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春节过后返京

    更新时间:2016-10-14 19:29:31本章字数:2066字

    除夕夜是程斌感到在褚彤家过得最快乐开心的一夜。从小长到大,程斌都不曾感受过这样的除夕夜。小时候,家里四口人每逢除夕春节都去爷爷奶奶家一起过,一起同过的还有叔叔一家三口。那种氛围是中规中矩的、略有压抑的。

    南方人过节的方式和北方人大有不同。饮食不同,风俗不同。

    程斌记得自己家每逢在爷爷奶奶家和叔叔一家吃除夕团圆饭时,总会先拜祖祭祀,然后才开始吃饭。那时,小孩子们不许说话不许笑,要跟在父母身后跪下,父母跟着爷爷奶奶身后跪下,依次上香磕头跪拜。而且,自尊要强的妈妈也交代过自己和弟弟,一定要懂事听话,尤其是告诫程斌,作为长孙,不要让爷爷奶奶失望,因为爷爷奶奶会把他俩和叔叔家的孩子相比较的,会看三个孙子谁更懂事有出息,其实,无形之中也是在对比,看两个儿媳妇教育孩子的水平如何。对比两个家庭的全面水平如何。

    在小孩子原本天真烂漫的岁数,对于春节美食、新衣、鞭炮的向往憧憬,却每每都会被这无形的仪式和对比抑制了本真的快乐和兴致。

    程斌不是批判自家的过节习俗有什么不对,因为在他们当地,家家也似乎都是如此,都是传统的、南方人的按部就班的老习俗了。

    只是,来到褚彤家,体味了这里的春节除夕氛围,才对比出原先自己家那种过节气氛的拘谨、压抑、形式化。

    褚彤家除夕这天,全家六口齐动员。爸爸妈妈把提前采购回来的年货一一分类列好菜谱,然后大家一起准备,择菜的择菜,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都准备好后,备炒。然后是褚彤妈妈和面醒着,下午时包饺子备用。饺子馅也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大家一起动手包饺子。

    中午时分,褚彤爸爸先展厨艺,依次是妈妈、哥哥、程斌、褚彤和妹妹,褚彤和妹妹一人做了一道菜,其余的人每人做了两道菜,一共十道菜,十全十美。

    如果说程斌家过年的方式是世袭制的,那么褚彤家过年的方式就如同民主选举制的。一种有些如履薄冰似的谨小慎微,一种是自由空气似的大口呼吸酣畅淋漓。

    程斌喜欢这种文化习俗的对比交流,融汇贯通。有了借鉴,有了对比才更明白世界之大之博。难怪会有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之说。人多走走多看看,真是一种珍贵的经历。

    也许正如程斌联想到的:将来,他和褚彤的爱情结晶也一定会是集结了南方和北方精华的优异宝宝,从遗传学角度来看,地域血缘相隔得越远,基因重组的比例也越多,孩子也就更聪明健康优异。

    在午餐过后的惬意暖阳下,在一家人围坐在客厅说说笑笑吃水果的其乐融融里,程斌为自己刚才的联想幸福陶醉地笑了起来。褚彤看见了那一抹柔情幸福的笑意,虽不知源于何事,可自己看到那样的笑容也会感到幸福快乐,这就是爱到看见对方快乐微笑自己也会开心地笑,看到对方哭泣自己也会流泪的程度吧。

    下午六点钟左右时,一家人围在餐厅的圆桌边开始包饺子。擀饺皮的擀饺皮,会包的包饺子,褚彤和小妹闹着包着,你抹我脸一下,我往你脸上抹一下,俩人都成了小面人了,大家看着她俩都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包年夜饺子的场景深深留在了程斌的脑海里。

    等八点整,春节联欢晚会开始时,大家已经齐整整地坐在了客厅里等候收看了。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全国十三亿人,这一天,这一刻,除了工作需要或有特殊情况,只要能坐在电视机前的人们,大都会一如既往地收看春节联欢晚会,举家同乐,举国共庆新春佳节。

    窗外小朋友们已经迫不及待地燃放着绚丽七彩的烟花爆竹了,那璀璨的光彩从客厅窗外闪耀映射进来,透着祥和喜气,大家的脸也被映衬得多彩绚丽起来。

    电视机也放映着在中国红的一片欢天喜地的喜气祥和的画面里走出了春晚的节目主持人,电视里和窗外的鞭炮声已分不清了,只有一片片的欢乐、笑声、掌声。

    在2000年的零点钟声敲响后,褚彤和程斌、哥哥和妹妹四个人每人都拿着抱着种类繁多的烟花和爆竹下楼了,他们在节日的激情里尽情庆祝欢度着,点燃着如青春一般绚丽多彩的烟花,如爱情一般美丽的火焰,欢呼着、雀跃着。

    爸爸妈妈在楼上的窗前看着孩子们嬉闹开心地燃放着节日的礼花,欣慰和幸福写满了脸庞,自己也恍若回到了年轻时的激情岁月。

    回到楼上,他们还意犹未尽地嬉笑打闹着。接下来的守年夜更是妙趣横生。爸爸妈妈陪着孩子们守了一会儿,就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孩子们来到哥哥的房间,四个人开始玩游戏。成语接龙、击鼓传花、我来比划你来猜……

    房间里不时传出开心至极的笑声,时而又压低音频的笑语声。爸妈们在今夜是纵容孩子们的,他们乐意看着听着孩子们开心的笑语声,这是一种天伦之乐。

    春节的余温还未散去,开学的日期便也悄然而至。尤其程斌单位的假期更是要结束了。褚彤爸爸托人定好了返回北京的两张卧铺票,妈妈看到票就黯然神伤,躲到自己屋里默默流着眼泪。相聚是快乐短暂的,分别是酸楚伤感的,虽然知道女儿是去上学,可仍是无法释怀,泪水无法控制。

    程斌和褚彤家人相处的一个多月里,大家心里已经建起了浓浓的亲情感,有了彼此的初步认知和了解。大家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是符合一定的缘分学说的。

    褚彤家人对程斌这个穷小子很是喜欢和投缘,他们能透过现实这枚放大镜,看到镜子后面比现有物质和分量更真实可取的程斌的人品和本性情,他们明白,这才是衡量能不能让褚彤幸福快乐一生的尺码和标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