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爱若只如初见

    更新时间:2016-10-10 18:44:49本章字数:2004字

    褚彤最近两天由于得了重感冒便向班主任请了两天病假,在自己宿舍复习期末的考试内容。这学期期末还有两门专业课要结课,她告诉自己要很用心地复习。

    褚彤没有告诉程斌自己生病了,虽然自己头晕脑胀,浑身无力,鼻塞缺氧只能张着嘴呼吸,这感觉好痛苦好委屈,好想让程斌陪在自己身边,在他肩头靠一靠,撒撒娇。可褚彤也明白,最近程斌很辛苦,两份工作两头跑,为了自己他奋斗得已经很累很艰辛了,她不想自己一个小小的感冒再去牵动他的心,让他更着急上火的。

    程斌每天都会给褚彤打一两个电话,打电话时程斌听出她鼻音很重,就问她是不是感冒了,立刻表示要来看她,要带她去看医生,她听后心里暖暖的,鼻子却酸酸的,眼泪也不争气地滴落下来,可她还是笑着故作轻松地说:“没有那么夸张,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我只是有点伤风没什么的,你不用担心,我吃了药了,很快就会好的,别担心了。我们快考试了,我要好好复习,不然通不过就要补考了,嘻嘻……你不想看我变成需要补考的差生吧。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了,我还有韩春照顾呢。你也照顾好自己,最近天气寒冷,出门多穿衣服,不要感冒。等考完试我们再见好吗?”

    程斌很尊重褚彤的意愿,当然更不想耽误褚彤的学业,影响她考试,所以他很愿意顺从褚彤的安排。程斌无奈,只有多交代让褚彤按时吃药,多喝水,好好休息,累了别强撑着复习,那样效果不好还伤害身体。让褚彤要是严重了或不舒服时随时给自己打电话,他随时来接她去医院看,别硬撑着。

    放下电话,褚彤慢慢走回韩春的被窝里,靠在床头想着程斌刚才的话,内心的温暖和感动溢于言表。褚彤觉得很多时候,程斌就像自己的亲人,比亲人更懂自己。而她需要的也是这么一种温情的亲情似的爱情。其实,这并不矛盾。很多人觉得,爱情就是很痴狂很激情的一种爱恋,不是亲情,如果是亲情,那一定不算纯粹的爱,起码起始阶段的爱情里面是没有亲情这一情愫的。褚彤从一开始,对程斌就有一种很亲切很像亲人的感觉,可现在想来,这也是一种爱情啊,一种深沉却又温情的爱情。这也正是褚彤想要的一种爱情。她不崇尚罗密欧与朱丽叶或梁山伯与祝英台式的爱情,那太悲情,太惊天动地,感觉不真实。那种爱,褚彤看不到快乐和幸福的元素,亦如刚开始自己和清华的那种爱恋。

    在爱的海洋里,有两种爱情的航帆。一种就是一见钟情似的激情痴狂的激进派航帆,不管不顾爱得死去活来;一种就是随着时间的考验和升华,慢慢升起的温情和坚定的平稳派航帆,真真切切,越爱越深。无论古往今来,还是古今中外,大多一见钟情的爱情都不会有圆满结局幸福到老。亦如闪电和流星。褚彤不是批判一见钟情,那毕竟是无数少女追求和向往的浪漫爱情之梦,可她自从和程斌交往后,觉得自己所理解的那种爱情已经不复存在了。她所需要和憧憬的爱情是程斌给予她的这种爱情,是快乐是幸福的感觉。

    想起自己和清华的交往,心里是涩涩的苦楚。对于清华,褚彤就是前者的那种爱情。初相识时的那种美好与痴狂的炙热,会随着时间和彼此内心的深入而渐渐降温,直到冷却了彼此的心,再也无法继续那份爱恋。

    褚彤记得自己在图书馆查看郭沫若的资料时,无意间看到一段有关他感情经历的描写。那时,郭沫若在日本留学,22岁的他,初赴异邦,有感于祖国多难、人地生疏,再加上家庭包办婚姻带来的人生创伤,他一度埋头书堆,拼命读书,结果患上极度的神经衰弱症,他一会儿想自杀,一会儿想出家当和尚,精神濒于崩溃。就在那时,他疯狂地爱上了一位日本的女护士,他便写情书给那位护士:我在医院大门口第一眼看见您的时候,我立刻产生了就好像是看到圣母玛利亚那样的心情,您的脸放出佛光,您的眼睛会说话,您的口像樱桃一样。我爱上了您……而这个日本的妙龄女护士也为了与郭沫若相恋遭受了家族最严厉的处罚:破门处分。她被逐出家门的那一刻,她依然高抬着头,为所爱的那个男人绽放笑容,有了这份爱,纵使被这个世界抛弃,那又如何?

    可是后来,后来,这个为了郭沫若而改名叫郭安娜并说过:我的心、我的灵魂都已经入了中国籍!的日本女子,为她心爱的男人生育了五个子女,当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们颠肺流离,在经历了长达十年的分离后,她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中国寻找自己的爱人时,那个曾经疯狂爱她的那个男人却已再婚,和另一位女人。

    那时褚彤就想:有多少一见钟情的爱是经得起岁月世事考验的呢,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就不会何事秋风悲画扇了。爱情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就不会世事无常情已非了。可惜不是!

    褚彤明白这个道理,看到了前车之鉴,所以她不再向往渴求那种爱。也许是自己长大了,成熟了,对爱的诠释也深沉了,不再去赞叹飞蛾扑火似的爱情。不想去感受那个终生未改名字叫郭安娜的日本女子,爱到陌路心有君,在离世时枕边放着一扎整整齐齐的信,那个和她一见钟情的郎君在相爱时写给她的信。

    对于爱情,褚彤仍然相信和坚信!可她更明白了程斌和自己的爱才是自己所期待的,向往的。她为自己能遇见程斌而庆幸,为自己能与他虽不是一见钟情,可仍会爱如陈酒般日久弥深,愈发浓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