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消失的朱砂痣

    更新时间:2016-10-01 21:12:33本章字数:3033字

    “程斌哥,快点了,车要进站了,一会儿韩春看不到我该着急了。”褚彤边催促程斌边往接站口跑。心里想着韩春已经一个暑假没有见到自己了,是胖了还是瘦了?是晒黑了还是捂白了?内心和思想上又有了什么样的变化呢,总之,褚彤就像是要迎接自己的恋人一样那么在乎和关心这韩春的一切,既期待又渴望立刻见到这所有的未知变化。

    褚彤落下程斌先到了接站口,在熙熙攘攘的人海里,褚彤还是一眼认出了韩春。还是那个乖乖女的发型,还是那么娇小可人,还是爱撅着可爱的像是在生气的小嘴。但隐隐中褚彤发现韩春不再有的,是那原有的小圆脸此刻变成了小尖脸,胖嘟嘟的脸颊脂消融了,瘦削了。不用想,褚彤也猜得出原因。褚彤心疼地看着韩春,想着李清照写的诗句,真是为情消得人憔悴,脸比花黄瘦。问世间情是何物也?自古女子多钟情且痴情,男子却多薄情且花心,忠贞的女人比比皆是,负心的汉子却多如繁星。

    褚彤想着,这并非是女权主义的偏激看法,因为古今中外历史延续和谱写的确凿案例都记载着呢呀,充其量充满正能量的爱情故事国外就出了一对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国就出了一对梁山伯与祝英台呀。想着这些,褚彤看着韩春越走越近才恍惚中回过神来,和韩春紧紧拥抱在一起,而且长久到程斌忍不住干咳了N多次才换来褚彤的意识,俏皮的说是否程斌在吃她俩的醋,这么的催促分开两人的拥抱。程斌也回击褚彤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热恋的一对呢,不怕别人误解你们呀?三个人闻言后都哈哈笑了起来,这才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接站处。

    程斌一路开车载着她们来到了自己上班的单位,挺好车后直接走进提前预定好的一个雅间。三个人坐在猴王大酒店中餐厅的梅兰竹菊的雅间里,韩春望着褚彤和程斌,感觉世事变幻难测,感觉仅仅一个假期,好像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幻轮回。不仅是褚彤,还有她自己:她与表哥也不再是当初的暗恋哑谜阶段了,为什么自己会身不由己、鬼使神差地被表哥掌控呢?自己常常会让褚彤看的左手心里的朱砂痣消失了,和自己的女贞一同消失了,以为那只是老人们迷信的谣传犹如天方夜谭,可爱情之神真的是像在惩罚自己一样,让身体的标签神奇验证了。

    落座后,程斌和褚彤笑嘻嘻的看着菜单,并递给韩春一份菜单让韩春点菜,尽管点自己喜欢吃的美食,不必考虑价位,今天要好好庆祝团聚,程斌已经工作了还是有能力请两位美女大吃一顿的。韩春看着褚彤和程斌头挨着头嬉笑着看着菜单,还不时的你拍我一下我拧你一下,那种如梦如幻的画面令韩春又陷入一阵沉思瞎想之中:大家今后会怎样呢?褚彤和清华?褚彤和程斌?我和表哥?我和周伟?韩春似幻觉似错觉地愣神看着褚彤和程斌,心底伤感和失落地想着自己和表哥。表哥擦去了自己手心里的朱砂痣却对自己亦疏亦远了,为什么会这样?表哥还独自一人先返校了,留下自己叹悲伤。自己和表哥始终有一种亦真亦幻和亦真亦假的虚幻感,表哥总是让自己琢磨不定,她走近表哥表哥就疏远自己,她和表哥保持距离,表哥就原地踏步,不远不近,似乎就像一个磁场,但他俩是一个正极一个负极,无法紧紧的吸附粘在一起。。。

    褚彤蓦然间抬头,看着韩春,却发现韩春在凝神沉思,褚彤感觉把椅子往韩春这边靠了靠,凑近韩春,手拉着韩春的手轻轻地说:“阿春,多点些你爱吃的,你多吃点,你看你这个暑假过的都变瘦了,小心我以后更容易欺负你了,以后在宿舍我把你的床位占去三分之二,你也无力挤过我了。来,多吃点红烧带鱼。”褚彤腾出一只手为韩春夹了一块红烧带鱼放进韩春的小碟里。韩春低头慢慢抚摸着褚彤的手,眼圈微红,强装轻松和幽默地说:“我还希望你天天和我挤着睡呢,就怕有人不答应呢……还说我呢,你也瘦多了,是想我想的吗?看你的小下巴都快变成瓜子尖了。”韩春声音越来越细小,她伸出小手捏了捏褚彤的下巴。褚彤看着韩春的眼睛,感觉自己的鼻尖好酸,眼里朦胧起来。俩人泪晶晶地握着双手,看着彼此,静默着。心里那一份久别的思念和世事变幻的伤感的共鸣穿过彼此的心灵。

    程斌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孩,欲言又止。他也明白,褚彤和韩春的感情是他现在还无法介入的,也是不适宜介入的。他也明白,人生中除了爱情,亲情和友情也是同等可贵和难得的。他爱褚彤,爱屋及乌,褚彤身边所爱的人他也都能去接纳和以诚相待的。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原来是这么的神奇和美好,接受彼此的一切优点和缺点,甚至缺点在对方的眼里也变成了优点;接受彼此世界里的人际网,不管是自己喜欢的还是排斥的,都会心甘情愿的无条件的去接纳,都会有一种很神圣的为爱作证的虔诚感,原来爱是这样潜移默化改变着彼此,相容着彼此,程斌看着眼前的一对好姐妹,由衷的祝福和羡慕着那份只有她俩才可以分享的情感,那么真挚那么深刻的同性之爱。

    程斌也是第一次领略女性之间的友谊之情和姐妹之情的美好与感动,以前在他的世界里这些都是不曾出现过的新世界,认识了褚彤后,他感觉褚彤带给他太多美好的新世界,让他体会了什么是与自己不同世界的多姿多彩,什么是触动灵魂的美好与温暖。他常常想,自己何德何能,三生有幸,不!!是万事有幸的遇见了褚彤呢?老天还真是很偏爱自己。

    程斌送褚彤和韩春回到学院门口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学院门前还有零星地提着行李的返校学生脚步缓慢地走进学院。程斌在门卫登了记,帮韩春提着行李也进了学院大门。一行三人,都默然无语。韩春和褚彤手拉着手,各思心绪。程斌看着褚彤对韩春情同姐妹的深情,在为褚彤欣慰的同时也有几许感慨,他能感觉到韩春对于褚彤身边的自己和清华的角色转换还无法接受和适应。

    程斌虽然在韩春面前也显得有略微的尴尬,毕竟昔日的教官突然变成好友的男友这一事实很是意外和唐突,可程斌因为褚彤的这层关系,对韩春的感觉还是很亲切和友好的。当年,程斌在任褚彤和韩春她们班的教官时,对韩春印象不是很深,那时,褚彤和韩春也还没有成为同心圆。此刻,程斌心里是很想让褚彤和自己一起返回自己单位宿舍的,但他很理解两个好友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和迫切谈心交流的渴望,也明白自己不能总耽误褚彤的生活和学业,现在开学了,褚彤应该回到她的世界了,回到老师和同学们中去了,好好完成学业。

    褚彤在程斌把行李送上六楼的宿舍楼梯后,转身对韩春说:“你先进宿舍休息一下,我去送一下程斌,就先不进去了,室友们应该都在,程斌进去会不方便,一是大家会认出他,二是这么热的天大家一定都穿得不方便,所以就不打扰大家了。”“知道了,理解。那好,谢谢教官,哦,谢谢程斌哥,那我就先进去了,你慢点开车。”韩春慢慢对褚彤和教官说着,然后提起自己的行李就进大厅了。褚彤和程斌也匆匆走下楼往校门口走去,俩人彼此心里都明白,要是让同班的学生看见会有些意外,也很难解释,所以都希望快点离开,最好也别遇见同班同学。还好,很幸运,在程斌坐进车里准备离开时也没有遇见俩人担心的那种情景。

    程斌不舍地看着褚彤,深情地说:“快进去吧,别送了,好好陪陪韩春,也照顾好自己。你总说自己是因为苦夏所以吃不胖,可我知道你是因为心思太重,想的事多,回到学校了,我又不能监督你爱沉思、愣神的毛病了,真让我不放心。要听我的话,别想那么多,轻松开心点,要每天给我打三个电话,记住和遵守这个约定,不然周末我来接你时要军纪处罚的。”“是,教官!遵命,嘻嘻……”褚彤调皮地应允着,也依依不舍地看着程斌,心里对程斌的依恋和不舍是那么深刻。一月之多的朝夕相处,那种惯性的相依相伴都这么强烈,是谁说不为朝夕只求一刻,是谁太勇敢,说只要今天不要明天来着,其实那都是自欺欺人或假装洒脱而已,只是现实不允许他们才会这么说,其实是手挥着泪、心滴着血才会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