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假期去见家长

    更新时间:2016-09-06 10:54:50本章字数:2022字

    清华微笑着站在校门口,看着褚彤忐忑不安的表情忍不住抚摸着她的头说:“看你紧张的,我家有那么可怕吗?好了,放松些,我妈人很随和,你见到后就明白了,她不会为难你的,你们能相处得很愉快的,放心吧。”“嗯。”“来,把背包给我吧,我来背,听话啊,走吧。”清华一手轻轻拦着褚彤的肩一手扶着背在肩上的背包,柔情地对褚彤说。清华执意打车,俩人来到了北京西站,进入了第三候车室等待回家列车从这个北京西站始发站发车。

    清华和褚彤手拉手并肩坐在候车大厅的靠椅上,褚彤对于候车大厅里电视的广告宣传声、广播的报站声、旅客的嘈杂声都置若罔闻,她把头轻轻倚在清华的肩上心里想着清华的家和即将要见面的他的家人,他的家人会喜欢自己吗?清华本科毕业后要到法国去读研,那时,彼此又该怎么把握自己的未来和选择呢?我毕业了是要继续读研还是走入社会上班呢?很多很多的未知让褚彤冷静了很多,要和清华家人见面的紧张也缓解了下来。

    当T8次列车开始检票进站时,褚彤眯着眼睛在清华肩上已经快睡着了。清华体贴地从包里取出外衣为褚彤披上,候车大厅里空调开着睡着了容易着凉。俩人随着进站的人潮慢慢移动着,这是北京西发往南宁的一趟空调特快列车,时值假期高峰,要不是提前预定了车票恐怕连站票都没有卖的了。清华拉着褚彤找到了在11节车厢的98、99两个座位,对号入座后发现行李架上已经没有一点的空余地方可以放背包了,甚至有的行李包已经垒摞起来,尽管是空调列车可列车员正在满头大汗地整理行李架,还一边提醒着旅客不能超出行李架摆放物品,不然列车晃动时物品落下来会很危险,可人们还是在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大件行李往行李架上挤送着,就像没听见列车员的话。

    清华和褚彤看着身边的人们忙碌着,清华是靠过道的座位,他不时给放行李和过道上艰难行走的人们左躲右闪地让着方便。这节车厢有一半是放假返家的学生有一半是散客。列车大概开车十五分钟后,周围忙碌的人们总算都安顿好行李落坐了,这些人边擦着汗松了一口气边感叹着说人真多。

    坐在褚彤和清华对面的是一对情侣,男的看着老实忠厚,总是挂着一脸的憨笑;女的看着俗艳刁钻,总是对男人指来喝去还一脸的不满,眼睛始终是斜瞪着身边的男人,一会儿说行李没放完,一会儿说笨死了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一会儿说真窝囊。男人始终是笑呵呵地陪笑着。褚彤静静地观察着对面的俩人,心想:哎,这世界上的坏女人无非有两种成因:一种是眼前这种的,被好男人惯坏的女人,悲哀地把深爱自己的男人踩在脚下自己高高在上,凌驾于男人之上,得意的感觉自己就是女皇征服了一切似的;第二种是被坏男人逼迫压迫而成为了坏女人。她们悲哀于被蛮横无理、暴力低俗的男人死死压迫统治着,为了反抗逃离或求心理平衡而做出了极端行为:也许杀了那个男人,也许逃出了那个魔掌却从此憎恨男人而当了小姐,也许和身边体贴怜爱自己的男人偷偷通奸来报复坏男人等等吧而变为了坏女人。看来,做男人也挺难啊,对女人太好了吧不行,对女人太坏了吧还不行,不好不坏吧也不行,女人会觉得男人不够爱自己,难怪儒学鼻祖大教育家孔子会感叹:世上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哎,难啊,男人也真难啊!

    十八点零十分时火车驶入了石家庄车站,当列车还没停稳时,清华拉着褚彤的手兴奋地说:“终于要到石家庄站了,走吧,褚彤,妈妈留言说舅舅开车来接我们了,可能已经在站台等着了呢,人多,我们先往车门那走,一会我就不耽误时间不拥挤了。”清华拉着褚彤慢慢穿过过道来到车厢门口站在了列车员旁边等着车停稳后列车员开车门。

    清华开心地看着车门外,眼睛在寻找着舅舅,列车惯性的咣当了两下慢慢停稳了,列车员熟练的整理仪容解锁开门放踏板挂牌,然后像迎宾小姐一样彬彬有礼地站在车门口外,很有专业素质。清华突然举起一只手挥着,嘴里亲切地叫着:“舅舅!我们在这!”

    一个气度不凡、中年稳健的男人随着清华的喊声循声走来,边笑着把清华一把拉在胸前抱了抱,边用手在清华的背上拍了几下说:“你小子啊,长大了,带女朋友回来了。”然后松开了清华接过清华背上的背包,对站在旁边的褚彤热情地说:“你是褚彤吧,欢迎你来石家庄欢迎你来家里玩,走吧,清华妈妈在家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等我们呢,家里人都着急了,想早点见到你们呢。”

    地下停车场里,舅舅快走到一辆奥迪车前,打开后门让清华和褚彤上了车,然后把背包行李放在了后车厢里。

    褚彤和清华坐在车后座里,前排的舅舅谈笑风生,和清华说着家里的大事小事。褚彤的手被清华的手轻轻握着,车里的空调开得很低,车里很凉爽甚至有点凉,俩人握在一起的手光滑舒适,也给褚彤传递着力量。清华会在和舅舅聊天的时候不时回过头来微笑着看着褚彤,眼神里都是抚慰和怜爱。车一路开来,穿梭在褚彤陌生的大街小街上,大约行驶了有四十分钟,车开进了一个花园式的小区门前,小区的门卫看了看车便弯腰和坐在前座的舅舅打了个招呼让我们进去了,看样子对舅舅很熟悉。小区里绿化得很优美,到处都是草绿花红的,翠绿的垂柳树映在此刻夕阳的霞光里弱柳扶风,显得柔美飘逸让人心情也格外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