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我的根在这里

    更新时间:2016-10-12 15:26:03本章字数:2209字

    人们都说落叶归根,这也是一种自然规律。人到老了的时候,都会加倍地思念自己的故土家乡。褚彤的父母也不例外。但他们是历史特殊的安排,也自愿留在了新疆这片抛洒过他们青春汗水和激情的热土,他们的第二故乡。

    对于褚彤他们这一代人,那就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了。这里就是褚彤真正的故乡,她的根。他们这一代年轻人,是融于新疆的真正的新疆人,是被新疆这片热土孕育和滋养长大的新疆人。父母那辈是第一代进驻新疆的汉民开拓者。他们的孩子也是他们播撒在这片土地的一颗颗希望的种子。

    程斌和褚彤激动和忐忑地敲开家门时,一家人激动欢喜地拥抱在一起,妹妹跳跃着,妈妈眼角泪流着,家人相聚的喜悦场面是那么令人温暖和感动。褚彤没有告诉家人她具体到家的时间,也没有通知家人来接站,就是想给家人一个惊喜。褚彤爸爸喜悦的笑容看起来深沉许多,他看女人们还陶醉在相聚的喜悦里,完全听不见也忽略了程斌诚挚地说着:叔叔、阿姨好,小妹好。看程斌一人站在那不知所措,他慢慢接过程斌手里的包,和程斌握握手,说:“好,好,小伙子,欢迎你来到我家,欢迎你来到新疆。来,咱们到客厅坐下说话。”

    褚彤的父亲快六十岁了,身高一米八二,依然高大挺拔,也没有发福。他年轻时曾在青海鸟岛当过四年通信兵,所以人看起来精神矍铄、气宇轩昂,仍余留有军人的干练气质。

    程斌看着这位让自己肃然起敬的父亲,心里忐忑难安,不知道自己在老人家心目中是否符合他对女儿选择的护花使者的要求。都说刚开始,岳父和女婿之间是敌对的,父亲格外排斥女儿离开自己的怀抱,投入另一个男人——女婿的怀抱。起先都是敌对、警觉、审视的,可一旦通过考核,父亲心里上就会接受这个事实,然后把对方也看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和信任。

    程斌也不例外,一样会经历这个过程。程斌起先还能不卑不亢地毕恭毕敬地和老人家嘘寒问暖,有问必答。可看着老人家父爱如山的气势,自己慢慢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心虚,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窃贼,把褚彤从爱她如命的父亲怀里偷窃走了。程斌握在手里的杯子有些抖而且杯子被手心里的汗印出了手印,还很湿滑,他怕再这样下去杯子会滑落到地下,便微抖着把杯子放在了茶几上。褚彤的父亲看着这个年轻人,以他人生的阅历和男人看男人的眼光,他对这个稳重礼貌、眼神里有着坚定诚恳和睿智的孩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投缘和喜欢,虽然眼前看着有些胆怯腼腆可他完全理解这种反应,这也正说明他对女儿家人的重视程度和对女儿情感的深刻程度,这是一种良性的反应。

    褚彤拥着妈妈和妹妹也走了进来,褚彤看着程斌那有些唯唯诺诺的可爱样子就觉得很幸福,俩人眼神相汇的一刹那,程斌看到了褚彤眼里鼓励的暗示,眼神的交流是心灵交流的承载,彼此相爱的两个人眼睛和心灵是息息相通的。

    “阿姨好!我是程斌。”程斌看见褚彤妈妈走过来时,自己连忙站起来和褚彤妈妈问好。“嗯,好,好……”

    等褚彤哥哥下班回来又是一阵小惊喜和欢聚后,大家一起欢欢喜喜地吃了晚饭,又聊了一会儿天。褚彤就提议想和哥哥妹妹一起带程斌出去走走,去看看夜景,看看郊外的雪原。爸妈同意后,哥哥开车带着一行人出发了。

    褚彤所在的城市是新疆天山以北的北疆的一个地级市,是一个三类城市。褚彤就是在这里出生和成长的。褚彤先提议去看了看自己上过的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学校,然后又在市中心和各个街道走马观花了一遍,最后是围着环城路绕市走了一遍。环城路是郊外,他们在一处开阔地停车走下来,褚彤看着茫茫的白雪情不自禁地跑过去跪在雪地里,双臂张开,大声呼喊着:“我回来了,我回家了!”大家的情绪被点燃了,年轻的生命血液多么容易沸腾。小妹先是抓起了一把雪团,往程斌的脖领里塞去,然后一场疯狂的、激烈的打雪仗游戏拉开了帷幕,哥哥和小妹一伙,褚彤和程斌一伙,打得白雪飞溅,每个人身上、脸上、头上如同圣诞老人。大家呼喊着、大叫着、欢笑着、疯跑着,白雪和路灯把夜色映衬得如若黄昏金灿彤红。

    程斌在这一瞬间明白了自己当初为何见到褚彤就一见倾心,明白了是孕育她的这片热土赋予了她独特的美与坚韧,如同这里的雪。他也是在这一瞬间,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这片雪原!

    四个人玩得筋疲力尽,都躺倒在雪地上大喘着气,白色的哈气从几个年轻人的嘴里不断呼出。程斌回复得很快,军人的底子毕竟受用。他坐起来又站起来,连忙扶起褚彤和小妹,然后招呼哥哥一起都上车,怕一会儿汗干了会伤风感冒。大家懒洋洋地慢吞吞走到车前,互相拍打着全身的白雪,还被彼此的滑稽模样逗得又大笑一通。

    哥哥提议去吃些夜宵,大家一听才觉得确实有饿了,都投了赞成票纷纷上车去吃夜宵了。美食总能让人愉快和渴望,尤其是热血青春的躯体和酣畅淋漓的运动过后。

    哥哥开车来到市中心的步行街,大家来到阿凡提烤肉店,哥哥点了新疆的馕坑烤肉,四份拉条子拌面,一打乌苏啤酒。对于新疆的饮食,程斌很适应,也很喜欢吃。新疆的羊肉绵香细嫩,口感极好。晚饭褚彤妈妈炖了清炖羊肉,程斌吃得津津有味,回味至此。

    这条步行街是俄罗斯风格的建筑,褚彤所在的这座城市是口岸城市,与俄罗斯的吉尔吉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接壤,这个口岸是联通亚欧的第二座亚欧大陆桥梁,满洲里是第一座亚欧大陆桥梁。作为中俄友好的象征,这条步行街是俄罗斯建筑师设计、中国建造的。

    走在步行街上的人群,有俄罗斯人,还有当地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程斌看着街上的行人,自己仿佛置身于欧洲的哪个国家,有一种异国风情的感受。

    而褚彤看着这一切,是亲切得不能再亲切、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情景了,这是她的家乡,她的故土,她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