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畅游清华泳池

    更新时间:2016-08-30 15:27:12本章字数:2206字

    北京的天气已经进入到酷暑季节了,六月中旬的热度平均都在三十五摄氏度左右,这热度已经像发展到热吻的情侣了。

    当然,褚彤和清华的相恋也在随着这季节的温度逐渐升温。韩春对周伟的热度要微凉一些,毕竟心底可恶表哥带给她的冰层还无法让她对周伟这么快升温,可周伟的热度是与日俱增的,大有不融化这冰层誓不罢休的决心。

    原本约定一个星期大家在一起相聚一次共度周末,其余时间还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好学生的本分,爱神来了也不能荒芜了学业,这才是好神,能给人带来正面的影响,反之,那不成了邪恶之神了?但这个约定偶尔还是会临时变动一下的,清华俩人会不惧近一小时的骑车路程汗流浃背地骑车赶到女院,给褚彤俩人一个突然袭击,只为了送来一份冷饮或是一份冷面,说是他们大学附近新开业店里的特色,他们班的女生都很爱吃所以也送来让她们尝尝,虽然等送到褚彤俩人手里时都已经成热饮和热面了,可褚彤觉得吃到嘴里融进心田的都是无比舒爽的丝丝清凉,她也才体会到什么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境界了。

    偶尔,褚彤韩春俩也会在某个课少的下午乘车到清华大学给清华和周伟一个惊喜,往往他俩都会受宠若惊地批评她俩一通:天这么热,干嘛还要挤公车,多不方便,再说还容易中暑,我们赶过去就好了,要不通知我们去接你们来也好啊,下次可不要这样了。担心是担心可他俩心里还是不亦乐乎的。最后大家一起吃完晚饭,迎着夕阳,清华和周伟再骑车把她俩送回学校,从清华到女院的这段骑车的路段上,不知留下清华和周伟多少由笑声伴着的汗水。

    周六早上一大早清华俩人就把褚彤她们接到了清华,说是早上凉爽褚彤和韩春坐在车后不会太热太受罪。大家在校门口吃完早餐后就回到清华和周伟的宿舍里休息了一会儿,宿舍里收拾得很整洁,其他人都不在,就他俩,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他俩安排的,还是大家知道俩人的女友要来就故意躲出去给他们留下空间,这就不得而知了。

    大家在休息后,四人收拾了要带要用的随身物品就下楼了,说是要赶在天大热起来之前去近春园赏完荷花照好照片,然后去游泳,就不会被暴晒了。清华说游泳不是去室外近春园旁边的西湖游泳池,今天那里人太多了。是去那个有着和清华大学一样年龄的清华大学最古老的袖珍游泳馆,据说是美国人修建的小型室内游泳馆,说是当年毛主席进京时,冬天找不到游泳的地方就来这个游泳馆游泳锻炼呢,有着悠久历史的清华的游泳课,就是缘于学校有这样一个游泳馆。清华还兴高采烈地说:“我们学校在东区体育活动中心正在规划修建一个标准的游泳跳水馆呢,投资了一个亿呢,据说是亚洲迄今最好的游泳馆,计划在我们学校九十周年校庆时投入使用。”说着时一脸的向往。

    周伟打趣地看着大家,神秘地说:“女院还没游泳馆吧,到时我和清华从法国深造归来,一定替你们女院设计一个全亚洲最好的女子游泳馆!这想法不错吧?”褚彤看着清华:“你们毕业了要去国外读研吗?”“是有这打算,那是以前我和周伟一直的梦想,我们喜欢法国的哥特式建筑,虽然现在瑞典的北欧设计风格很受推崇,还有美国、德国的建筑专业都很有名,可我俩还是一致认为法国的风格最吸引我们。”

    褚彤陷入了沉思之中,不知是从没想过这个问题还是觉得那已经不太遥远的日期是她所不期待的,有一种怅然若失之感掠过她心头。六月底了,学院快放暑假了。大家都在紧张的复习,这学期有三门课要结课。

    学院已经开始统计各系各班假期预定火车票的情况了,唐文还打来电话询问褚彤要订几号的票,好一起回家。褚彤想着和清华的约定:这个暑假他想带褚彤先回一趟石家庄看看妈妈,然后再一同到深圳看看爸爸,因为他家人强烈要求清华把女友带回去大家相互见个面认识认识。

    上个星期,褚彤在清华妈妈的热情要求下通了一次电话,他妈妈邀请褚彤放暑假一定来家里玩,褚彤心里一直犹豫着,对于清华妈妈的要求她还没有和家人说起,而且家人也不知道褚彤已经恋爱了,妈妈打电话已经询问过好几遍关于放假的时间,全家人也在期待着褚彤回家团聚。现在接到唐文的电话,这种纠结的心情又加重了,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了。

    因为以前寒暑假都是和唐文一起往返家和北京的,毕竟大家从家乡的一个班级都考到北京是难得的一种缘,再说,从北京到家的路程又那么遥远,有个知根知底的老同学一路相伴照顾也是很难得的。唐文和褚彤的家人也都约定俗成地知道他俩会搭伴假期往返家和学校的,家人也就更放心些了。

    褚彤支吾了一会儿后,对唐文说:“这个假期,我有变动,你先订票回吧,我不一定回去了。”唐文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很意外地接着问:“你决定好了?那你家人那边你能说得过去吗?他们都在等我们一起回去呢。”“我会和家人解释的,谢谢你。”褚彤接着说。唐文也不好说什么了,交代了几句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之类的话,还说要是改变了主意要及时告诉他,他好把订票的日期更改过来,然后就慢慢挂了电话。

    其实褚彤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老实说她也不知该怎么开口和家人说,再说清华的母亲还说过到她家后出于礼貌会给褚彤的家人打电话解释的,省得褚彤为难。褚彤也知道这只是第一个意思,还有一层含义就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初步了解一下看褚彤的家人是否知道了两个孩子在交往的事实。

    韩春躺在床上,看褚彤一脸的愁容,“你就说你到我家去了,难得放假,想乘着假期到南方走走看看,你家人也都知道我啊。”韩春献谋献策地说着。“不可以了,到了清华家,她母亲说了要给我家人打电话的。哎,我看我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要见家长了,压力还真大,原来,爱情里还要包含和面对这么多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