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有感民工在京

    更新时间:2016-08-16 11:10:30本章字数:1896字

    褚彤和韩春从西门出来,看看表已经一点半多了,饥肠辘辘的俩人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不过俩人的心里还是很开心轻松的,毕竟完成了一件好事,做好事总是能带给人快乐的。韩春嘟着小嘴,嘟囔着:“好饿,好累,好热,咱们找个地方歇会吧?”褚彤看看可怜楚楚的好友,开心地说:“走吧,我请客,一会儿到了海淀黄庄换车时,我请你吃麦当劳,黄庄路口那有一家,我们要双份的菠萝奶昔和冰可乐。”韩春弯下腰双手扶着膝盖,无力地说:“我可等不了了,我一步也不想走了,再说我可不想吃美国的快餐了,不仅对身体无益现在感觉对我的心灵也是一种亵渎。”这话让褚彤顿有所悟,她一高兴竟然忘了,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她也愤愤未平。“好吧,咱们就到对面那家餐厅吃饭吧,我看有扬州炒饭,你不是很喜欢吃吗?走吧。”褚彤边说边扶起韩春,俩人朝餐厅走去。

    从386路公交车下来换乘302路公车时,褚彤看了看黄庄路口的位于中关村大街上的那家门面很大的麦当劳,还真让人安慰,里面竟然没有几个顾客,中关村的这条南北大街就是中国的硅谷地带,都说在这条大街上平均每四个人就有一个是本科学历,每十个人就有一个是硕士学历,每二十人就有一个是博士学历,看来果不其然啊,这里的确聚集了高素质高学历和高品行的人才,也更是高爱国人才呢。

    是啊,就算平时我们怎么喜欢吃你们美国人的东西,可你们做了引起我们公愤的恶行,就连我们的嘴巴都不会背叛国家尊严的,更别说我们的心灵了。褚彤心里愤愤地想着。她看着店里除了几个外国人在用餐外,还有三五个中国的小朋友在家长的陪同下无精打采地吃着,可能他们也觉得今天不热闹没劲吧,平时的周六周日,这里可是孩子们的王国啊。孩子们显然还不能理解这个变化的成因,或许家长还不想给孩子们无邪、纯净的天空增添阴霾吧,可是,有时大人们的善意也未必对孩子们是好事,其实,孩子们是祖国的未来也是国家的小主人,从小就应该让他们懂得什么是挨欺负,什么是不欺负别人,树立良好的品行,用孩子们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告诉他们,什么是一个人的尊严和权力,什么是一个国家的尊严和主权,谁又能保证孩子们在得知后不会把可乐倒掉,把汉堡吐掉呢?大人们不该剥夺孩子们的知情权和参与权。褚彤心想:如果以后自己做了母亲,会客观地把身边发生的大事小事用恰当的方式告诉他们。

    在386路公车的站点等了有十分钟,从巴沟村方向发过来的一辆386路公交车就驶过来了。由于从始发站巴沟村到海淀黄庄这一站已经途经四个站点了,褚彤和韩春上车时车里已经没座了,而且站着的人也不少呢,她俩手拉手站在车厢中门的位置拿出月票给售票员看过之后就闭目养神起来,她们都有些累了。

    车好像是又途经了两个站点在知春路时上来了一大帮民工,闹哄哄地说着让人听不太懂的南腔北调,售票员没好气问他们到哪儿让他们买票,褚彤和韩春睁开眼睛看着他们,这些民工大都穿着蓝色帆布的工作服,手里还拿着一个已经看不清颜色的装工具的帆布兜,里面装着褚彤叫不出名字的工具,不过她知道那是建筑工地瓦工使用的工具,在电视和电影里见过的。他们大都衣衫不整而且身上有很多灰尘和异味,头发上也满是灰尘还乱蓬蓬的看不出是什么发型,好像从不梳理,拿着工具的双手大而粗糙,手指甲缝里都是黑黑的污垢,鼻孔边缘和耳廓里也都是黑乎乎的灰渍。褚彤看见很多人都对他们避而远之,躲着他们,有的还用手捂着鼻和嘴,有的还把背着的包换了个位置,唯恐这些民工沾脏了他们的衣服、污染了他们的空气、威胁了他们的财物。

    在北京,这种现象已经很普遍了,外来务工的做体力劳动的这群人被北京人称作民工,就是农民工,他们大都干很脏很累很苦很危险的北京当地人不愿干的活,但却得不到尊重,还受人鄙视和厌恶,后来以至于连不是北京人的外地人只要看着比民工穿的像样点、干净点的人也开始鄙视和嫌弃起他们来。时间长了,在北京呆久的民工们对这种待遇也就习以为常了,可是一种恶性循环在这其间就愈演愈烈起来。

    民工们对给予他们的这种待遇的人以一种逆反的叛逆的方式回击着:就是你们越是看不起我们嫌弃我们鄙视厌恶我们,我们就更加重做些让你们厌恶的事,该怎么脏就怎么脏,你躲着我怕我弄脏你我就越挨着你恶心你,专做你们讨厌的事反正你们也不把我们当好人看。反之,民工越是这样也越惹人厌恶和鄙视越得不到尊重。当然,这也不是一概而论,毕竟还是有一部分人不是这样的。褚彤和韩春虽然也不能说就不抵触这些民工,但还是能客观地看待他们的,就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怨叹。心想不说别的,大家也都理解他们所处的生活环境,可你们就不能出门时把个人卫生好好整理整理吗,起码在公共场所能穿戴整齐干净点,身上不要有异味,做到这点就真的那么难吗?真是古人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