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民族园周末游

    更新时间:2016-08-24 09:00:31本章字数:2560字

    大家用完餐,褚彤和韩春把餐后制造的环境污染物小心仔细地收拾好丢进附近的垃圾箱,周伟和清华也一同帮着收拾和整理。环境又恢复如初后,清华把新报纸铺好,从包里拿出两份军旗和两幅纸牌,说:“时间还早,我们休息一会儿玩会儿游戏再接着游览吧。”这个提议很快提起了大家的热情,周伟激动地说:“来来来,是玩四国军棋呢,还是纸牌升级,你们选。”其实,她俩明白下军旗表面上看似简单,可不无透出玩者的统帅驾驭全军的智商。“好,那就玩纸牌吧,玩双升级吧?”韩春说。“不过我还有个提议,那就是输家要现场表演,即兴发挥,和过路人说一句话或做一个动作或唱一段歌词,这样很有意思吧?”清华说着。“啊?太过火了吧,那别人会不会把我们当有病的看?”韩春顾虑地说着。“哈哈……等玩过之后,才知道谁会输啊?不要犹豫了,开始吧!”

    第一局牌,玩了大概二十分钟就结束了,是褚彤和清华输了,周伟他俩一路飙升牌点很好。周伟哈哈地幸灾乐祸地笑着,然后得意地和韩春说:“韩春你选路人,然后让他俩分别去表演,好期待啊,会发生什么样的场景呢?哈哈……”

    韩春也开心地连忙说:“好,我看看,嗯,那边来了一个小朋友,和妈妈一起呢,那就让褚彤过去对小朋友说句话吧,不算为难你吧?”韩春对着褚彤的脸说。褚彤难为情地迟疑着不想起身,脸也红了,这时清华连忙站起来,还是我先来吧,你们看着啊。他很斯文地朝那边走来的小朋友走去,快到时,蹲下了身子,好像和小朋友说着什么,小朋友脸上露出了笑容,手里还接过一个东西。然后清华就转身朝这边小跑回来了,用手还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清华回来又坐回了原位,说:“你们看,我完成任务了啊,呵呵……简单吧?”

    褚彤崇拜地看着清华,笑眯眯地说:“你都能去读表演系了。”可还没说完,只见那个小女孩朝这边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棒棒糖,嘴巴一张开门牙有一个还没换出来,她对着褚彤说:“谢谢你,长头发的姐姐,你让这个大哥哥送给我的棒棒糖我不能收,妈妈说不可以随便要别人给的东西,再说我在换牙齿,不可以吃甜食的。”说完就跑回妈妈身边了。大家都忍不住看着清华一脸的尴尬大笑起来。

    第二局牌,乾坤大扭转了,半小时后韩春和周伟战败了。这回周伟很自觉,大家还没说什么时他就已经站起来朝西面路过的一个大爷走了过去,清华喊着:“这次要唱歌啊,听见没?”“噢,知道了,你们能听见的,我会大声唱的。”三个人在这边观望着,看着周伟和大爷在交谈着什么,然后就听见周伟:“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很响彻的歌声,三人笑做一团,清华笑着歪倒在一边。不一会儿歌声停了,看着周伟连跑带颠地走回来,大家又大笑起来。“怎么样,发挥不错吧我,老大爷还夸我歌声不错呢。哈哈……”清华用拳砸了一下周伟的肩:“你真行!”

    可是,相同的状况出现了,老大爷也朝这边走了过来,走近后,一脸的善意说:“小伙子,我被你的执着所感动,你的歌声也很嘹亮,我给你个建议,你可以去王府井或西单地铁站有个献艺的地下通道,在那里不仅可以满足你对艺术的追求还能给你带来收入,一些过路人欣赏后会给你们这些文艺青年‘打赏’的,那样对你既有鼓励又可以给你带来一些经济收入,你看还不错吧?”周伟连忙站起来,千答谢万答谢地送走了大爷,大家把强忍的、控制了半天的大笑终于放出了声,周伟做了一个我晕的动作,更是让大家笑倒在了草地上……

    清华和周伟送褚彤和韩春她俩回到学院大门时已经下午三点了。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褚彤还记得清华在民族园里走到傣族游览区时,清华兴奋地边给大家拍照边说的话:“再过一两个月傣族的泼水节就要到了,到时我们再来和傣族的兄弟姐妹们狂欢感受泼水的乐趣吧?去年泼水节时我来过,太刺激太过瘾了,那时是北京的盛夏,被清凉的喷泉水泼洒个痛快,比一头扎进游泳池还过瘾呢,尤其还能感觉到傣族人家对水的朝圣,为了庆祝丰收,预祝来年也风调雨顺的美好期盼,大家一同欢庆的喜庆祥和的气氛,还有和穿着傣族服侍的傣族小伙姑娘们一起狂欢,感觉自己也融进了他们的民族里成为了一家人。原本云南当地的傣族泼水节是在四月中旬,可在北京的四月还比较冷,没有办法酣畅淋漓地狂欢,所以在北京一般都会延迟这个节日,会赶到夏日炎炎的季节里举办。到时我关注信息,泼水节我们四个再来。”

    躺在床上褚彤还在怀想着上午在那别有情趣的就餐环境里,她是那么喜欢那种与大自然和谐相容的感觉,身心都会有一种蜕变的轻松与愉悦,在这样的季节里,这样的青春年华里,这样的异性相处里,她会觉得生命是如此奇妙美好、青春是如此绚烂多彩、生活是如此充满阳光。

    褚彤从没有这种期待的经历,刚和对方分开就会不由自主地很热切地期待着下次的相见。相见后那种快乐激动的心灵颤栗通遍每一个神经,那感觉令她眩晕,但却甜蜜难忘,甚至渴望始终眩晕于此。在两次的相处里,大家对彼此的背景有了蜻蜓点水般的了解,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有太多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灰姑娘与王子、公主与乞丐的爱情不都是在对彼此一无所知时就一见钟情、一世倾心了吗?可在下午褚彤在和胡清华聊天时得知:他的父母是离异的。父亲是最早敢于吃螃蟹的下海经商的第一批弄潮人,他放弃了在事业单位稳定的铁饭碗,去深圳和同学做起了边贸生意,作为省重点高中老师、三代书香门第的母亲在和她的家人对父亲的此举强烈反对无效后,母亲和父亲离异了,清华留在了母亲身边,那一年清华七岁。母亲这么做本想是挽回父亲的心,可父亲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

    现在,清华会在寒暑假去深圳和父亲小住一段,有时父亲也会回石家庄来看他和爷爷奶奶。父亲在深圳定居了,也组建了新的家庭。而母亲,始终是单身一人没有再婚,把所有的经历都用在照顾清华和工作上了。在得知了这些后,褚彤虽也意外,可她最在意的却是在为清华从小缺失的父爱而怜悯动容。下午在民族园,韩春和周伟去外出买水时,清华和褚彤闲聊时说起了这些,当看到清华低落的表情,听到他无奈的叹息声时,她会有一种想要把虽不宽厚的肩膀借给他依靠一会儿甚至还想轻轻抚摸他的头揽他入怀的冲动,现在她才明白:清华那比同龄人多出的忧郁眼神还有低调的沉稳是来自于哪里了。而对于这种冲动,褚彤意识到原来在自己青春初绽的身体里除了对清华有爱慕的因素还蕴藏着先天的母性的雏形萌芽。而清华对她说了这些心底不愿触及的伤痛,这又流露了清华也在向褚彤敞开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