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意外偶遇唐文

    更新时间:2016-10-13 15:48:55本章字数:2082字

    努er古丽三人在楼下等着褚彤和程斌下来后,大家打车来到了她们预订好的火焰山清真餐厅。褚彤和程斌一进到门牌上印有雅致的红雪莲木雕艺术字和图案的雅间,就被当时的场景猝不及防地意外了一把。原来雅间里已经有三个儒雅的帅哥恭候多时了。其中一个更是雷倒了褚彤:褚彤高中的同班同学、和自己同在北京同一座城市就读人大的唐文!

    褚彤惊讶地看着唐文,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倒是三个儒雅帅哥很绅士地都站了起来,都友好微笑着做了自我介绍。从左手起,那个戴着黑边眼睛的小伙先开始的。“你们好,我是周丽的男友王兵,在新疆大学新闻系就读大四,和周丽是同学。”“你们好,我是努er古丽的男友马强,我是坐地户,在本地工商局上班,和努er古丽是同事。”“你们好,我是唐文,我是斯琴的男友……”唐文最后一个介绍自己,他有些尴尬地看着褚彤,话语断断续续。

    nu尔古丽目光犀利,连忙说:“大家入座入座,今天我是庄主,让大家来到我家的风水宝地啊,一起欢聚啊,我今天很开心,欢迎第一次来到新疆的褚彤的男友,为褚彤和男友回家回到新疆而特别安排的这个欢迎仪式啊。今天我们正好八个人,我们八个人真是八仙过海啊,一会儿你们可要各显神通啊。”努er古丽从小就上汉校,接受的教育都是汉化了的,她的汉语言流利而专业。

    这间清真饭店是努er古丽的姐姐、姐夫开的,褚彤到现在才知道。在北京上学快三年了,所以家里这边的很多变化她也不无得知了。褚彤更无曾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唐文,在回新疆前,唐文还打过电话问褚彤是否回家过年,定的几号的票。当时褚彤也如实相告了,对于这个同乡的老同学,褚彤虽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内心还是觉得有一种亲切感的。毕竟在北京这也是一种老乡情。

    八个人带着青春的微笑,带着青春爱情美好的憧憬,相聚在友情与爱情的美好和甜蜜氛围中。

    褚彤最意外的是唐文竟然成了自己好友斯琴的男友,看来世界真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啊,这也许就是人与人之间很多种缘的一种缘分吧。想当初,唐文为自己的一番年少轻狂的话语冒犯了褚彤,一直有些愧疚和自责,无形之中只能尽量地回避彼此,但同在北京心底里还是关切对方的,毕竟是多年的同窗又都在北京上学,那感觉还是亲近的。

    接受了大学的高等教育,进入了爱情的美好青春时节,彼此的人生和价值观也都微妙地变化着,这是一种成长的标识,也是时光岁月的镌刻。

    仔细想想,大家还能同聚一堂,因为友情因为爱情,又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这感觉其实挺好的。原本彼此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不存在什么不计前嫌,相反,这样以后大家相处起来反而更自然跟亲切了。

    努er古丽张罗了一桌新疆特色的美味佳肴,八个年轻人慢慢融洽地相融在了一起。吃完饭,马强提议还有节目,就是去本市新建的滑雪场滑雪去。大家欢呼雀跃着一致赞同。

    青春的激情与血液就是这么容易被点燃,生命赋予青春的宝贵与神圣也尽显于此了。那是不可复制的!

    新建的滑雪场位于市郊赛马场的南边,是一处视野开阔、三面环山的雪岭,远处雪山上的原始森林青松苍翠,远远看去以为是到了阿尔卑斯山脉的天然滑雪场呢。

    这里真是年轻人的乐园和天堂,也有少数的家长带着初学的孩子们在滑雪,一家三口相互扶携着,温暖而美好。穿着各色鲜艳的滑雪服的年轻人在阳光下,在皑皑白雪上留下如梭、如剑般青春的靓影。

    初学者亦或被人搀扶着,亦或大胆地独行着,像刚学步的孩子,踉跄着,趔趄着,摔趴下,摔仰卧;已经熟练的,会滑的成手,身姿轻盈地穿梭在初学者左右炫耀着,显摆着,或是从高处酷呆地俯冲下来,做出各种优美标准的动作,凡是经过之处,身边的初学者被呼啸而过的人和风吓得纷纷摔倒在地。还有情侣们,男孩对女孩借此相扶着、传授着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滑雪技巧时,来体会和升温这爱的温度。

    在碧蓝的天空下,在浩瀚的雪海里,不管怎么看,那种种场景都是那么可爱、悦目,让人心旷神怡。人与自然和谐相融是最美的一种风景。

    褚彤和程斌一行八人,也都穿上了租的滑雪装备,其中只有三个人会滑雪。程斌这个在南方出生长大的人对滑雪更是陌生又陌生,好在有军人的好底子,他和褚彤相互拥扶着进入了滑雪场。其他的也都一对对拥扶着、嬉笑着开始你教我学、你拉我跟地滑起来。

    整个滑雪场都是此起彼伏的笑声和尖叫声,那是运动的欢乐之声,那是融入自然的忘我之声,那是有爱的陶醉之声。

    国家对于新疆的大好政策,对于西部大开发的重视和响应,国家给新疆用于投资建设的人力物力资金的注入,使新疆这块地大物博的土地更加繁荣昌盛起来,变成了一块耀眼的宝地。

    这里的山、这里的雪、这里的人都让褚彤深爱不已。她想起自己在回家的列车上心中对于毕业后回新疆的决定,在此刻又一次坚定不移地浮现出来。她想让程斌明白,他在北京辛苦的打拼,想为自己带来稳定的生活,但是青春与爱情的美好还有价值都要用失去本真的快乐和自我来作为交换吗?那人生还有多少乐趣和自由是属于自己的呢?

    褚彤不想用俩人最宝贵的青春和岁月来换取在北京的一个蜗居或一份浮萍般的工作,那样的代价对于至高无上的青春是一种亵渎。

    程斌发现褚彤在分神,差点仰面摔倒,程斌眼疾手快地扶住褚彤,褚彤一脸幸福地看着率真的程斌,她相信自己的观点会得到程斌的认可的,她相信自己和对方是心灵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