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经历假期的蜕变

    更新时间:2016-09-29 09:08:44本章字数:2211字

    这是八月底里一阵美丽的太阳雨。

    东边的天际架起了一道彩虹,在阳光下在雨线里那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彩光圈更鲜亮夺目。褚彤望着窗下那棵梧桐树上手掌似地叶片,被雨水冲刷得幽幽泛绿,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光洁的色泽。在这正午时分,能下一场这样的太阳雨真是妙不可言,阳光既没有被阴霾替代,空气中的火焰气息却被雨水浇灭降温,让那些躲在空调室里被空调病折磨得头痛欲裂的人们,还有为了生计迫不得已在大街上行走的、被火球一样的太阳烤得萎靡不振的人们都大感舒爽。这一阵的太阳雨真是美妙的及时雨,它可以与春雨贵如油的春雨相媲美了。

    明天,学院就要开学了。褚彤站在程斌宿舍的窗前往下望,想着自己将要面对和处理的条条事宜。前天,唐文已经从家里返回到人大了,还给她打来电话说妈妈让他给自己带了一些牛肉干和葡萄干,问褚彤什么时候方便他要送过来。想到妈妈和家人,褚彤鼻尖很酸楚,牛肉干和葡萄干都是褚彤最爱吃的,妈妈就是妈妈,永远都是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这是自己第一次和家人分开这么久、第一次放假不回家,也是自己第一次经历了情感的波折和蜕变。褚彤在经历着变化,在经历着成长。

    昨晚,在宿舍还接到了韩春的电话,说今天下午六点就到北京西站了,褚彤在等着程斌下班后一起去西站接她呢。韩春的假表哥已经提前回京了,说是学校开学比韩春早,所以韩春只有独自一人寂寞孤单地返校了。大家经过了这一个暑假,彼此的世界都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周伟无数次地从他家乡打来电话劝说褚彤和清华的事,也间接询问韩春的近况,他根本无法联系上韩春,韩春没有告诉他关于她家的丝毫讯息。清华在不知褚彤的去向后,起先天天来褚彤学院等候,在门卫室留条,再后来也猜出和肯定了褚彤去了教官那里后也就放弃了这种徒劳的等候和执着。褚彤不想知道也不想去想他是怎么和深圳的父亲解释的,是怎么和石家庄的妈妈和亲人解释的,总之褚彤除了觉得对他的家人和亲人感到一些抱歉和愧疚外,对清华,她已经无言以对。她明白,这种伤害并不是只有清华和清华的家人在承受,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也承受了同样甚至更甚的痛苦和无奈。

    褚彤此刻深深感到自己当初决定见家长的举动是多么不成熟和不理智。她现在才明白,当爱情还没有进行到底时,其实应该只有两人的世界是最人道的,不该过早地把身边最亲最爱的家人无辜殃及进来。哎,也许世事难料吧,不是也有很多爱情已经进行到底已经结婚的情侣还是劳燕分飞了,那时对彼此的家人的伤害不是更多更大吗?还包括有些已经有了爱情的结晶的,那伤害又是怎样的悲惨和痛彻心扉呢?哎,人世间就是有不尽如意的事与人,这就是人生嘛?人生原本就是残缺的吧,要不怎么古人都明白: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呢?是啊,此事古都难全,所以只能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了……

    自从一月前褚彤第一次在教官这里留宿后,这一个月除了回校取过几次书籍和换洗衣物外,其余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褚彤觉得,人生在进入每一个阶段时都是不知不觉中就进入其中了,犹如一夜桃花开,犹如一夜樱花落。不管是青春的绽放也好,爱情的出现也好,身体的蜕变也罢,都是那么的令人防不胜防、亦真亦幻。更何况,为什么要去防呢,那原本就是人生的自然规律,生命之旅中必经的驿站而已。所以,褚彤只想去好好迎接它,充分欣赏它,全情投入它,才会觉得不虚度人生的这个阶段和季节。

    这一个月来,褚彤和教官程斌亲密接触后,在零距离的相处后,才更深层次地了解了他。原来,有些人是海市蜃楼型的,当你远观时带给你无比的希望和满足,而当你走近时却是一场虚空;而有些人是沙中掩金型的,当你远观时以为那只是沙海里的最普通和渺小的沙粒而已,而当你走近拂去沙尘时它却是闪闪发光照亮你生命的人。此刻,褚彤才意识到,原来程斌才是照亮和温暖她生命的人,是她最珍贵的那粒金沙。在彼此那颗冰冷受伤的心相依相融后,那种互给的温暖与真挚,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会明白那份可贵与感动所经营出的真爱!

    “褚彤,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开门你都没用听见?”程斌一边笑着问褚彤,一边走进卫生间拿过一条毛巾擦了擦了微湿的头发。褚彤开心地小鸟一样雀跃过来搂住程斌把头靠在程斌的肩头,“你回来了,我一直在等你下班呢,所以就愣神了,嘻嘻……”褚彤顽皮地撒着娇扮了一个小鬼脸说。“让我擦擦雨滴再靠,都淋湿了,真淘气,你就爱多愁善感,以后不许愣神,要是小偷撬锁进来你都不会察觉,多危险啊。”程斌轻轻拧捏了一下褚彤的鼻子,关切地嘱咐着。“啊哈……那这个小偷可就倒大霉了,此房女主人不仅是武警的内人,还精通老公亲身传教的警匪对抗拳、女子防身术等等呢,定会有他好果子吃的,哈哈……”“得了,到时你别吓晕倒自动投怀送抱就不错了,还对抗呢。”“你,你小瞧人,看我的,接招!”褚彤怒目嗔怪着就举起程斌的一只胳膊反身背过肩想给程斌一个后空翻,程斌抿嘴笑着纹丝没动,反而把褚彤拦腰抱起举了起来,“哈哈……快快求饶!不然,嘿嘿,休怪我歹徒起歹意啊。”说着,程斌假装往床边走去,佯装要把褚彤扔在床上。“哥哥饶命,啊,不,好汉手下留情啊,好汉是要来劫财的可不是要劫色啊,我这里有不少银两和金银首饰,好汉还是拿些银两首饰快快离去吧,不然就难以脱身了,小女子夫君是武将将领,一会儿就回来了。”褚彤边带着哭腔边笑嘻嘻地有模有样地说着。“嗯,这还像我娘子的风范。不过,我现在是歹徒啊,是既劫财也劫色的,歹徒之人哪有不劫之理啊?”程斌假装说着,已经把褚彤轻扔上床了,还装出一脸的歹徒的凶相,“不要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