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眼角滴血的女鬼!

    更新时间:2016-06-16 14:05:07本章字数:3168字

    "去去,哪里来的流浪猫,还想吃人肉怎么滴?"

    “喵”被踢飞的黑猫,吃痛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一旁围观的路人见不过这正值青春的女孩刚惨遭横祸,却又遭受几只畜生的欺辱,于是就对着这只来路不明,外形丑陋的黑猫狠狠踢了一脚,正中其柔软的腹部,将其重重地踢飞出去。

    敏捷的黑猫平平稳稳地落在地面,猫首诡异转动回去,仅剩余的那只竖长猫眼,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名好心的路人,然后发出一声啼叫,五只流浪猫转身跃进街道,不见了踪影。

    四只黑猫在独眼黑猫被踢飞时,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竖长泛着幽光猫眼地一动不动盯着那名路人,直到黑猫发出一声啼叫,才带着一种给人不甘心的感觉离去。

    那名路人心有余悸地注视着,消失在街道的五只黑猫,心中暗暗觉得自己疑神疑鬼,几只黑猫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拟人化的情绪反应。

    可方才那几只黑猫给人的感觉,哪里是猫分明就是一伙对自己心怀不满的人啊。

    路人心中猜想,大概是自己最近熬夜多了才会产生如此荒唐的错觉,随即摇了摇头、努力驱赶着错觉,当即对围观失去了兴趣、就此离去。

    就在女子离开时,其脖子上出现一点如墨的黑点,没过多久就急剧扩散成一块成年人巴掌大小的不规则的黑色斑点,其图案歪歪扭扭、显得十分怪异和丑陋。

    一辆看似随意停放在马路上的白色轿车中,一个身形魁梧的面容苍老的老头,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随即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板,这场车祸并非如您说的那般完美啊,这个女孩很邪意啊,死后竟然黑猫送行,要知道这可不一般的黑猫啊......”

    老者停顿了几分钟,仔细听着电话那头老板的交代,随后挂断了电话,并驱车离开了。

    ......

    一本线装的笔记本和许许多多的纸飞机、千纸鹤从四分五裂的盒子中掉落下来,迎风飞扬散做无数份,就好像一场雨一样飘飘散散散落在街上。

    飘飘散散而落的信纸落在渐渐冷却鲜血上,散乱的信纸上刻着一行行娟秀的字体,从幼稚到青涩,原来那是她全部的青葱岁月的记忆。

    “2007年5月6日,他第一次向我表白,可是我却很讨厌他这样吊儿郎当的男生......”

    “2007年7月1日,他第二次和我表白,我很生气,我问他是不是这样的恶作剧很有意思,他告诉我,有意思......”

    ......

    “2008年4月6日,他的成绩进步了很多,终于不再是班上的尾巴了,他送了我几只纸飞机,只不过他今天打了数学老师......”

    “2009年9月1日,我在新生报道会上再次遇见了他,他告诉他是为了我才报这所学校...... ”

    “他喝醉了,他哭着问我为什么从初中到现在都不肯接受他,他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很久,我能感到心窝里的疼痛,不是我不想答应而是不敢答应!你知道吗,你每一次让我感动我就会折一只纸飞机,你每一次表白我都会叠一只千纸鹤,你会等我吗?你知道吗,从小别人就笑话我是一个孤儿,我没有勇气答应你啊!”

    ......

    不多时,轰鸣的警笛声回荡在这片空旷的空间,一个穿着警服、不修边幅、蹲在地上的大叔,怔怔看着鲜血浸湿的录取通知书和日记,猛然站立起来回过身一把抓住,一个双眼通红、满身酒气,满脸惊恐的望着地面上,那难以瞑目的女孩子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的衣领无比愤怒的说道。

    “你tmd是不是有病啊,喝酒了还开车,你就这样毁了这个女孩子的一生,你tmd真不是人,lz真的想宰了你这样的人渣!......”

    穿着警服的大叔越说心中的怒火愈发汹涌,通红的双眼弥漫着一丝水汽,抬去古铜色的拳头就要对着中年人的面门打去,却被身后一对更有力的手掌像铁钳一样死死拽住。

    “张师傅,您老克制一下,别这么激动,您看周围有许多记者,我可不想明天的头条是关于您老打人的报道呢,您也知道这些无良媒体别的没有,只有夸张事实的本事!您老知道的,法律是饶不了这样的人渣的!”

    说话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魁梧青年,张师傅没有说话,回头望了一下四周围观的行人,眼中闪过一丝落寞的神色,狠狠将醉酒男人推到在地上。

    因为事发地点属于城市交通重要路段,警察快速将现场取证、拍照后就撤了警戒线,带着肇事者和李师师的是收就驱车回去了,围观的行人也渐渐散去,而那位张姓警察却是神色悲伤单独留了下来。

    张警官怔怔蹲在那摊血迹前,抽了一只又一只烟,看着环卫工人用清水洗去地面的血迹,看着太阳一点点沉下,看着街灯一盏盏亮起,就像丢了魂一般,没有任何话语。

    此时,一道白色的身影猛然他眼前闪过,他抬头望去,之间刚刚出车祸死去的女孩子化作一道虚影出现,对着警局的方向没有任何重量的飘去。

    张警官猛然丢下手中的烟,发动摩托就紧追而去,可见到那女孩子却诡异的消失不见了,他眉头不由得拧成了一个“川”字,微微一思量,面色上带着一份焦虑拨通了一个电话,“小周中午那个醉酒的肇事者呢,不要单独关押了,快,你现在就马上带着我给你的布袋子,立马到警局到我,快点,别废话我马上就到了!”

    张警官骑着机车快速朝着警局的方向而去,并且还打开了警灯希望尽快赶到警局,他知道今晚很有可能那位肇事者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他刚刚看到的那道虚影就是李师师的鬼魂,古往今来只有在极度怨恨中死去的人,在天时地利的情况下,才会在憎恨中化做厉鬼流连于人世。

    这样的例子在今天也不算少,若是认真去打探定会听闻,我们身边很多惨遭横死的人,在极度不甘心的情况下,往往会变作鬼魂前来索命,一般所谓索命就是为自己讨要一个说法,更有凶残的鬼魂生生将夺去数条人命仍然不肯罢休。

    民间有传闻,若是一个人在惨遭横死时看到的人,就是其化作厉鬼后第一个要寻找的人,往往是其亲人首当其冲,因为化作厉鬼的魂魄往往六亲不认,极其危险!这一说法的真实性难以考证。

    “小林,那肇事者情况怎么样、没出什么问题还活着吧?”张警官一冲进警局就马上向之前那青年询问起犯人的情况来。

    “人倒是还活着,只是精神状态有些差,一直蜷缩在墙角,嘴里一直嘀咕着对不起,对不起,哎,师傅我还是带你去看吧,我这三脚猫功夫实在看不起什么问题来!”

    “对了,把我的布袋子给我!”

    两人说话间就已经来到关押室,只见那中年男人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事物一般,抱头着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嘴里不时发出一声声非人类可以发出的声音。

    同时,空荡荡的关押室里,却持续发出液体溅落在地面上的滴答声,九月份的天气本是无比闷热的才对,可这里却给人一种如置冰窖的寒冷感。

    张警官见此,麻利地从布袋子摸出一只拇指大小的透明小瓶子,其中装着十分浑浊的透明液体,拔开瓶塞,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但其却从中倒出一部分在食指上,就对着自己的眼皮抹去。

    抹上腥臭液体的张警官面色猛然一变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身子本能的想要后退,只不过被其强行克制住了。

    “小姑娘,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竟然能够化作鬼魂出现,你既然没有杀死他,想必生性也是善良之人,你可以把你的苦衷说给我听,我能帮你的定会帮你,况且若是你杀了他,这辈子你都不能投胎转世了”

    “我可以做一场法事为你超度,希望你可以早日投胎转世,哎,小姑娘何必如此执着尘世呢,我看了你的资料,你这辈子本就算是在艰苦中度日,说不定下辈子还可以投个好人家何必如此”

    没有人回答张警官的话语,只有那诡异的滴答声在按着某种诡异滴落,他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四周的温度越来越低隐隐有白色雾气蒸腾而起。

    并且张警官在说话的同时用外人难以察觉的动作,缓缓地从布袋子中掏出一把,黑色的米粒物。

    一旁的魁梧青年,见此时场景如此诡异,虽然后背感到一阵凉飕飕,但一想想师傅总说,鬼魂这东西一般人一辈子都难以看到,好奇心渐渐压制下了恐惧感,趁着张自己师傅在自言自语,青年缓缓将小瓶中的液体抹在自己眼角。

    “啊,鬼啊!”

    青年一睁开眼就被,一张烂肉密布、蛆虫不断蠕动的烂脸塞满全部视线,并且那人脸上还有一道口子横亘耳际,其下的鲜红的血肉不断收缩,不时有黄白之物流出,饶是青年自诩胆大也不经发出一声被吓了一跳。

    那鬼脸对着青年咧开嘴,那嘴角竟然猛然扩张,对着青年一口狠狠咬去。

    “咳咳,小姑娘,这样吓唬我的徒弟可不好,况且你这么漂亮,怎么能够欺负我们这一对孤儿寡夫的小警察呢?”

    “我徒弟不懂事,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不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