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催化恋爱风潮

    更新时间:2016-10-09 18:45:24本章字数:2079字

    任何一件事的发生,对周围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波及和辐射。就像平静的水面上扔进一块石头,水面便会从石头落下的中心点荡出一圈圈逐次荡漾开去的水波纹一样,起先从中心点荡漾开的较重依次波纹慢慢淡开。

    学院发生了这次事件后,一股恋爱风潮在女生们的世界里渐渐催化开来。学院不是周末的日子里,出入女院的异性也明显比往常多起来。有很多来女院的男生,是以前女院学生会还有各系组织的和我们学院联谊的大学的男生,不过大多我们女院是邀约或接受邀约和那些大学一起联谊,策划个周末舞会或班级间来个联谊晚会什么的,一般都是男生较多的理工科大学,如公安大学、清华大学、体育大学等男生教聚集的大学。那时,每周末都会有很多男生来我们女院参加舞会,热情主动地和女生们联欢,遇到自己有好感和欣赏的女生男生们也会很大胆和绅士地展开追求。

    以前,女生们对此联谊会的安排怀着被动的不咸不淡甚至有些不屑的态度,大家总觉得这种人为刻意的安排缺少了浪漫主义的色彩,不是自己所期待和向往的通向爱情的阶梯。包括褚彤和韩春也有同感,所以她俩从不参加这样的舞会,只有班级间联谊时出于集体观念才不得已应付一下。

    现在,这种情况有了明显的改变。来女院的外校男生比以前受到的关注大大增强了,迎接他们的女生们的笑脸多了,女生们对他们的态度显得主动而热情友善,情绪高涨。也并非说女生们不再含蓄和矜持,而是觉得不想让男生们觉得女院的女生冷漠高傲得遥不可及,以致让很多想追求自己心仪的女生的男生望而却步。

    还有,以前被联谊学校的男生追求过的女生,现在态度也不那么不冷不热亦如浮云般让男生们捉摸不定,总觉得自己的想法要让男生们自己去猜去悟,不是自己亲自挑明或说开,现在,女生们对于追求自己的男生的态度是对自己能看顺眼的男生给予明确的信号,表示给机会相处看看。对于自己没有感觉的男生也给予礼貌的回绝,让对方不在困扰迷茫。然后,彼此都有机会和资格面对下一个追求者和心仪者。

    李玲原本有一个追求者,是北京理工大学大三的男生。他也是陕西西安人,和李玲是同乡。他们是在暑假假期回家时在火车上认识的。

    这个男生对李玲一见钟情,宿舍里的女生都知道,李玲的同乡每个周末都风雨无阻地来找李玲,每次来都会带一样陕西的小吃,有时是陕西凉皮,有时是肉夹馍,有时是油泼面……因为在理工大附近有一家陕西人开得很正宗地道的陕西风味的饭店,自从有一次他带李玲来吃并听李玲说好吃后,他就记住了,每次来都会买一种让李玲吃。

    那时,李玲其实是出于彼此是老乡觉得有一种家乡人的亲切感才和他来往的,但心底里对于这个男生没有那种恋爱的感觉,李玲就是把对方看成是一个老乡,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想法,自己始终不会对自己的心不忠的。

    有一种观点,李玲坦言了:爱情要忠于内心,宁缺毋滥。可,学院发生了女生被强暴事件后,她再来审视这个同乡,感觉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觉得自己是这么幸运,被人真心地在乎着,追求着,关注着,自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娇蛮公主,让对方变得唯唯诺诺、唯命是从的。自己凭什么那么对人家啊?自己有什么资本啊?

    这天,李玲拿起了宿舍的电话:“喂,你好,我找一下卞军……哦,好的。卞军吗?我李玲,干嘛这么意外啊,我就不可以给你打电话吗?这个周六我好想吃羊肉泡馍,你不用过来了,我直接去你学校找你,你带我去吃就好了。嗯嗯……好,就这么说定了,拜……”

    褚彤和韩春若有若无地听见电话那端卞军意外的惊喜声音,断断续续的卡壳语句,激动的语无伦次的问答,那是给人温暖的一种笨拙反应,是让有爱的人感动的一种真切、可爱。李玲看褚彤和韩春笑意盈盈的,解释说:“守着面饼还说饿的人是有罪的,所以,我决定还是给彼此一次品尝的机会,不然,不是暴殄天物吗?毕竟卞军比起那些暴徒更似王子,我还挑剔什么啊?”

    学院大多如李玲一样的女生也选择了李玲一样的做法,给彼此机会。学院如褚彤韩春一样的女生也更加珍惜自己的爱情,庆幸自己拥有了爱情。学院还没有恋爱和追求者的女生,也在渴望爱情早些到来,思想上也有了主动寻觅的积极态度。不在若隐若显、刻意回避,不在欲擒故纵、欲爱还休地玩爱情捉迷藏游戏。

    褚彤想起一个禅寓:一天两个小和尚去化缘,中途路过一户人家,由于天热口渴难耐,俩人就走进去想讨口水喝。这户人家的主人是一位看着道骨仙风的老者,他听了小和尚们的来意后微微抚须浅笑曰:“我写一个字,你俩要是能认出来我就给你们水喝。”说罢,老者在地上用一个小树枝写了一个“眞”字。其中一个小和尚看后很不屑地说:“这不就是个‘真’字吗,有啥难认的。”老者听后依旧浅笑不作答。另一个小和尚看着字慢慢想了一会儿说:“这是‘茶’字。”说真字的小和尚辩驳说:“这明明就是一个‘真’字,你怎么说是‘茶’呢。你可真笨!”老者便问说茶字的小和尚原于何因说是茶呢?小和尚说:“你看这个字是一个小桌上放着一个杯,还飘着热气,我想必为茶。”老者听后低头闭目笑了笑,反身进屋取来了茶水给此小和尚喝了。另一个说是真字的小和尚老者并无意给水喝,只有看的份了。

    小和尚不解和愤愤不平地问老者何故,老者曰:“人要什么事都认真的话是要连水都喝不上的。”

    褚彤想着,是啊,爱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