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学院周末悠然

    更新时间:2016-08-10 11:28:26本章字数:1670字

    北京的五月初,正值春末夏初的过渡期,如同一对恋人刚刚发展到牵手的阶段。

    褚彤躺在女院午后的草地上,享受着阳光暖暖的轻抚,丝丝柔风里夹带着学院里迎春花、紫丁香还有玉兰树花蕾高洁、贵气的香味。正对着学院南门也就是学院正门的这片山丘状草坪,是褚彤最近常来光顾的地方。这是学院教学主楼前的一个像山丘状的圆形观景台,被学院相连的半圆形的三座教学主楼环抱着,就像母亲怀中襁褓里的婴儿。

    丘台高两米左右,有三个上下台阶口,丘顶是一个圆圆的喷水池,里面可以养观赏鱼栽种荷花,池子周边是一圈供行人观赏行走的一米多宽的圆形过道。丘脚下围着一截高三十公分宽三十公分的像踢脚线一样的平整护台,像是一圈天然的座椅,从丘脚到丘顶形成一个差不多三十度的斜坡,整个丘身坡面上都是绿油油的草坪。褚彤喜欢在这个时节坐在护台上看书,累了就顺势躺在绿茸茸的“地毯”上沐浴暖阳;她喜欢亲吻、抚爱小草柔软、娇绿的叶片;她喜欢侧身趴在草坪上贪婪地嗅嗅草香泥香然后翻几个滚,尽情舒展一下四肢,她像一只慵懒阿谀的猫和大自然零距离地亲昵着。

    还有,就是她更喜欢和最近迷恋着的莫泊桑来此幽会,只要稍有闲暇,俩人便相约此地“耳鬓厮磨”一番。褚彤觉得在图书馆里或宿舍里看书尤其是文学类的小说很受约束,总怕会影响到别人,她看这类书投入而忘情,在故事情节中想哭就会哭个彻底让眼泪汹涌个痛快;想笑就会笑个酣畅淋漓笑到上气不接下气甚至岔气。所以她更喜欢来室外来这草坪上看书。

    褚彤偶尔也会无伤大雅地小犯一下学校的规章制度,可此举也并非践踏草坪,她虽然很是贪恋草坪但也很爱护草坪,她从不用脚踩踏草坪,都是坐在护台上然后顺势躺下。褚彤明白:受力面越大对小草的伤害就越小,再说这个草坪是有坡度的,何况她一米六六的身高却不足百斤的体重躺在草地上根本威胁不了小草的生命,反而锻炼了小草的韧性。她发现她一从草坪上坐起来,身下的小草不一会儿就又恢复原状了,她也为小草如此超强的生命力和不娇柔做作的气节感叹不已。

    今天是周末,学院一到双休日校园里就很宁静、空荡,甚至有点冷清和寂寥。每逢周末时,学院除了一部分北京当地的学生周末回家与家人团聚外,剩下的学生无外乎就是周末打工派、周末外出购物派、周末相约恋爱派、周末泡图书馆派、周末睡懒觉派,还有就是像褚彤这样的“游兵散将”派。

    在这清一色的女院里,氛围多是如月亮和溪水般阴柔、恬静,而缺少些太阳和瀑布般炙热、激情的阳刚之气。而恰恰这种氛围是褚彤所钟爱的,当年报考这所大学最看重的就是学院是清一色的女生学院,她喜欢在这种氛围里生活和学习,这样的环境让她欣喜不已,这其中缘由却是褚彤心底挥之不去的一个梦魇,童年的经历让她对异性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排斥,有几许的畏惧,有几许的憎恶,有几许的困惑使她对异性望而远之。

    褚彤舒展地平躺在草坪上双手交叉枕在头下,脸上盖着一本书,书皮上写着《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那正是她最近迷恋着的“恋人”,此刻她好像正陶醉在恋人的甜蜜之吻中不愿醒来。 白色涂鸦的T恤里伸展出一对纤柔的麦色手臂,枕在一头乌黑的长发下,既不丰腴也不露骨;胸前是隐不住的张扬的青春,一对饱满而韧性的“白兔”尽管是平躺着可还是倔强地挺立着;洗得发白的真维斯牛仔裤包裹着一对浑圆修长、结实健美的双腿;有一节腰身由于她过度舒展而偷溜出来也在享受阳光的沐浴,椭圆的肚脐嵌在纤瘦的腰间,随着呼吸上下轻轻浮动着,显现着女子的柔弱与婀娜之美。从小就酷爱运动的她,现在对排球和游泳情有独钟,原本就饱胀青春的身姿就更加彰显出青春的四射活力。

    褚彤把书从脸上移开,微闭着眼睛不敢直视阳光,从眯着的眼缝里逆着光能感觉到太阳的美丽光圈五光十色洒满脸颊。她的脸形是标准的瓜子脸,也不知是谁这么形象地用瓜子来形容这种脸型,还有用苹果、桃子、鹅蛋、盘子、鞋拔子、猪腰子等等来形容各种脸型,人类的智慧与想象力真是演绎到了极致。褚彤的眉毛和睫毛都很浓密,眼睛不是很大,但却很有特色,睫毛很长眼角的弧线向上挑着,比丹凤眼更多了几分狐样的妩媚。如果抛开眼睛这部分,她的整个面部轮廓很有点奥黛丽·赫本的影子,曾不止一两个人这么说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