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爱神猝不及防

    更新时间:2016-10-19 18:55:34本章字数:2041字

    褚彤从认识米强以来,米强都是阴郁的、低调的、悲观的。可是人怎么会在如此短暂的一瞬间就发生了转变呢。自从见到瑟珍后,米强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连程斌都说米强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

    原来褚彤的感觉真的应验了,米强和瑟珍果不其然地一见倾心了。

    米强终于压不住自己了。他和程斌褚彤摊牌了。自从见到瑟珍后,他就坚定地感觉到他们彼此是似曾相识的。不是那种单纯的一见如故和一见钟情的感觉,是一种强烈的,觉得彼此是一种亲人,一种责任的使命,好像很自作多情地想要为对方付出,想照顾爱护和守着这个女孩一辈子。

    程斌和褚彤为米强的动心而欣喜祝福。毕竟这么多年了,白洁始终在米强的心里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米强也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让另一个女孩走进来了。米强这些年来对白洁的父母,如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照顾着,对白洁的忠贞白洁要是在天有灵也是可以看到的,所以白洁也应该很欣慰很满足了。

    爱情真能让人很是奇特地转变。原本米强认为自己再也不可能会有爱情了,不会再对谁动心了,原来一切根本不是受自己掌控的,当爱到来时,我们都是猝不及防的。如果有防备,那一定不是爱情。

    米强第一次腼腆地请褚彤安排他和瑟珍再相聚一次。上回他请褚彤和瑟珍在自家饭馆吃的武汉菜,看瑟珍似乎很喜欢吃,“我想再请她吃一次。你看行吗?”人恋爱了,就会像小孩子一样六神无主的。

    人会因爱而变得单纯可爱。

    最难能可贵的爱情是双方能共鸣的爱。恰好瑟珍和米强就是彼此共鸣的情愫。褚彤在见了瑟珍后,问起对米强的印象时,瑟珍娇羞地低下头,然后抬起头看着褚彤说,他让我感觉很温暖,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那种被关心被照顾的感觉,像我的家人和亲人。褚彤明白,瑟珍一个人在北京生活得很艰辛,当年为了父亲付出了太多,经历了太多的世间冷暖。她内心深处是孤独和凄苦的,是渴望一个人来温暖这颗冰冷受过伤痛的心的。只是遇见这样的人不易,她直到现在才有了这种感觉,觉得自己遇见了,内心温暖的感觉很幸福。

    褚彤听着瑟珍细细述说的心曲,真挚的祝福着这一对相见恨晚的有情人,希望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彼此温暖对方曾经都冰凉过、伤痛过的心。

    程斌在和领导为了米强的事相约后,就及时地通知了米强。他们相约来到了程斌的单位。这是领导的意思。和米强一同前来的还有褚彤和瑟珍。瑟珍也义不容辞地加入到了这个团队之中,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去帮助更多那些如当年自己一样的、因为特殊情况而被迫误入岐途的人。她的经历和米强类似,都是曾经的吸食者,然后又经过重生回归社会的康复群体,所以从事这个公益的戒毒工作,他们有着更深的体会和资历。

    领导和四个年轻人见面后,也被年轻人的创业决心和激情所感染,不无感慨地说,真羡慕你们年轻人,有追求有抱负,敢做敢为,好,有魄力,我看好你们。

    “今天让你们来到我单位,我的初衷是想和你们商谈一下你们开戒毒所场所的问题。因为我们单位就要搬迁了,总部让我们去海淀的新址办公。我向我的上级请示了一下,这个单位的原址我们原本是打算租赁出去的,后来我就申请了一下,说自己想用这个地方看能不能租赁给我。我的领导问明白了我要用这块地的原由后便批准了,而且可以一次签五年的合同,满了后还可以续签,只要这个地方guojia政府不征收,不拆迁我们就可以一直租用。”

    没想到最为实际和难办的场所有着落了,大家喜出望外。果真是贵人相助啊,办事这么严谨实际,效率极高。这才是真正的事半功倍的帮助啊。

    程斌的领导说:“我们这个单位现有两千多平的空间面积,五栋商务客房,日常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只要经过简单的改装,是最为理想的场所了,我又考虑到咱们朝阳区是个老区,又是一个大区,本区人口及外来流动人口多而密集,戒毒所却只有一家,承受压力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我想在朝阳开办是最合理的,不知你们有什么见解,我喜欢和你们年轻人在一起集思广益,我们一起讨论商议。”

    米强感激至极,说:“领导已经为我们想得很周全合理了,您还这么上心用心地做了调查和评估,为我们解决了最大的难题,这给我们太多意外惊喜了,我支持领导的安排和提议,我和您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一直也是想在朝阳区开办戒毒所的。”米强说着,又看了看褚彤和瑟珍,褚彤和瑟珍异口同声地说她们也同意领导的提议。“这附近大学又多,我想到时候来做义工的大学生一定不会少,这也是很难得的地理优势。”

    大家一致表决同意后,领导就决定去和他的上级正式申请签约租赁合同了。有了这样的一个好开端,程斌褚彤,米强瑟珍四个年轻人欢呼雀跃了好一阵,米强提议今天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邀请大家都必须再去他的店里好好美餐一顿欢庆。大家一拍即合。

    程斌下班后就开车拉着大家,四个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程斌已经好多年没有见米强笑过了。瑟珍又何尝不是呢?她都快记不得自己这两年里是否笑过了。同病相怜的人们啊,上天注定要让他们在一起彼此温暖对方。

    来到米强和程斌合伙开的湖北菜馆里。选了一个包间,大家点了菜。在等上菜的时间空余,褚彤随口问了一句,说这两回怎么没有看见白洁的父母啊。

    米强说白洁的父母由于岁数也大了,在去年就让两位老人在北京的家安度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