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四个男人博弈

    更新时间:2016-10-05 19:52:30本章字数:2173字

    在韩春出事期间,周伟也从未停止往宿舍打电话询问韩春的情况。实际上周伟并不知情韩春所发生的状况,每次打电话都找不到韩春本人接听,又说找褚彤接听时,褚彤有时也不在,每次问她们去哪了,舍友们都会找出各种理由说她们不在,周伟始终觉得是韩春不愿意接自己的电话,所以让舍友们故意那么做的。因为周伟明白褚彤和清华之间似乎已经无法挽回了,彼此都那么决裂地冷酷着,没有丝毫地妥协余地。所以,这也成了他追求韩春的一道阻力器,他无法创造和韩春共处的机会了,如果褚彤和清华没有决裂,他们能有更多相处的机会,那么四人也早已好事成双了。

    傍晚时分,周伟找清华去校外的小吃店一起吃饭,其实是想找清华好好谈谈。周伟要了一件燕京罐啤,又点了几个小菜。周伟想男人和男人间抛开了所有面子顾虑,敞开心扉地互吐真言。周伟:“清华,这段时间我们疏远了很多也陌生了很多,你这样沉默着、逃避着,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作为兄弟,我看不下去了,我就不明白了,你们明明相爱,为什么还要选择分手,是你真的不爱褚彤了吗?那你为何会这么痛苦,应该无爱一身轻啊!两个月前你信誓旦旦的爱的宣言,恨不得让全世界全宇宙都能听到,现在才刚过去几天啊你就毁信了,都说女人善变如云朵,我看你怎么比天上的云朵变化得还快呢。今天我就想知道为什么,你要还把我当兄弟,你就给我一个答案。”

    清华一语未发,只是一个劲地猛喝啤酒,在一口气喝完了一罐啤酒后停顿了一下,握着空啤酒罐的手狠狠地捏着,易拉罐在他的手里扭曲变了形,清华边带点自嘲边愤恨地说:“褚彤她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的爱,移情别恋了。”说着又拿起一罐啤酒用力一拉,扬起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由于喝得太过猛,啤酒顺着他的嘴角两边溢流出来,滴流在了脸上和衣服上,看着颓废而狼狈。

    周伟怔怔地看着清华,他之前一直追问过清华,问他和褚彤到底发生了什么,清华每次都沉默地让他无法去追问。每次看到清华紧锁的双眉低沉的眼神,周伟也只好作罢,想等他情绪和心情好转些再来和他谈谈。今天,这个事实从清华嘴里还是吐露了出来,周伟明白,此刻清华内心的伤疤还没结痂又被自己无情地撕裂了。

    俩人静默了许久,只有彼此一罐一罐地开启啤酒,大口咕咚咕咚喝啤酒的声音。

    周伟和清华在把整整一件罐啤喝完后,眼神直滞了,脸颊和脖颈赤红了,意识也迟钝了,啤酒的碳气让俩人还时不时地打着酒嗝。俩人无语地站起来,有些摇晃,把桌子碰的有些歪斜了,桌上的空易拉罐东倒西歪地散落了一桌一地。周伟结完了账单,俩人你搂着我的肩我搂着你的肩歪歪斜斜地似搀扶着离开了小吃店,回到校园的草地上两人一起仰面躺倒在地,放松的摆开了大字,俩人仰望着星空,看着月牙和星星,吐着酒气,轻轻唱起了同是清华建筑系的名人卢庚戌在去年清华快乐园演唱会上唱的《未来的未来》,俩人突然相拥而泣……

    北京的深秋夜晚格外湿冷,周伟和清华被瑟瑟秋风吹醒了酒意,也被从沉睡中吹醒。俩人从草地上坐起来一看表已是子夜了。周伟站起身,伸手把清华也拉了起来:“走吧,咱们回宿舍吧,天凉了,会感冒的。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面对一切,不能总活在过去的悲伤里。还有,我们也应该尊重自己的这份感情,我们有必要找褚彤和韩春好好谈谈,我觉得,你们之间可能会有误解,我不相信褚彤会移情别恋,你们刚刚开始热恋,她怎么会没有原由地就移情别恋呢,这里面一定是有隐情的,我们不要被误解和表象扼杀了我们的亦如生命的爱情、我们的初恋,不要将来悔恨终生。明天周六,我们俩一早就去女院,必须找褚彤面对面开诚布公地谈谈,即便她真的移情别恋了,也要知道理由是什么,爱情本来就是需要一千、一万个理由来刨根问底的。我也要找韩春好好谈谈,为什么总是躲避我,如果要拒绝,那就当面拒绝吧,我也认了,不接电话,不见人的,这样下去,我真要疯了。”

    周六早上的阳光异常的灿烂,早上七点清华和周伟骑着单车迎着东升的旭日就来到了女院的大门前。一是昨夜本就没有怎么睡,俩人从草地上回到宿舍,由于是周末,宿舍里都没人了,本地的回家,打工的打工,就剩他俩了,所以他们在这种环境中毫无睡意,又推心置腹地谈了很多,从与褚彤和韩春他们相识一直回忆、诉说到现在,很多的感慨与伤感涌满了俩人的心头;二是他们怕来的晚了找不到褚彤和韩春,因为是周末,大家都可能外出购物或办事什么的,所以也想早点到校门口等着,如果她们再不接电话,也好请门卫打电话说有她俩的快件到了,让她们来签收,撒个善意的谎言,都是青春热血男儿,门卫们还是理解和配合的,何况他们以前常来,彼此的交情还在。

    俩人在校门口等到快八点时,才和门卫商量说了自己的请求。他们想让褚彤和韩春多睡一会儿,毕竟是周六,难得睡个懒觉,以前周末四人相约时,他们也会早到,在校门口多等一会儿再打电话,好让她们多睡会儿。现在想想,心还是那颗心,情还是那份情,可心情却已今非昔比了,这此一时彼一时的心情难免让周伟和清华黯然神伤。

    门卫刚放下电话,身后又来了两个男子,其中一个清华一回头就定住了,那个人他太难忘了,那一架打的,清华此刻还历历在目,就在这个地点,这个位置,这个人。清华眼中射出了情敌的愤恨和警觉,与此同时,教官也认出了清华,彼此的眼神刚交汇,就听到旁边的另一个戴着厚厚镜片有着南方口音的男子出示证件登记,说要门卫帮忙打分机电话找韩春,说人大的哥哥在校门口等。这时,周伟、清华、教官三人的眼睛又都齐刷刷地看向了这个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