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公车遭遇骚扰

    更新时间:2016-08-17 10:22:37本章字数:2006字

    车上的人慢慢多起来,车里开始变得拥挤了。她们身边有四五个民工紧挨着她俩,让她俩感觉很窒息,站在褚彤身后的是一个很健壮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褚彤,他面色赤红,看着老实巴交,不过衣服相对来说还算干净点、头发还算清爽点,脖子上还戴了一串廉价的枣红色的类似佛珠的装饰链,流露出一丝正值青春的迹象。当车体晃动或人流上下车拥挤时,这个小伙子就顺势紧贴着褚彤,他两手抓扶着车顶的栏杆高大的身躯把褚彤包裹了个严实,褚彤就像陷在了他的怀里一般没有丝毫空隙可以挪动。由于人多拥挤褚彤又对这样的阵势感觉透不过气来,不一会儿就汗津津的了,上午洗浴后的幽香从发丝里脖颈里缕缕飘出,身后的年轻人贪婪的吸食着令他迷醉不已,这芳香的少女体香对他无疑是致命的一击,这香味像是一剂催情迷药让他积蓄已久的男性荷尔蒙瞬间泛滥喷涌。

    这些变化站在前面的褚彤还一无所知,可就在一霎那她就感觉到了,身后紧贴着她的那具身体突然多出一个硬物顶在了她的臀部,而且还在动。褚彤僵硬住了,然后怒目回头瞪着身后的人,他此刻脸更赤红了,大滴的汗珠在脸上滚落,喉结上下蠕动着,身体也在抖动似的。他看褚彤回头怒视他,就竭力挪了挪身体,自知犯错地底下了头。褚彤心想:早就听说公车上的xing骚扰时常发生,学院里很多女生都经历过,不想今天却让我亲自遇见了,真是可恶啊,刚才算是一种警告,如果他还敢放肆,我可要拿出学校前不久请公安大学刑警系防身教练教的女子防色狼对抗招数了。

    褚彤此刻更感觉到自己能考入中华女子学院上大学是多么的幸运了,自己报考这所大学又是多么明智和庆幸了。在这里接受的教育除了所选专业的学科外,还能享受到其他大学无法比拟的对培养高素质女性的全方位的优待呵护和教育的资源。一个是从女性精神层面上一个是从女性身体层面上都给予了这种优待呵护和教育。精神层面上:标杆我们做一个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四自女性;学识涉及关乎女性的更宽更广的学科领域,女性学、女性参政与发展、女性与环保、女性心理学、马克思主义妇女观、妇女儿童保障法、妇女社会工作……身体层面上:学院会请来专业的人士教我们学一些女子防身术,遇见各种危险时的自救和寻救;学院还开办跆拳道班、武术班等强身健体又防身护体的运动科目;学院还请来性学教授李银河老师给女生作专题讲座,性与女性、女性与高潮等很人性化的女性性学知识。

    从进入了女子学院生活和学习,接受了所选所学的专业知识后,褚彤的价值观在微妙地改变着,这里就像一个具有超强纠错的光盘的光驱磁头,把褚彤以前带有主观的、片面的、形而上的甚至有点病态的价值观都纠正了。引导褚彤重新树立了一个充满阳光、积极乐观的客观的、全面的、形而下的健康的价值观。这笔精神财富将会给褚彤的一生带来无法估量的裨益!

    正想着心事的褚彤一下子又感觉到了那个坚硬的异物在自己臀部肆意张狂起来,对于身后这个正值青春年壮的小伙子,长期ji渴的xing压抑已经是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了,根本没有了自制力。在他匮乏于高等教育和社会文明教化的大脑里,中枢神经支配的更多的是体内原始的先天的本能。这是一种无意识的本能冲动,它有别于那些变态狂们猎奇的、病态的、扭曲的、整天无所事事专来公车上xing骚扰的人。

    她想:以后毕业了,自己作为一名社会工作者,以助人自助的专业理念要对农民工进行心理的疏导与援助,尤其是性心理方面,那是一种义不容辞的专业使命,也是一种责任和义务。虽然褚彤能认清这些,可她毕竟不能纵容这种虽无恶意却丑陋之极的行为,她悄悄握紧拳头朝背后那个肆虐的怪物用力砸了下去,噢……一声不敢声张的闷叫响起,褚彤身后也瞬间有了空隙,她不用看也能猜到,身后的家伙是如何表情痛苦地佝偻着身子承受刚才冲动的代价的。褚彤心想:噢,可怜的男人、可怜的家伙,休怪我这样对你了,要怪你就怪上帝吧,他创造你们时给予你们男人享受欢愉的快感,同时也给予你们男人下身受伤害时要命的痛感,对不起了,你就慢慢挨吧……

    回到学校时,褚彤看了一眼表已经下午三点半了。其实,下午的选修课是晚上的六点,在清华那么说是为了推辞掉那个男生的盛情邀请罢了。

    褚彤和韩春相互搀扶着一走一停地朝六楼的宿舍攀登着,韩春停下来喘口气:“真是不幸啊,站了一路,昨晚咱俩站了一个来回还没缓过来呢,今天又雪上加霜,你看我的腿,一上楼梯像钟摆一样,还抖个不停呢。”褚彤心想:你就够幸运了,要是刚才你也经历我的遭遇你还不得晕过去啊。“好了,大小姐,谁让你平时不多多运动呢,你看我就明白爱运动的好处了。”“我还不是为了陪你才累成这样的,不安慰我还挖苦我啊?”韩春一脸的委屈边说边嗔怪着。“好,好,好,我错了,一会儿到宿舍我给你按摩双腿还不行吗,还有,咱们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我也全包了,这样总行了吧,我的大小姐?”褚彤陪着笑脸搀扶起韩春慢慢走向宿舍。韩春脸上露出了满意的柔美的甜笑:“这话我爱听,真是知我者莫如彤彤啊,来,波一下……”“一边去,少肉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