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恢复校园生活

    更新时间:2016-10-02 21:11:10本章字数:3161字

    迎着近黄昏的夕阳余晖洒在大路上,程斌驱车赶回单位。慢慢推开宿舍的房门,迎接他的是满屋的寂寥和失落,更是思念和牵挂。刚刚分开却已经像是许久没有见了一样,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褚彤的身影,程斌伫立在门口,一手还握着门把手,眼前却在回放着褚彤刻在这里的顽皮的笑脸,婀娜的身姿,沉思的静美……,钥匙无意间掉落地板上发出一串响声,打断了程斌的遐想,他无奈地摇头笑笑,感觉自己那么不可救药。正所谓有了那种明明彼此在面前都会觉得想念对方的病态状况,更何况是已经分开了好一阵了,已经有了时空隔离的距离,已经不是面对面看见彼此了,看来古人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都无法诠释程斌的真实内心感受了,他是一秒一分不见如隔千秋万年的夸张至极的感受了。呵呵,自己原来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坐在床前程斌嘲笑了自己好一阵子,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空想,他明白要想真实的拥有褚彤,不要那种要命的分离感和失落感吞噬了自己,那就必须努力面对现实,好好打拼,必须为褚彤带来更好的生活和前程,者才是唯一能为自己和褚彤所做的正确的事情。于是他坚定的站起来,轻轻关上房门,换了衣服,赶着去上夜班了。

    周一早上的早操广播响起了,同学们经过了一个假期的休息对于早上晨练更是不适宜和痛苦起来。褚彤和韩春却没有了以往的懒床和无奈低语的抱怨声了,虽然也觉得很不适应,可却无语地、自觉地下床更衣、洗漱准备上早操。俩人不约而同地彼此望了望,手拉着手走出了宿舍的房门,脸上是淡定肃然的神情。校园的以往生活再度规律起来,犹如生命从新运作诞生了,感觉是亲切的,熟悉的,安全的。

    上午第一节课是系主任的课《社会工作导论》。系主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娇美女性,这是褚彤第一眼看见这位老师的感觉。系主任第一次和同学们见面和自我介绍时,褚彤就觉得她好娇美。四十多岁的女性一般都不会用这个词来形容了,可系主任用这个词来形容褚彤觉得却一点不为过。系主任是北京当地人,年轻时赶上城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再教育时期,成为东北的北大荒的开垦者和拓荒者之一的知识青年。她留着齐耳的惠芳发型,一米六五左右的苗条匀称的身材,五官很精致,还有一对可爱的小酒窝,一说话眼睛总是像月牙一样眯眯地笑着。褚彤一直费解,系主任一笑,为何会像一个在恋爱中的羞涩、可爱、娇柔的少女的微笑,那甜甜的酒窝,那娇媚的眼神,轻轻掩起的撅起的小嘴,怎么都无法让褚彤相信,这是一个经历了那么多苦痛和世事的四十多岁的女性。她是怎么把这种少女娇美的笑容一直保存下来的呢,她说话的语调也很娇媚还带有撒娇的感觉,很像一个被所爱之人娇惯和宠爱的女孩的语气,但一点都不做作,那笑容那语气流露得是那么自然和真实,那就是她源自内心的本我。

    褚彤对系主任那犹如被标本了的少女的娇羞、由心灵之泉而流淌出的娇美姿态思索着探寻着,她好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力量让系主任永葆了青春那闪光的印记。在系主任后来的点滴话语间,褚彤慢慢找到了答案。有时课里课外系主任会偶尔和同学们谈谈她当年在北大荒的下乡生活,说说她恋爱和结婚时所处的那段特殊岁月。系主任出生在一个北京的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在家庭环境的熏陶下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为她树立了平和、乐观、积极的价值观念。虽然赶上了那个动荡不安、艰苦特殊的时代,可她是幸运的,她后来所经历的也都是劳其筋骨而无伤心灵的锻炼,她以良好的心态和客观的思想来面对身边的一切变化。

    十八岁那年,她刚刚高中毕业,就随着那批北京青年被安排来到北大荒下乡学习务农,成为北大荒变成北大仓的功臣之一。也是在那里,她遇见了现在的丈夫、一个大她七岁的当年刚从北京理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到现在系主任说起那段爱情脸上还是难以掩饰美好和陶醉的幸福感觉。说当年他们在一个生产小组,系主任在割麦子和收大豆时总是被落后,别人都干完了休息了她还在汗流浃背地加班加点地完成分给自己的片区,每当这时那个高材生都会悄无声息地默默赶过来努力地帮着系主任完成任务,毫不畏惧闲言碎语。久而久之,系主任也对他慢慢产生了好感,还有最关键的是系主任很爱学习,一有空余就看书学习,想等到劳动学习结束后仍能考取大学。每当这时,那个高材生都会把自己带来的大学里的书籍借给系主任看,还耐心地指导和讲解。系主任说在那段时期他帮系主任复习了全部高中的课程还几乎把四年的大学基础课程提前传授给系主任了,他是系主任考取大学的真正导师。虽然,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对于大多数下乡青年来说是不公平的也发生了很多的不幸和悲剧,但对于系主任来说那却是幸运的时光,那段岁月促成了系主任一生的幸福,让她找到了一生的伴侣,相濡以沫,与子偕老。都说环境造就人,其实环境一样是造就爱情的必然要素,没有特定的环境也不会有刻骨的旷世爱情诞生,只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才会明白环境造就的一段情感有多麽的深刻和无法复制。

    系主任说,当年他们在收割完的小麦地里学习,他会先把自己外套脱下铺在地上让自己坐在上面;在月光下散步,一前一后或一左一右地走着,他会红着脸停下来脱下外套给自己披上……直到现在,生活中他对系主任依然呵护、宠爱有加,家里家外的大小事宜几乎不用系主任分心全全包揽,在系主任备课时他还把水果都削好皮再三催促系主任吃,系主任才敷衍地拿起来吃几口。几十年如一日的呵护宠爱不仅永葆了系主任的娇美容颜还成就了系主任的事业辉煌,被人爱着和爱着人原来是这么的神奇伟大!系主任还颇为娇羞的说:如果看一个女人的容颜和精气神,就大概能判断出这个女子的爱情和婚姻状况,她所嫁的这个男人的状况,因为幸福与否、快乐与否、悲伤与否、痛苦与否都会折射出来的。

    当时褚彤和韩春对视了一下,俩人都会意的深沉下了眼眸,不约而同的都会想着自己现在选择的情感是否会有幸成为系主任那样的幸福,不知这份情感是否会成为最终的归属,会造就出如系主任一样少女娇羞的中年,这些未知的将来对于褚彤来说更加乐观许多,起码目前程斌已经给了她这样的安全感和幸福快乐感,而韩春就悲观很多了,起码目前表哥没有给与她最起码的安全感和正真的幸福与快乐感,那种不确定性和不停的变数让韩春现在已经都应验了系主任的话语,韩春只一个暑假似乎已经忧郁低沉了很多,人也就大打折扣了许多青春的分值,虽说不上是苍老许多吗,可真的是失去了许多的朝气与青春活力,感觉人就萎靡了,有些像花儿要蔫了一样的无可奈何的悲恋,这让褚彤尤其担心和心痛,她很怕韩春会为了这段情而早早夭折了自己的青春和萌动的初恋。不会像系主任说的那样,还没有等到要验证爱情和婚姻留在女人的容颜和精气神上,韩春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悲痛欲绝了,这是褚彤最最担心和不愿看见和发生的事情。此刻,褚彤也在内心深深坚定了一个欲念,那就是她不可以再束手无策的像个旁观者了,她必须要为韩春做些什么,必须要和程斌一起为韩春做些什么,因为她觉得让韩春快乐幸福已经成为她的一阵责任和义务了,如果韩春不快乐幸福,自己也会不快乐幸福。

    快下课时,系主任通知我们说:今年十月一日我们学院要出一个二百人的女生方队,参加今年新中国成了五十周年的大阅兵,以代表首都高校方队。我们学院与新中国同龄,所以很荣幸地与祖国母亲共度五十年华诞,上级领导和学院都很重视这次活动,所以在假期时已经做了细致的安排和准备,还有一个月就是国庆了,现在是倒计时阶段,你们班有两位被挑选出来参加阅兵的,希望你们好好准备好好训练,你们代表我们学院也代表我们系去参加这次阅兵,这份荣誉很有分量,希望你们凯旋而归。还有,我们学院自己也要举办学校成立五十周年的校庆活动,届时中央的一些领导还有全国妇联的领导都会前来参加和庆祝,也希望你们班能推出精彩的节目来参加演讲和文艺汇演。你们很幸运,在校期间能迎来这样双喜临门的盛大节日,多难得啊,大家好好努力吧!好了,也要下课了,同学们再见。系主任低头拿起教案,还是带着那一份娇美的少女娇羞的微笑,款款走出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