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夜店女孩

    更新时间:2016-08-01 10:50:28本章字数:2546字

    这是一个下了班的夜晚,确切说这是一个被公司辞退的夜晚,我倍感烦闷的在坐在酒吧的角落喝着闷酒,试图寻找潘子口中说的“醉生梦死”。

    这已经是我第N次失业了,渐渐地已经对上海这座城市绝望了。

    潘子常和我说酒吧里都是一群寂寞空虚的人,他们被现实百般折磨,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每到夜里都会褪去白天的光鲜,来到这里只为寻求一个叫“醉生梦死”的东西。

    事实上我来上海这一年多哪一天不是醉生梦死的活着,年纪轻轻的我都已经看透了生活看透了人性,抱一种得过且过的心情艰难的生活着。

    潘子还告诉我在这种艳遇之地要像狼一样主动寻找目标,然而我已经观察了许久,却没并没发现一个合适的目标。要么身边有人不好下手,要么就是长得太丑……于是我只能烦闷的玩弄着手机。

    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有点聒噪,使人心绪不宁,我已经心生退意。

    就在这时候,微信忽然有动静了。

    一个微信名叫‘纯情小花猫’的女性申请加好友,她的头像应该是经过PS过的,有点像网络上的一些网络主播。

    百无聊赖的我通过验证后,向她打了个招呼:“嗨,美女。”

    消息很快回复过来:“嗨,你也是在时光酒吗?”

    我顺水推舟:“是啊,猜猜谁是我,猜中了我请你喝一杯。”

    “呵呵,吧台附近那个穿花格子衬衫的,就是你吧!”她说完,似乎冥想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喝一杯行啊,不过我的口味比较特殊,这个酒吧里我只喜欢人头马,如果你点一瓶人头马,我就来陪你喝两杯,怎么样?”

    “我靠!”我暗骂了一声,心说老子活了这么多年听说过牛头马面,但是人头马确实没听说过,肯定是贵的要死的洋货。

    可是仔细一想,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反正丢了工作,我现在的经济状况已经够糟糕了,也不差这点了,还不如豁出去疯一把来的爽快。

    于是向服务员打了个响指要了一瓶人头马,这才对这个女人留言:“点好了,现出你的原形来吧!”

    信息却没好一阵子都没回复过来。我感觉有点不妙,差不多也明白过来了。

    妈的,很有可能我就是被酒托给套路了,这些酒托专门找一些单身寂寞男士下手,然后借用一些网红的照片开始下套。

    我竟然就这么中了圈套,最弱智的是花了八百块的冤枉钱,连人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到。

    我越想越气,再次拿起手机,点开刚才那个女孩的微信,用语音骂道:“我槽你妈的,臭婊子敢玩我,我祝你出门被车撞,约炮被玩死,这点钱爷就当做送给你的棺材钱。”

    发送过去后没多久,消息却意外的回了过来:“谁玩你了,你这人嘴巴怎么这么臭呢?我这不才找到你么,你抬起头来看看。”

    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定睛一看,就在我正前方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正对我微笑着走来,看着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姑娘走到我身前,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弧线,在朦胧的灯光下有一种别样的妖治感。

    她似乎并不太介意我刚才那句粗话,很妩媚的笑了笑,在我身边坐下后说道:“你不是骂我婊子么,来,你好好看看我哪儿像婊子了?”

    我上下打量着她,尽管这里的灯光太晃眼,但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本人和照片几乎没差,而且身材极好,夸张一点说像维秘的模特。

    她很优雅抽出一根女士烟点上,然后对着我的脸吐了一口奶白色的烟雾,像一个缠人的小妖精似的:“看够了吗?

    我回过神来,撇了她一眼道:“好吧,就算我说错话了。”

    她很性感地撩了一下发丝,对我说道:“错了,那就喝酒吧,你点的这瓶人头马也不便宜吧!”

    我心说当然不便宜了,这都快要了我半月的生活费了,TM真是不值当啊!光是想想就是气,于是打开瓶盖就猛的喝了一口,什么他妈的人头马,我还牛头狗呢,这味道跟老白干没区别嘛。

    女人看着我好似嘲笑般,说道:“这酒不是你这样喝的。”

    我有点不服气,把酒瓶递给了她:“来,你喝一个我看看。”

    这话说出去后我就后悔了,因为她的动作真的非常熟练,而且没我那么猴急一口就干一大杯,人家是慢慢品尝。

    其实我现在酒劲也清醒了不少,现实中我很排斥这种酒吧女人,总觉得她们很脏,尽管外表如此光鲜亮丽,但内心丑陋至极。

    于是就想着离开,但就这么走了也不太好,毕竟老子刚买的人头马才喝了一杯,有点不值。

    于是又对她说道:“要不,你陪我一起把这瓶酒干掉吧!”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半响说道:“酒就不用喝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我愣了愣,心说她这是要约我去开房呀,我承认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我也对她有那一种想法,但是她是一个酒吧女,而且最主要是我身上真没钱。

    无奈,只能向她坦白道:“姑娘,实话告诉你吧,我就一穷屌丝,这一瓶人头马够我半月生活费了,连开房,连买套套的钱也没有。”

    我的话说完,女人很意外竟没有骂我玩弄她时间,只是一直注视着我,我被她这眼神盯得心里有些发毛,二话没说拿起没喝完的半瓶人头马便离开了酒吧。

    独自惆然若失地走在街头,想想自己来上海这座城市一年多了,可还混成这副人模狗样。没有好的衣服,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就连唯一一份文职工作今天都被辞退了,活了这些年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每一次路过一些酒店,都会看见从几十个窗户里面的灯光下倒映着一对对在床上起起伏伏的身躯。

    这个夜,有人在温暖的房间里享受着夜的销魂,也有人凋零似的走在冷清的街头忍受着寒冷和孤独。正因为这种对比,世界才显得如此形象和真实。

    身后突兀的传来一声汽车鸣笛的声音,我几乎本能地转过身去,只见一辆红色宝马X6碾压着路边的积水缓缓地行驶在我身旁。

    我有些烦躁,扭头大骂了一声:“你他妈神经病啊!”

    车窗慢慢被放下,从车里传来一个女人熟悉的声音:“喂,上车。”

    我抬起头向车窗内定睛一看,哟呵!这不正是刚刚酒吧里的那个女人吗,我有点懵了,她怎么开着这么好的车。回头一想也对,像她这么漂亮的脸蛋应该都会有几个有钱的干爹。

    只是让我越发觉得这个现实已经颠覆了我的世界观,连一个夜店女都要比自己混得好。

    “你干嘛?我都给你说了,我没钱,你缠着我也没用。”我说完瞪了她一眼,继续朝前走。

    “你真把我当成那种女人了?”她把手撑在车窗上,斜着眼睛看着我,用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开着车。

    “难道不是吗?”我加快了脚步,就不想和她多说一句话,可她也加快了车速。

    “你是不是傻,就算我是那种女人,你认为我还会这么缠着你么?”

    说得也是,我都已经向她坦白了,人也没理由继续跟着我不放,难不成真想和我做朋友,那可新鲜了。我二话没说一头就钻进了副驾驶室,一股让人感觉很舒适的香味随即荡漾在鼻尖上。

    她侧着身子向我问道:“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