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直面生命飘逝

    更新时间:2016-10-15 18:58:10本章字数:2011字

    生命的脆弱与神秘就在它消失的一刹那才会诠释得那么直白。

    韩春在直面表哥逝去的事实时体味了这样的直白。当一个生命在另一个生命面前消失走远时,就好像一棵树上的两片树叶,这一片树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另一片树叶轻轻飘落一般,凄凉无奈。因为自己还是树上的一片树叶,而表哥的那片树叶已经离开树枝落下了,可自己这片树叶将来也会一样的飘落,只是时间不同而已。这是生命的自然与规律。

    褚彤陪着如雕塑般静止木然的韩春度过了一个星期,没有语言,没有眼神的交汇。前三天韩春没有进食,后来在旁晚时褚彤陪她下楼静静地散步,再后来韩春开始说话,她眼神深邃地看着褚彤,说:“我们都是一棵树上的叶片,求你和我同时摇曳和飘零好吗?”言罢,彼此相拥而泣。褚彤轻抚着韩春的后背一直点头哽咽着答应:“好,好……”

    时间一天天流走,伤痛也一天天走远。真理永远都是真理,时间的确是最好的疗伤良药。

    夏日到来了,炙热的夏阳,绿色的植物,满眼都是旺盛生命的足迹。韩春目睹了生命的直白后,自己也重生了一回。她能重新回到以往的生活轨迹上了,也能从容坦然地面对世事无常和天有不测风云的变化了。

    当知了在法桐树上乐此不疲地奏乐鸣唱时,周伟也责无旁贷地走近了韩春。与其说是上天的安排不如说是命运的捉弄,韩春再度面对周伟时就有了这样的感触。

    韩春并不排斥周伟,从一开始也没有。对于表哥和周伟,韩春觉得不能用上天给你关上了一道门,但同时又为你打开了一扇窗,来比喻此时的处境,那是对表哥和自己还有周伟的一种亵渎,可现实是自己的心的确恰似是在这样的一间屋内。至于自己在房内的感受,是门能让自己的心更明亮宽广还是窗能让自己的心更温暖明媚,韩春无从得知,只觉得对于周伟的善意和温暖她也无恶意。

    可不管怎样,韩春还是觉得上苍是在残忍地眷顾着自己。应该是感激还是抱怨呢,她的心已经是静如止水了。

    周伟放弃了父亲要求他去法国留学的机会,要留下来继续在清华考研、读研。韩春明白,大家也都明白周伟这么做是为了什么。韩春没有过多的话语阻止和规劝周伟什么,只是轻轻说:“后悔与否,选择在你,接纳在我。”周伟幽幽地说:“只要在你身边,就没有后悔!”大家没有再去强求周伟,也默默接受了他的选择,包括父母。

    程斌一度为了褚彤感伤而感伤着。他看着褚彤为了韩春的经历而变得沉默和安静下来,生活在慢慢磨砺和教诲着年轻的彼此,让大家也在慢慢成长。程斌每每看着倚在自己肩头的褚彤,抚摸她柔柔的发丝,告诉她这是我们每一个生命体都会去经历和面对的世事,当年自己也一样,对父亲、对母亲的逝去,那样的无力和苍白。

    只有珍惜我们当下的每一天,问心无愧地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们就会懂得逝去与存在的意义所在。褚彤紧紧拥在这个内心宽广、厚德的男人胸前,被温暖和欣慰包裹着。

    胡清华在韩春遇事后,和周伟也一起探望过两次韩春。褚彤和清华由于周伟和韩春的关系而再度面对时,彼此心里也早已没有了芥蒂。清华痛定思痛后终于明白: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尤其看到程斌和褚彤心心相印地爱恋着以后,他已经能接纳和坦然面对这个事实了,也是发自内心地祝福他们。他明白褚彤的个性,也明白爱无强求。

    清华一个人在周末的午后,骑着单车去了一趟中华民族园。故地重游,物是人非。想起那年的这个季节,褚彤韩春,自己和周伟四人同游民族园的情景。清华坐在傣族园边的石阶上,看游客和傣族姑娘小伙酣畅淋漓地泼洒着清凉的净水,嬉笑、叫闹的欢乐氛围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却不包括清华在内。

    当过了爱做梦的年纪,清华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无法回首了,就像刘若英唱的那首《后来》。

    清华的这次重返民族园,一是想放空自己的内心,也是想缅怀自己和褚彤的那份爱,在此做一种了结。他从石阶上站起来,慢慢快步走向泼水狂欢的人群,他找来一个水瓢,开始加入到泼水的大军之中,肆无忌惮地大叫着、狂喊着、笑闹着融进了宣泄狂欢的激情中,彻底地放空了自己压抑已久的内心。

    褚彤从周伟那里得知清华爸爸已经为清华办理好了去意大利留学深造的手续,八月底护照下来清华就出国了。

    清华没有亲自和褚彤提起这件事,褚彤明白清华这样做的原由,因为她还记得清华以前说过,等自己将来留学归来,要为女院设计建造一个亚洲一流的学校游泳池,清华不说,也是不想褚彤回忆起来伤怀,褚彤感激着清华的善意。可她心底里也想好了,到时要和程斌、韩春、周伟一起为清华庆贺、送行,愿他早日完成学业,学有所成地凯旋归来,实现自己的理想。

    韩春在周伟的呵护、陪伴下,渐渐走出了表哥逝去的阴霾和伤痛。这个暑假,韩春妈妈和周伟爸爸要来北京接两个孩子回甘肃老家,想让孩子们和自己好好团聚一下,周伟细心地也邀请了韩春的弟弟,给正在江西读大一的弟弟寄去了火车票,来北京三人一起等爸妈来接。

    韩春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活里有了亲情的阳光普照,那种温暖久久飘动在心田。想着自己对妈妈的释怀,想到弟弟和自己又一次依偎在妈妈怀里,还有周伟和周伟爸爸的真诚和善意,韩春由衷地对他们父子心存感激。

    爱,是生命中最经久不衰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