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黑猫送行

    更新时间:2016-06-16 14:03:38本章字数:3609字

    婆婆后来告诉她,她是一身邪骨,有小鬼纠缠着要索自己的命,所以才会一直体弱多病的,如果在成年以前还不能调理好自己体内的阴气,自己必然会死于非命。

    而之前那晚的做法,就是为了引伏在她身上的小鬼出现,猫本来就是一种灵异的东西,在某些民间传说中猫是沟通阴界的使者,灵性十足,一般的小鬼都要远远避开,而那只绑着自己头发的黑猫,则是为了代替自己引小鬼出来的,只是那碗黑猫像是受到了惊吓才回猛然逃窜。

    那碗无根水,是用以前百姓人家使用过的石磨盘垫着瓷碗,在露天出直接收集雨滴而成的,古人常说天主阳、地主阴,不仅是雨水不能落地,就能瓷碗也不能接触地面,这样没有落到地面的无根水,才具有镇压小鬼的功效。

    只是那碗无根水却无比诡异的消失不见,这可不是小事,李婆婆活了这么多年还有见到过如此情形,这就说明这个小鬼不是一般的凶猛。

    后来,婆婆消失了半个月才又疲惫不堪地出现在福利院,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岁般,身子再也没有以前那样硬朗了,并且一起回来的还有另外两位婆婆。

    从那以后,李师师身体果真如婆婆所的那样一天天的好了起来,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切都已经好转起来了;可是,就在她十岁的时候,再次出现了一见件诡异的事,她一次又一次的梦到一个穿着黑色凤袍嫁衣的女子。

    并且随着梦到次数越来越多,李师师心中越是有一种不安的情绪在弥漫,可她却一直没有对李婆婆提起,她不想这个垂暮老人再为自己牺牲什么了。

    ......

    一只松木制作成漆皮早已零零散散的柜子上,摆放着一只滴答滴答走个不停的小钟,钟座下压着一份被透明套子装着的火红的文件,那上面有几个烫金大字格外刺眼。

    “xx市大学录取通知书”

    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叫了起来。

    “哎呀,糟糕,都七点了,婆婆和爷爷们肯定都起床了,可她们的早餐我都还没开始熬呢!哎呀,这次肯定又要被宋婆婆狠狠唠叨了,哎呀!”。

    一想起宋婆婆,她就十分头大,倒不是这宋婆婆性子如何刁钻古怪,这婆婆是几年前和李婆婆一起回来的两位之一。

    兴许是年岁大了,宋婆婆总喜欢强行拉她过去唠叨一番,每次都是天南地北的唠叨、并且即使说错了也绝对不允许她插嘴纠正,若是被纠正,婆婆就会大发雷霆用手中拐杖毫不留情地教训李师师,每一下都打得无比瓷实、毫不放水,让李师师嗷嗷叫个没完。

    比如,李婆婆时常说她自己正值青春年华之际,决口不承认自己快要有80岁了,五六年前就开始靠拐杖才能蹒跚而行的事实,

    并且宋婆婆绝对不允许外人称自己为婆婆,只不过却是十分鼓励别人叫自己宋大姐;每次有人叫自己婆婆,她就会一脸嫌弃,如果是被人称自己为姐姐,她就异常开心。

    而另一位婆婆就显得十分神秘,每日里话语极少,并且半张脸就像是被烈火灼烧过般,狰狞无比;每日早晚总是会有一个人,对着空无一人的角落自顾自的说一些外人听不明白的话语。

    并且这位婆婆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诡异感,每天傍晚时分,都会从四面八方汇聚来许多颜色各异的流浪猫,这群流浪猫将老人紧紧围在中间,而老人却没有丝毫害怕,反而每次都会发出沙哑、满足的笑声。

    这位婆婆房间中也容纳了许许多多的流浪猫,一到夜晚,整个房间内全是一对对油绿如鬼火的猫眼,就像坟头、野地里绿莹莹的鬼火,充满着渗人的感觉,让敬老院里的一群老人感到十分不安。

    很多个夜晚一阵阵猫叫声回荡在福利院中,如同婴儿啼哭般的声音出现,甚至还夹杂着几声低沉、模糊对话一般的轻语。

    而在这福利院之中宋婆婆与另外一位王大爷,势成水火,一见面就是剑拔弩张的危机场面,就连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几分看不到的火药味。

    王大爷平日里从不与人争、吃斋念佛性子清雅,本不应与人发生不愉快才对,可不知为何这两位老人就是彼此不对眼,就是彼此看对方顺眼。

    这位王大伟尖嘴猴腮、眉宇之间偶尔会流出一丝凶光,其身上隐隐带着一种令人害怕的压抑之感。

    两位老人,兴致来的时候早餐过后就一直在这里斗嘴,从早到晚;而其他老人一直以来都保持着浓郁的好奇心在围观、乐此不疲;只不过,相对来说,每次两位老人争吵,都是宋婆婆骂骂咧咧的讥讽着,而王大爷一脸平静、悠然地转着手中的珠串,不时才会反驳一句。

    这间福利院据说是外地一位房地产老板,在十年前主动出资修建的,这福利院的规模在X市都不算小、属于中等之列,可里面却一直都只住着为数不多的老人,并且这几年间故去的老人的加上新搬进来老人的数量总体,却一直保持在一个稳定的量上,据李婆婆所说这是修建福利院的老板故意如此而为的。

    作为在孤儿院中长大的孩子,李师师对这些老人丝毫没有嫌弃,反而时常觉得能获得这么一份照顾老人的工作是自己的好运。

    李师师手忙脚乱的洗漱一番后,就开始火急火燎并且熟练地为老人们开始准备早餐,过了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后,不算宽大的厨房里雾气蒸腾、各种熟食的香味扑鼻而来,她熟练地将锅内不同的粥、馒头取出置冷,接下来就该通知各位婆婆吃早餐了。

    “咚咚!婆婆,婆婆,有您老喜欢的白粥,快下来吃早餐了啦!”

    “咚咚!婆婆,不,姐姐,有您最喜欢的廋肉粥,快下来吃早餐吧!”

    “咚咚!爷爷,爷爷,早餐做好了,快下来吃吧!”

    ......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看着对面那同样白发苍苍地老头满脸嫌弃地说道:“你这老不死的,怎么又让我看到你啊,看到你就心烦,整天只知道喝清粥,我是你还不如不吃了呢!”

    “还有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坐在我对面,我看到你就心烦,我才不想对着你这副呆瓜脸的下饭呢,我走还不行!”李婆婆骂骂咧咧边说边晃晃悠悠地端着廋肉粥和包子走向一旁。

    不一会儿,用完餐地李婆婆晃晃悠悠地坐回方才的位置,悠悠开口说道:“哎呀,你看今早没对着你下饭,我就再没出现像昨天那样胃口不佳情况了!果真是远离你就是珍爱生命啊!”

    宋婆婆停下手中的转珠,抬头满脸怜悯并且无比正色地说道:“看到你就烦,离我远点,我还想活到100岁呢!去去,离我远点!说出的话都带着毒味,我还想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呢!”

    ......

    “爷爷、奶奶,今天是新生报名,我要去报名了啦,我就走了啦”

    “哼,是不是谈恋爱了?我告诉你小孩子是不能谈恋爱的,还有今早的粥为什么会熬过头了,还有你是不是昨晚一夜没睡啊?看你黑眼圈都有鸡蛋那么大了......”

    李师师哪里肯多停留,抱着一个精美的礼品盒,背上一个帆布包,推着单车就就逃似的头也不回跑开了。

    清晨的微风吹动她的额前整齐的情丝,而后又轻轻拉起她白色的裙角,最后在一溜烟跑得老远。

    对于李师师来说今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她幻想了太多太多次的未来或许就会从此展开,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xx大学作为国内知名的重点大学之一,能够被其录取其中掺杂着太多自己对未来的憧憬,她怎么能够不兴奋呢,自从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她已经持续半个月失眠了,不是因为别的纯粹是因为开心。

    没有用无数个黑夜的煎熬来等待一个天亮,怎么会明白破晓前那一缕激动,怎么会知道天亮前的忐忑。

    况且,让她开心的事除了被大学录取之外,还有另外一件开心的事,就是......

    她低头看了看,单车篮筐里精美的礼品盒,嘴角露出一丝甜美的笑意,这同样是她等了许久的美好啊......

    此时,一辆白色面包车斜斜歪歪的闯过红绿灯急速驶来,等待绿灯的行人纷纷匆忙避让。

    李师师听到身后的行人群中发出嘈杂的声响,不经回首望去,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就如同一只白色蝴蝶般飞向天空。

    “砰”“砰”

    她重重地从空中跌落、砸在冰冷的马路上,殷红的鲜血顺着破裂的皮肤迅速流出,一朵妖艳但凄凉的嫣红血花在钢筋水泥中绽放。

    一旁的路人惊恐的注视着鲜血中女孩子,心中发出侥幸的余悸,有好心人回过神之后开始掏出手机拨打救护车。

    可此时那辆白色面包车,如同喝醉酒般,先是激烈刹车,轮胎与地面发出一声刺耳摩擦声,而后竟然快速倒退,瞬间就从女孩子身上狠狠地轧了过去。

    “咔嚓”几声微弱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混合着。

    痛,痛,漫无边际的疼痛来的那么突然,没有一点点征兆。

    女孩子明亮的眼睛渐渐变得黯淡、涣散起来,血泊中的双手无力地向前抓去,她怎么甘心等了那么久的希望就这样离去,她吃了那么多的苦、偷偷在无人角落里脆弱地哭了那么多次,都只为了今天,她怎么舍得甘心?

    支撑她走过、熬过所有黑夜的力量就是为了一个明天,她怎么舍得甘心啊?

    一滴嫣红如血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只余一片空白的双眼死死盯着前方,就连左手都还僵着抓拽的姿势。

    一只黑色的猫,诡异在以人形站立的姿势站在来往不息的人流中,一双竖长的碧绿眼睛,用一种极其拟人的怜悯表情注视着地面的女孩子。

    黑猫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一般,猛然发出一声尖锐地啼叫,就化作一道黑影冲着血泊中的女孩极速奔去,然后稳稳停在女孩子身前,开始发出一阵阵拟人的哭声,不断用毛茸茸的头颅摩擦女孩子的脸巴,而后又有数只黑猫从四周汇聚在女孩身边。

    五只黑猫围在女孩尸体旁,不断发出哭泣的声音,不时用毛茸茸的头部摩擦女孩的脸颊。

    黑猫竖长的瞳孔竟然发出绿油油地光芒,就像某种饿急了的凶兽般透出莫名的渴望之意。

    当中,一只额头正中有一撮白毛、残缺的独眼上满是污垢的黑猫,一声似婴儿在空荡荡的房间中因饥饿而发出的啼哭般的声音发出。

    独眼黑猫,张开泛着锋利寒光的牙齿的长嘴,就对着女孩脖颈处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