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女院参加游行

    更新时间:2016-08-10 13:53:23本章字数:1851字

    温暖、惬意的阳光沐浴,让褚彤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舒畅轻松起来。想起两年前的那个场景,让她不禁哑然失笑,如果不是班主任抱着档案袋推门而入平息了战火,她又会怎样过激地面对唐文他们几个呢?想想当时自己何必那么激动、愤怒呢,真是幼稚十足,他们几个也只是年少轻狂,懵懂稚气,爱显摆显摆罢了。青春年少本就轻狂,这又有什么错呢?

    唐文如愿以偿考取了人民大学投资金经济系,刘刚考到了当地的省级大学,大家都已经今非昔比了,告别了自己的中学时代迎来了各自的大学时代。为梦想与追求而各自奋斗着,都想把最美好的青春炫出最耀眼、绚丽的色彩!唐文也经常给同城的她打电话嘘寒问暖,只是他从没来过女院,也许是当年的那个玩笑让他羞愧于此,同时也是褚彤从没邀请他来过,她也从没去人大看过他,不过唐文是邀请过她的。

    对于唐文,褚彤其实早已经原谅他了,但她的态度对他始终是冷寞的、抵触的,确切地说不仅是对唐文,而是对身边所有的异性她都有一种如绝缘体似的隔离感。

    褚彤翻转过身,趴在草坪上翻开书页,继续沉醉于“恋人”莫泊桑带给她的奇妙世界里。当她看完《菲菲小姐》时,心底又一次被触动了,早上看新闻时,触动她的是震惊与愤怒: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了,我使馆的三位中国籍工作人员不幸遇难,而美国却口口声声说是纯属一个意外。这意外也太意外了,美国怎么不把这意外发生在自己国家身上,怎么不发生在其他发达国家身上,彻头彻尾的无耻之徒!

    当看了《菲菲小姐》里拉歇尔对可恶的侵略者普鲁士侯爵威廉·冯·艾里克说的一句话时褚彤的眼里蓄满了泪水:“你们得不到法国女人,我不是一个女人,我只是一个妓女,普鲁士人需要的正是这个。”后来拉歇尔还杀死了这个可恶的侵略者,成为了一个受人尊敬的爱国女英雄。此时褚彤心里的怒火和爱国情愫又被点燃了,是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连一个十九世纪法国最底层的女性在国家和名族遭到践踏和侮辱时都能说出如此的话语做出如此的壮举,何况作为一个即将跨越二十一世纪的受着现代文明高等教育熏陶的知识女性呢?莫泊桑说过:爱国主义是战争的产物。现在褚彤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莫泊桑亲身参加了普法战争,对于战争的诠释是有足够的资格的。

    学院大门里陆续驶进了几辆校车,学院的领导和老师接踵走下车来,每个人的神情既严肃又凝重很是难测,一个个脚步匆匆地直奔院办而去,一改往日的信步悠然。褚彤连忙坐起身来,用手背揉揉酸胀的双眼把眼角的泪水也一带而过,心想今天是周末,学院的领导和老师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段返校呢?难道和早上看的新闻有关?

    没多久,学院广播突然不合时宜地超大分贝地响起来: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所有在校师生请速到各系班级集合,召开紧急会议……

    褚彤下意识地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书掉在了草地上,她又弯腰捡起地上的书本匆匆合上,把莫泊桑的情怀世界、普法战争的硝烟又合进了书本里送回了文字里,然后慌乱的朝班级的所在主楼奔跑而去。 当褚彤气喘嘘嘘跑到班里时系主任还有班主任已经在班里了。她们正议论着什么,褚彤听见系主任说北大和清华的已经出发了的只言片语,见有学生进来就停止了议论并示意褚彤就坐,紧接着,同学们接二连三地涌进教室,身后走廊里楼梯里都是学生们慌乱、急迫的脚步声还夹带着纷杂的议论声,每个人的脸上除了好奇的疑问表情外还带点朦胧的兴奋、激动神情,似乎是既怕发生了什么大事却又期待着发生点什么大事似的。

    当班级里、走廊里、楼梯里的声音逐渐安静后,系主任郑重其事地说:“同学们可能已经通过新闻、网络或其它渠道得知了今日凌晨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的这一消息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这一暴行,已经激起了北京各界人士的强烈愤恨。今天下午,经公安部批准,还有咱们学院领导的商议,一会儿我校全体在校师生将参加首都高校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强烈抗议这一暴行,“啊?……哇?……天哪!……怎么会这样?……”

    系主任的话还没说完班里就炸开了锅,各种惊叹声、疑问声瞬间响起,甚至还有的女生哭出了声,也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愤怒所致。系主任加大分贝:“安静,请安静!同学们,这是一次学院的集体游行,也是首都各高校的集体游行,也是合法的爱国游行,是经公安部批准的,所以请同学们镇静,游行时要听从学院领导和老师的统一安排和指挥,不得擅自采取个人行动或改变游行方式,学院统一安排了往返专车,由带队老师统一游行口号和条幅,请同学们务必遵守组织纪律。时间紧迫,把你们的疑虑留到游行回来我再解答,现在同学们都回宿舍换上统一的校服,二十分钟后在校门口集合!同学们快去准备吧!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