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寒假如期而至

    更新时间:2016-10-11 19:36:24本章字数:2178字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日这天,学校各系各班把预订的火车票都送到了每个要回家的同学的手中。同学们手握着回家的火车票,脸上是抑不住的激动和开心的微笑。大家思念亲人,思念家乡的心情溢于言表。

    褚彤和韩春也拥有同样的心情,假期回家是每个在外求学的学子迫切的心愿。尤其是寒假,因为要过春节,全家要团聚吃团圆饭,这是中国人最隆重的节日也是最受重视的节日,有一种说法:归心似箭!很能贴切地说出学子们此刻的心情。

    这回韩春还是和表哥一起回家,可是心情和性质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回韩春是真正地体会着甜蜜的、快乐的、幸福的心情和相恋的表哥双双把家还。

    这个假期对于褚彤更是有着别样的意义和感触。暑假时自己没能回家,而是去了清华家,到了寒假褚彤的父母亲人已经加倍地思念和牵挂她了,褚彤亦是如此。早在一个多月前,父母就多次叮咛嘱咐褚彤,无论如何这个假期要回家,回家过年,和家人团聚,不然,就派哥哥来北京接褚彤回家。褚彤也早早表了态,说这个假期一定回家,和父母亲人团聚,说自己想家也快想疯了。这样,爸妈才放下心来。

    而且褚彤也和父母说了,要和男友一起回家,起先,父母有些迟疑和勉强,可为了心爱的宝贝女儿,父母还是答应了。只是,父母并不知晓,此男友已非彼男友了。褚彤觉得,还是回到家当再和爸妈解释比较好,在电话里是无法细微地述说的。想到此,褚彤心里还是会有些许的低落和伤感。

    褚彤不免回忆起暑期和清华及他的家人共度的时光,有快乐有心酸,也有无奈和遗憾。但不管怎样,经历了,感知了,有所悟了。这也是人生阅历的馈赠。人生没有什么可以重新来过,只要经历了,就不要再去和自己的心去探讨是与非,对与错了,就当那都是命运的安排好了。褚彤想着,心里也就释然了很多。

    程斌对于褚彤邀请了自己与她同回家乡,去见褚彤的家人,有些受宠若惊,又十分地感动和迫切,他明白褚彤这么做的良苦用心,也明白这是褚彤认定自己的一种表达。可他心里即开心兴奋,又有些忐忑矛盾。他心里其实也早想去拜见褚彤的父母家人,可自己一直也难以启齿。原因之一是怕对褚彤带来压力和对她造成不好的影响,他也理解褚彤暑期去了清华家,心里会对见家长有阴影。原因之二是自己不够自信,怕褚彤的父母反对自己和褚彤交往。毕竟自己在学历上和褚彤有差距,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资本给褚彤以后的生活带来稳定,虽然他已经很努力地在打拼,而且已经有了一定的积蓄,可心里还是没有底气去面对褚彤父母。

    褚彤早看出了程斌的顾虑。她温柔地对程斌说:“我明白你的心,相信我,我的父母家人很开明,他们相信自己女儿的选择。等你见到我的父母亲人就明白了。别给自己施加压力,只要做你平时的自己就好。相信我好吗?

    褚彤的话语如绵绵春风,滋润了程斌的心田,也鼓足了程斌的信心。

    早在褚彤要订票时,她就想到了程斌的处境。一是程斌老家父母已经不在世了,如果春节过年回家,只能让程斌更加地伤心和痛苦,所以褚彤早早就想到了这一层,早早就订下了两张回自己家的车票。其二,程斌的弟弟单位派他去韩国学习深造,告诉哥哥不能一起回家过年了,他要去韩国技术学习半年后才能回国呢,所以当时褚彤就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要带程斌去自己家过年,让陈斌一来散散心,二来也能让程斌和自己的家人正式见见面,褚彤想这也是对自己和程斌之间爱情的一种认可、认定的表达方式。

    程斌给予褚彤的爱情归属,褚彤已经做好了全情的投入和甜蜜的待嫁准备了。

    很多时候,我们不必费心地去思虑那么多以后会怎么样,将来会怎么样,只要真实的体会今天的真实感受就足以,这就是对生命的最好的尊重。现在,褚彤不会再去想,应不应该带程斌回自己家,应不应该让程斌认识自己的家人亲朋、同学,要是以后俩人没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会不会让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说闲话,对自己影响不好,会不会这样或那样的不妥,褚彤在经历了和清华的失恋后,观念也发生了改变,亦如那首诗里写的:

    永远不要奢望永远

    世上没有什么能永远

    无论是生命还是爱情

    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

    永远只是青山的不老

    流水的不倦

    不要追求明日的永远

    生命的意义

    蕴藏在每一个真实的今天

    褚彤想,人生其实是这样的,当我们不明白其中的奥秘时觉得人生深不可测,其实,当我们被一句话、一首诗、一个故事或一个人点悟时,才明白这个奥秘其实没有那么奥秘,只是我们想的太多了,顾虑太多了,欲望太多了……

    褚彤期末考试很幸运,两名专业课的结业考试都顺利通过,其它科目的考试也很理想,这让她心情愉快轻松,让回家的心情更加迫切起来。

    这天褚彤早早收拾好行李包,把宿舍的床被卷起来盖好,就耐心等着程斌开车来接自己了。宿舍里同学们也都已经陆续回家了,韩春也和表哥在昨天一脸幸福地回家了,昨天褚彤和程斌一起送走了他俩。褚彤和程斌是今晚九点五十的火车,开往乌鲁木齐的列车。

    程斌单位原本是在春节期间只放八天假的,后来他去找领导商议请示,领导决定给他一个月的假期,不扣工资。领导很人性化,很善解人意,关心下属,也知道程斌父母已经不在世了,知道程斌要去女友家拜见女友父母,所以年底的红包还额外多包了一千给程斌。褚彤明白,这也是平日里程斌认真辛勤工作换来的,也是程斌做到了让领导如此厚爱和赏识,毕竟领导和下属之间是没有无原由的馈赠与赏识的。

    褚彤和程斌把北京这边的事都打理好后,当晚在程斌的同事开车送别下,俩人来到了北京西客站,踏上了T69次回家的列车,踏上了俩人爱情升华的交集点——褚彤的家、褚彤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