大的利用众人自身的阳气驱散恶鬼,只是这个女子突兀地死亡使得人心惶惶。

    “这个女子脖颈上的痕迹究竟是之前的劫匪暴力留下的还是真的如他们猜测那样是在行进的途中被人掐死的?大叔,这个男子所说的起码有一点是正确的,四周已经有大量的阴气聚集了,目前太阳还没有彻底落下去”

    “除了这突兀死去的女子,我总觉得这次我们出行似乎不应该和这个旅行社沾染上关系!”李师师看着四周卷动的阴风,皱着眉头说道,尽管至从复活之后她对于阴气的敏感度一直在下降,但还是可以看到四周有大量模糊的阴气在滚动。

    看不到的东西最可怕,之前她还是魂体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神出鬼没的游魂会让人这么害怕,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尽管自己也曾体验了一把魂魄的滋味,可还是会忍不住的感到紧张,这或许就是一种本能吧!

    “大叔,我看到四周有大量的阴魂开始在聚集,此时太阳已经黄昏了阳气早不像白天那样的浓郁,按理说这些游魂是应该像猛虎一样扑着我们来的,可他们尽管一直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却没有丝毫出动的模样”

    “并且我感觉他们之所以暂时没有攻击我们,是因为我们之中或者说是我们所处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很是让他们忌惮的!”宋致本身就是拥有天生的阴阳眼,故而对周围的阴魂最为敏感,他可以看到许多游魂张牙舞爪地对着自己做着蠢蠢欲动的举动。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从小他就可以看到各种死状的阴魂,并且阴魂对于这样的窥探还是具有很敏锐的感觉,这就导致了在不少时候那些阴魂都会冲着他嘶吼不断,甚至有缺胳膊断腿、脑浆流一地的鬼魂朝着他露出一个诡异之极的笑容......

    “喂,我看你不像是普通人,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我们脱困而出吗?我对这些邪祟之物多有了解但却没有应对的办法,我看你的样子倒像是会布置阵法的高人!”刀疤指着人群之中的一个人说道。

    “我平日之后就是比较相信鬼神存在的,故而就花了一点钱和一个走街串巷的江湖相士学了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只是我自己真的没有过多的本事布置什么阵法,我总觉得当务之急就是生火将这个女子的尸体焚烧了!”

    “我曾记得那个江湖相士说过,若是人死后口中黑气冲天,则会存有很大几率在阴阳交替之时,沾染阳气从而生出尸变!我不知道真假但还是不想出事!所以我建议大家烧了这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