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冬日里的温情

    更新时间:2016-10-12 15:24:34本章字数:2046字

    不可否认,夏季的新疆是最美的。瓜果飘香,美景如画。连沙漠里犹如火焰山上太白金星炼丹炉里燃烧后的灰烬的沙粒都有你是风儿我是沙,chanchan绵绵绕天涯的诗意。

    可现在正值寒冬,程斌只能欣赏冬季里的新疆了。他的家乡连云港冬季从来不下雪,他长这么大只在北京看见过雪。对于雪的感受,程斌作为一个地道的南方人看见雪亦如北方人看见大海的感觉,是新奇又兴奋的,是喜欢又敬畏的。他觉得雪是那么的圣洁,亦如妙龄的少女美好而洁白,此刻在他的心里褚彤就是他北方的初雪印象,也是他生命里最圣洁的那一片雪。

    当列车驶入新疆境内,看着那天山与天地相连与雪海相接中,程斌被天山的俊冷与铺天盖地的大气磅礴的雪的气势所震撼。程斌一直都觉得雪是最柔弱的,单薄的,亦如女人的前身。在阳光下雪融化了,成了水,水亦是女人。原来,新疆的雪在阳光下蕴涵着、积蓄着、包容着,是一种坚韧厚重的感觉。程斌想,这雪才是真正北方的雪,很像褚彤的性格,也更象征了新疆的一种特征:地大物博且博大精深。

    褚彤凝神看着窗外那一片山海雪原,头轻轻倚在程斌的左肩上,想象着那山就是程斌,那雪就是自己。褚彤继而又想着那山那雪其实也是滋养孕育自己的故土家乡,自己犹如是一朵被这山这雪滋养的开在雪山的一朵雪莲花。嘻嘻……好像太美化自己了……

    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虽然俩人都没有表达出彼此想法,可是思想的不谋而合却让爱神更加的厚爱他们了,爱原本就是自然而然的自发之情,能够有默契的思想吻合的思维火花更是锦上添花的美妙感觉。浑然不知对方那么切合的想着彼此时,相拥一起看着暖阳慢慢变成了满目的夕阳霞光,如果时间就此停留,这一刻将隽永着俩人最美的一幅画面,动人心魄!

    小时候,每天都看见家对门的维吾尔族阿姨,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每天都把她家门前连同褚彤家门前清扫得干干净净、平平整整的,春天在门前种植许多花草,夏季开出娇美艳丽芬芳四溢的花朵。大门左右两排是已经绿树成荫的早些年种植的褚彤叫不上名字的剪刀树,那树会长出一簇簇形同剪刀一样开叉的种子,褚彤小时候就经常和邻居维吾尔族玩伴们比赛谁的剪刀厉害的游戏。她们把树上垂下来的她们能够着的一簇簇小剪刀拽下来,你拿一个我拿一个,先把剪刀的一条腿掐短一截,把剪刀变成小镰刀,然后相互钩拉,谁的先断开谁就输了,但游戏还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要等把那一把镰刀都钩拉完,俩人最后剩的那个镰刀剪子谁的没断才是最后真正的赢家。输家要听从赢家的摆布,要么是背赢家走五十步,要么就是表演个狗叫猫叫或跳个舞唱首歌。不同民族的小伙伴不用谁教就能沟通达成一致,也许这就是人的天性的共通性,小孩子们的共通性。

    褚彤从小耳濡目染,所以对于维吾尔语也是无师自通的,她能和维族小朋友进行基本的日常交流,所以她也理解了为什么很多人出国留学回来外语水平提高得那么快,语言环境造就了语言的神奇兼容性。

    小时候褚彤不明白,维吾尔族人怎么那么喜欢种树栽树,维吾尔族女人怎么那么喜欢整洁,那么喜欢种植花草,美化环境。长大了,有时问那些维吾尔族的老邻居,你们为什么绿化环境,环保地球?他们却说: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环保,但我们就是喜欢种树种花,因为夏天坐在树下很阴凉舒服,花很香,看着好看,闻着好闻,我们心里就高兴。

    没有意识的环保才是环保的最高境界,褚彤看多了天天口里喊着环保、绿化的人,却依然天天在破坏环境,扼杀环境。

    在我们国家,褚彤留意了一下,哪里少数民族多,哪里的生态环境遭到破环得就轻,比如西藏、青海、内蒙等等。大多数人们会说那些都是经济不怎么发达的地区啊,贫穷落后,所以以一种轻视和歧视的眼光看这些地区。

    其实,最应该受到歧视和轻视的,难道不是用破坏生态和环境作为发展经济代价的人们吗?看看北上广深的大都市,被自身产生的垃圾慢慢包围着,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也像一个个吸尘器过滤器,吸食着过滤着自己排放和制造的有毒有害的空气和烟尘。

    这个看似深奥的道理在维吾尔族或其它少数民族人眼里就是一种生活的习惯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道理,那是一种自然流露的习惯。

    所以,人之流露的本真、自然,才是生命及大自然的本我规律,符合人类发展和生存的规律。而不是只看重经济却以牺牲环境来作为代价,人赖以生存的根本空间都破坏了还谈什么发展经济啊。就如同一个人牺牲自己的健康来挣钱,那他挣得钱再多,身体健康没了,人都快死了,还谈什么挣了多少钱啊,怎么花啊,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程斌低头看褚彤沉思着,此刻嘴角却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便关切地问她为何如此。褚彤抬起头来,目光坚定地看着程斌,面带欣慰地笑着对程斌说:“我想好了,我毕业后,我们不留在北京发展,我们回新疆来,回到我的家乡来,我们种树、种花,我们过田园的生活。我喜欢这样的生活。你同意吗?”

    程斌听到褚彤的话很是意外,还无法立刻回过神来,一下怔在那里不知作何应答。看着褚彤一脸的憧憬和喜悦,程斌心里并不反感和排斥刚才褚彤的一番外星之语。

    褚彤又一次轻轻把头倚在程斌的肩头,“回到我家,我会慢慢告诉你,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褚彤轻柔且坚定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