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女院浴室之景

    更新时间:2016-08-12 10:21:15本章字数:1871字

    阳光透过窗帘弥漫进来,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了602室宿舍里酣睡的女孩们。

    惺忪的哼唧声、故意翻身弄出声响的抗议声、烦躁气愤的拉被蒙头声都在对电话机抱怨着:吵死了,真讨厌!韩春却条件反射似的急忙翻身下床抓起床前桌上的电话:“喂,你好!找哪位?……哦,请稍等……李玲!电话……”韩春不无失望地慢慢坐回床边,一脸的失落,扭头向上看了一眼上铺的褚彤然后又躺回被窝蒙上头假寐起来,不用说心里又在想着那个可恶的假表哥,褚彤对此早已心知肚明。

    褚彤躺在上铺,闭着眼睛不愿动一下,周身乏力的酸胀感让她忆起昨日的游行经历,还记起往返的路程上她都是站在车厢里的。听着李玲沙哑着声音用西安方言和家人平平仄、仄仄平着,昨日的一切又恍若隔世,心里的愤慨与不平也不那么强烈和激动了,随之转变而来的是冷静和反思,他美国怎么就敢对中国近乎为所欲为的张狂、叫嚣呢?

    不过转念一想,等到美国恶贯满盈的时候,到时定会映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必然要报”的古训了。她蠕动了一下喉咙,干涩微痛,于是用身体晃了晃床给下铺的韩春暗号,韩春不耐烦地回应:“说!”褚彤清清喉,夸大痛苦地干咳了一下:“嗯……”韩春气鼓鼓地撅着小嘴掀被下床,用褚彤的杯子倒了一杯水递了上去,没好气地说:“接着!”褚彤翻转过身接过茶杯顽皮地朝韩春挤出个飞眼:“多谢表妹,表妹息怒。”俩人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韩春微红着脸踩着自己的床边站起来打了一下褚彤的屁股……

    吃完早饭,褚彤和韩春俩人换上睡衣趿着拖鞋端着装有洗澡用品的澡盆下楼了。学院浴室在餐厅西侧的二楼,今天男女浴室都只对女生开放,今天是周日。学校规定只有一三五的一个时段男浴室才对男性开放,其余时间都是女浴时间。因为学院除了极少数的老师、教授是男性外,其余就是男校工和保安是男性,为了弥补女性多洗浴不便的需要,男浴室在规定的时间段外都对女性开放,男女浴室同时开放时能容纳好几百号女生共浴呢。

    韩春俩人上了二楼,买了澡票进了女浴室,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衣柜都已经占满了,甚至要好的同伴都已经两三个人用一个柜子了,热水暂时还没有供上来,大家叽叽喳喳边脱衣服边聊着天,脱好的就坐在长椅上等,长椅坐满了就就地站着等,那场景很像大海里有一个礁石岛屿,岛屿上挤满了小栖一会儿晒晒太阳的可爱的胖嘟嘟的海豹们。褚彤和韩春看女浴室里实在没有容身之地了,就退了出来进了男浴室,这里和女浴是平分秋色,俩人勉强挤进来看见一个同班不同寝的亲人救星,才好容易找着个放衣物的地方。

    相比后面不断端着澡盆挤进来却找不着衣柜又退出去的人来说,褚彤俩人算是幸运的了。可能与昨晚游行有关,原本周六要洗浴的没能洗浴,大家就都集中到今天了,所以浴室比平时显得更拥挤热闹了。等她俩把衣服脱完柜子锁好,热水还没上来,大家就不急不躁地等着了,拿出随身带的牛奶或酸奶或可乐或矿泉水来个浴前美容饮。

    近百人共浴一室的场面褚彤除了在这里见过以前还从未经历过,她想其他人可能也和她一样吧,这是属于女院的独特风景苑。褚彤用余光看着站在身旁的韩春,典型的江南女子,娇小玲珑,一米五零高八十一斤重,略显袖珍型,她含蓄、文静,更有几分古典之美。小家碧玉的五官,可爱的撅着的樱桃小嘴,唇红齿白;精致的锁骨羸弱柔脆;皮肤光滑且找不到一颗痣的无瑕净白;一对柔挺半圆的胸乳似乎还在发育,一手盈盈可握,与饱满微翘的臀部散发着少女的矜持。褚彤把余光收回,放眼四周,的确同性之间也是有差异的,有类型归属的,除了有高矮胖瘦之别外,再看看肤色,有的是雪白净透的,有的是阳光麦色的,有的是微黄亮泽的,有的是深褐茶色的……再看看女性最具魅力和性征的胸乳,有的是水滴状的,有的是半圆状的,有的是椭圆状的,有的是锥圆状的……再看看腰身,有的是蜂腰型的,有的是蛇腰型的,有的是狐腰型的也有极个别的是熊腰型的……

    褚彤默默看着身边一个个原生态的散发着少女青春气息的同性tong体,感叹着人体的奇妙与微妙。她赞叹造物主的妙手造诣,也疑惑造物主在造人时无论是女娲造人也好上帝创造亚当夏娃也罢,他们在造人时为区分性别创造了男女差异,这种差异是对男性更厚爱一些呢还是对女性更厚爱一些呢?为区分个体而创造了同性的类型差异,他们又是更偏爱哪一种类型呢?

    或许是一视同仁或许是有所偏爱吧,亦或许真正的答案就在于我们每个人不同的内心感受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不管是何种类型,对于女子的一生中这个正值妙龄芳华的青春时期都是最美的,用千红百媚、百媚千娇来形容都是不为的。最终,她们也会像歌词里唱的那样: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那一种……找到独爱她们那一种的另一半,成为亚当的夏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