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爱如生命之花

    更新时间:2016-10-08 18:27:52本章字数:2031字

    北京的初冬季风干裂,冷彻。风过留痕,车过风痕。可褚彤的心里异常温暖,比每一个初冬都觉得温暖。因为,她看到了爱过留痕的美好与感动。

    褚彤在戒毒所当义工已有两月之余。她在解毒所里接触到很多吸毒的个案。有高官政客的龙凤,富豪显贵的公子小姐,娱乐圈里的大小星星们……他们物欲横流、寻求刺激,变着法地找乐子。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从此堕落用毒品来麻醉沉迷自己于毒海之中;有被人教唆误导被动吸毒成瘾的;有风尘女子借毒浇愁麻痹自己的;有炒股、豪赌一夜倾家荡产的;有为陷入爱的漩涡死去活来的……

    在戒毒所这些形形色色被毒所害的群体里,褚彤只有对安娜和米强两个人的吸毒经历尤为深刻。褚彤从他俩的身上看到了生命因爱而美丽,而开出人性真善美的花朵。

    安娜在经过褚彤依次六期的个案心理援助后,身体和心灵上已经摆脱了毒魔的控制和纠缠,在下个月初就可以提前离开戒毒所了。原本十个月的监禁也由于安娜积极地改过决心和表现态度赢得了提前六个月的获释,那个安娜手心里的费玉清便是安娜的精神寄托和动力,是抵御毒魔的圣斗士。起初安娜还不允许会见时他通过一切渠道来为安娜打点,请最好的律师,花所有该花和不该花的钱,只要他觉得是有用的、不管是真有用还是假有用。

    通过和安娜的接触,褚彤也理顺了安娜和她手心里的他的所有故事情节。那个男人40岁了,是一个几乎看着安娜长大的外婆家的邻居。他结过婚,妻子抛弃了他远嫁重洋了,他们没有孩子。在安娜外婆去世后,安娜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安娜的父母都没有意愿接安娜和他们一起生活。安娜更是拒绝离开这个和外婆共同生活的家。那时,他就开始把安娜当成自己女儿一样爱护、关心照顾着。他看安娜很有舞蹈的天赋,也想带安娜离开那个令安娜总想起外婆的地方,也想离开让自己伤心颓败的地方,所以就变卖了自己仅有的房产带安娜来北京求学了。而安娜外婆的房子在安娜还没离开时,早早就被舅舅收走变卖了。

    起初安娜并不知道自己从小就依恋的、带给自己父爱一样温暖的他为了自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原本进入青春期后的安娜迷蒙地就爱上了这个如父亲一样的男人,今生誓他不嫁的决心已在安娜的少女心里扎根了。

    来到北京后,这个男人就用所有的房产钱把安娜送进了北京舞蹈学院上学,自己在附近租了一个地下室,然后找了一个运送煤气罐的活儿挣钱生活,供安娜上学。他隐瞒安娜说自己在一个公司做职员,工作轻松待遇还好,让安娜安心学习。

    在一次安娜去北京同学家做客时,她看见了满身是灰土、留着黑汗水的他扛着煤气罐来到她同学家的六楼换煤气,开门的那一刹那,安娜什么都明白了,她捶打着他扑进他怀里哭得歇斯底里。

    安娜坚决不去舞蹈学院上学了,要和他结婚组成家庭,为他生一个孩子。说自己早已经这样打算了,就是不想伤他的心才勉强同意上学,可那时也是想好了一毕业就和他结婚生子组建家庭的。她对他说,自己就是为了他而活的,什么也没有比和他在一起更有意义,如果看他这样供自己上学,她宁愿不上学,现在就去找工作挣钱,现在就和他结婚,那样她会感觉更幸福的。他大吼着打了她,说自己从没喜欢过安娜,只是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看待,要是安娜不去上学,他就永远不想见她了。他和她置气,不在和她说话。任凭她千般主动示好。

    安娜痛不欲生,她哭着狂奔出地下室,冲进了北京茫茫的夜色。她选择了去酒吧伴舞,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挣到更多的钱,好让他妥协,证明自己也已经有能力挣钱了。她想在挣了足够多的钱时再回去见他,这期间那令她窒息的思念和痛苦让她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加之酒吧的那个圈子环境,她看到很多一起在酒吧伴舞的姐妹都活得醉生梦死的,还有人毫不避讳地在她面前溜冰,姐妹递过来一个吸管,让她来试试,说吸了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就进入极乐世界了……

    安娜手心里的他,差不多每天都来看她,就等着她出来好好完成学业,也妥协说毕业了愿意和安娜结婚生子。两个心中有真爱的人相互温暖着,彼此依存着,褚彤感动得莫名间都会泪流满面。

    米强和褚彤终于拨开了那层面纱,米强知道了面前给自己带来珍贵帮助的女孩,就是程斌女院的女友后,由衷地感到欣慰,为程斌感到幸运并祝福,为他能遇到褚彤这样的女孩。

    再有一个月,米强就可以离开戒毒所了。他原来的单位程斌已经给他请好了病假,现在回去就可以接着上班了。在解毒所里的这几个月,米强写了一本励志书《爱的魔鬼与天使》,被戒毒所里的领导引荐,找了到北京青年出版社的主编,出版社领导很看好这本书,已经在筹划和运作出版的事宜了。米强告诉褚彤,他想把书稿二分之一的收入捐给戒毒所购买图书用,让更多的戒毒者在这能从思想和心灵上得到知识的洗礼和重生。另一半米强想给武汉白洁的父母养老用,他想把白洁的父母接到北京来和自己一起住,今后就把他们当成和自己的父母一样养老送终。因为白洁是独生女。

    米强何尝不是在经历一次生命的洗礼和重生呢?

    褚彤和程斌看着现今的米强,看到风雨之后的那道彩虹,看到生命因爱而美丽动人,光彩绚丽。俩人不约而同地牵手走出戒毒所,心中向往着属于他们俩人的那道彩虹,即将高挂在他们爱的蔚蓝天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