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送来特快专递

    更新时间:2016-08-26 15:04:31本章字数:2071字

    周二的下午五点,宿舍的电话铃声响起了,韩春正坐在桌边看书,随手拿起了电话:“喂,你好,请问你们宿舍的褚彤或是韩春在吗?”韩春听着话筒里陌生的声音问:“哦,在,我就是韩春。请问你是哪位?”“我是学院门卫室的,这里有你俩的两份特快专递,请你俩速来签字领取。”那个陌生的声音继续说着。韩春一脸狐疑地谢过对方之后就挂了电话,站起身来连忙对旁边的褚彤说:“奇怪,校门卫室说有咱俩的特快专递,让咱们速去领取,咱们快去看看吧,边说边拿证件。”褚彤也很吃惊,连忙穿好鞋也拿了证件和韩春匆匆下楼往校大门急忙走去。

    褚彤和韩春来到校门卫室,喘着粗气说:“我们是来领取特快专递的,这是我们的证件。”校门卫室有两个值班的年轻警卫,他俩笑了笑,说:“特快专递在那呢。”他们用手指了指窗户外,褚彤俩刚要走过去往窗外看,门卫赶紧笑着说:“唉,唉,你们还是出去看吧,我们还在上班呢。”门卫室的门在学院大门校园里,他们说出去看就是窗外的校大门外。

    褚彤和韩春对视了一下,感觉更奇怪了,心里嘀咕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刚才进门卫室时也没看见校门口有什么人啊?她俩还是退出了门卫室,一脸迷惑地走出了校大门,刚要扭头朝大门两边看时突然在她俩面前冲出两个人,说了一声:“站住,哪里走?”吓得俩人一同尖叫起来,对方却哈哈大笑起来,定眼一看是清华和周伟,褚彤用一只手捂在胸口连拍了几下,脸颊一下绯红并激动地说:“吓死我了,你……你俩……怎么来了,还搞这样的恶作剧?”

    韩春当时吓得双手抓住了褚彤的一直胳膊,现在已经完全倚靠在褚彤身上了而且还在一个劲地用手拍着胸口呢,连话也没说出口呢。这时,俩个男生才感觉这个恶作剧有点过火了,连忙严肃起来,周伟边扶着韩春边道歉着,韩春有些羞涩地避开了周伟的双手,连忙委婉地举起一只手摆了摆说:“没事,没事,现在好多了。”就站直了身体。清华也是一脸的愧疚,忙和褚彤道歉,还轻轻握起褚彤的一只手,说:“吓着了吧,你看你的手还在微微发抖呢。”他也许不会知道,褚彤的手微微发抖的真正原因并非是因为惊吓而是惊喜所致。清华一握起褚彤的手,一股奇异的电流瞬间传遍了褚彤的全身,最后汇聚到心脏时她那么明显而真实地感到心房颤动了数下……

    褚彤在片刻的眩晕后感到自己变得轻飘飘的,脚下失去了重心。这是太反常的反应,如果在以前,当有异性走进她或超出她认为的安全距离时,还有和异性无意间的身体碰撞或异性有意识地摸她一下时,她的神经就会一下绷紧、收缩,全身变得僵硬,很是反感和排斥,哪怕是家人或亲人她也会很不自在。虽然她明白:因为她爱慕清华,因为他驱散了她的梦魇,因为她心里接纳了他。可是这种身体的反应还是带给了褚彤难以名状的感动,二十一岁了,原本以为自己永远无法体会到书中所描述的美好感觉了,原来喜欢上一个人是这样的美好,她的眼圈红润了。

    周伟笑着说:“你俩怎么像喜剧之王里周星驰和张柏芝的经典搭戏画面呢,哈哈……”清华尴尬地松开了手,褚彤也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笑:“哦,我没事,好多了,就是对你们的出现太意外了。”这时,褚彤和韩春才看清他俩的样子,滑稽极了,天气都热了,今天他俩还一人穿了一件拉链外衣,额上都渗出了密密的汗珠,而且外衣里不知填充了什么,鼓鼓囊囊的像两个孕妇一样,褚彤和韩春相对笑了起来,感觉他俩好滑稽好有意思。“你俩在干吗?怀里是什么?难道是在体验女人怀孕的感觉吗?”韩春笑着说。清华和周伟难为情地说:“我们是来给你们送照片的,咱们在民族园照的相片洗好了。还有就是……嗯……”他俩相视一笑同时把一只手伸进各自的外衣里,另一只手快速拉开了上衣拉链,“送给你们这个!”两大束鲜红的玫瑰像魔术表演一般被他俩举在了褚彤和韩春的面前……

    在送走了清华和周伟后,俩人手捧着两大束鲜花返回了校园,一路上路过的女生都会笑着投来羡慕愉悦的眼神,这些眼神中有的也许在追忆自己恋爱时的美好感觉,有的也许是在向往自己的爱情也能早日造访。韩春捧着玫瑰,心里好像很有压力,边走着边和褚彤说:“我该怎么办?我也好矛盾,你看周伟的卡片上写的:挥一挥缘分的手,我来了,虽然没有驾着远方的云彩,也没有骑着王子的白马,可我保证:即便是骑着单车,我也会带你览遍天空的浩宇、大地的垠博,做你飞行的助风、航行的风帆,相信我,请上我的车好吗?

    “天哪,褚彤快救救我吧。”看着韩春娇媚的无奈苦楚表情,褚彤虽还没有从刚才的双重感动里恢复过来可还是忍不住用红红的眼圈笑了,说:“好啊,周伟不就是来救你的人吗?还用我救吗?你还是赶快上车吧,我看这个单车可比你表哥的加长林肯都舒适,你是要哭着坐林肯还是要笑着坐单车,你自己选吧。”听了褚彤的话,韩春陷入了沉思之中,低着头,跟在褚彤身后慢慢走上宿舍的楼梯。

    一进宿舍大厅,在大厅里的同学都“啊!”的一声赞叹的欢呼着,紧接着走进自己宿舍里,室友又都“啊?”的惊奇和惊喜的叫着,其它的两个居室的同学听见声音也都赶过来想看个究竟,这种状况的确让褚彤和韩春在感动之余还徒增了很多压力和难为情,这的的确确像在向大家宣告:我们恋爱了!或是有异性在追求我们!既然都接受鲜花了,那一定还是自己喜欢的异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