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有感单身母亲

    更新时间:2016-09-14 11:12:31本章字数:2032字

    从二楼的窗望下去,小院在夕阳的彤红里静怡安然。

    褚彤站在窗口,望着楼下小院里的景致,回想昨晚清华妈妈在自己的房间和自己说起的很多关于清华小时候的童趣往事,还说起了清华名字的由来:清华爸爸和清华妈妈是在清华大学里相识的,当年,他们同在清华大学就读,清华爸爸比清华妈妈高两届,但专业都是选读的数学系。在清华妈妈初入学的一次学校同乡会上俩人相识了,清华爸爸对清华妈妈一见钟情。后来,俩人修成正果有了爱情结晶,为了纪念夫妻俩的爱情和爱情结晶,清华爸爸和清华妈妈就商议给孩子取名为胡清华,一是为了纪念,二是为了祝愿,也希望清华长大后也能考取清华。想到这,褚彤笑了,想起韩春那个小机灵鬼还真猜对了一层含义,清华父母还真有在他一出生时就想让他长大后考取清华大学的愿望。也不知现在韩春干嘛呢,还真想她,这个死党好友,暑假还答应了和那个可恶的假表哥一起回家,不知会不会动摇她和周伟刚刚有些进展的好苗头?

    笃笃笃,门被敲了三下,褚彤回过神来忙说:“请进。”清华妈妈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了一杯热牛奶,关心地对褚彤说:“喝杯牛奶吧,对你的睡眠好。”“阿姨,我在这睡得很好,别总为我费心了,快来坐下歇会儿吧。咦?阿姨,你的手上怎么会有这么大一个疤痕,是以前做饭不小心刀切的吗?”褚彤在拉阿姨的手时发现阿姨的左手拇指和食指间有一道像蚯蚓一样的疤痕,便好奇地问道。不想,清华妈妈在听完后身体颤栗了一下,随即眼里蓄满了泪水。

    “以前,清华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他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留下的这个疤痕,我告诉他是切菜时不小心刀切的。其实,这个疤痕对于我来说是一道心底的伤痕也是一道屈辱。当年,清华爸爸离开了我们,我还没有走出那段痛苦,可在我所任教的学校有一个教务处的主任,在我每次下晚自习班时都让我去他办公室说有公事交代,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假公济私,对我不怀好意,总动手动脚的,还暗示我如不接受以后会有穿不完的小鞋等我,顺之则会益处良多。我痛恨这个落井下石、乘人之危的小人、伪君子,就和他反抗挣扎起来,不小心用剪刀划伤的。

    褚彤听了后,感觉自己胸腔里有一股冉冉怒火,看着眼前这个柔弱坚强的女人,这么多年来一人独自承受着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委屈和艰辛还有屈辱,自己的眼泪也不由自主滚落下来。

    褚彤脑海里出现一个以前在一本书里读到的画面:一个伪善的本堂神父每周都要去修道院做忏悔聆听,他发现总有一个小修女向他忏悔自己无法见到上帝,可能是自己没有做喜悦于上帝的事。于是,有一天,这个伪善的神父就对小修女动了邪念,对小修女说:你想见到上帝吗?那好,你就来做上帝喜悦的事吧,过来,钻进我的道袍,吹响上帝的号角吧,上帝听见会来见你的。就这样,这个该死的伪善神父猥亵着这个从小在修道院长大的圣洁单纯的可怜小修女。

    褚彤愤愤的想:这些恶人为何得不到惩罚呢,我们为何不反抗到底呢?不管是清华妈妈还是可怜的小修女,都选择了沉默。褚彤觉得要是自己,一定不会去做沉默的小羔羊。尽管清华妈妈没有就擒,可也没有揭发教务主任。褚彤想我要是那个小修女一定会在钻进伪善神父道袍里后狠狠咬几口,然后告诉神父:敬爱的神父,看来今天上帝没在家,我只好留下牙印,告诉他我来吹过他的号角,还留下了记号呢,他回来一定能看见的。

    这样想着,褚彤心里的愤怒才平息了一些,接着和清华妈妈聊起了一些往昔的历历往事。

    清华的妈妈理性而冷漠地擦拭完眼泪,默默盯着手里拭泪的纸巾,像是在对褚彤说也更像是自言自语:“我们女人可以为了心中还没有熄灭的爱还有孩子,靠着这份信念可以执着的甚至是超乎潜力地面对和承受现实里的困苦与磨难,可是男人在面对同样的情景时却无法超脱生理上的煎熬与考验,很难坚定内心的初衷,男人能把这种信念坚持下来的也是凤毛麟角。所以清华爸爸也无法逾越煎熬与考验,没能成为那珍贵的凤毛麟角,在深圳还是有了新爱和新家。对于女人和男人的心理还有生理的差异,不知是该颂扬我们女人还是该悲哀我们女人。哎……”清华妈妈语调平淡地说完深深哀叹了一声。

    褚彤看着清华妈妈的神情听着她道破红尘般的无奈,褚彤心里会有一丝冰凉掠过,这让她联想到清华,清华的出国深造,褚彤觉得,那时阿姨所说的这番话,也同样会适用于她和清华之间的。可那个答案到底会是什么呢,清华会是那凤毛麟角吗?褚彤一想到这些心脏会收缩地痛一下,会茫然和悲凉。

    晨曦和夕阳在小院里轮回交替着,转瞬间一个星期过去了。褚彤和清华在被深圳的爸爸再三催促下,也要准备离开石家庄去深圳看望爸爸了。

    清华爸爸让在北京的好友替清华和褚彤定好了机票,清华因为学校有事要先回一趟北京,所以清华爸爸得知后就在北京给他俩定好了机票,是七月十七日的。当清华和褚彤返回北京时,已经七月十五日了,石家庄的家人都极力挽留着俩人,尤其是清华带着褚彤去看望了清华的爷爷奶奶时,爷爷奶奶还打电话给深圳的儿子,说让孙子在自己身边多呆两天,不然就不放行,不让清华俩人去深圳了,清华父亲那边的亲人对清华俩人也都亲热无比,你请我留的所以等清华俩人回北京时离去深圳的时间已经很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