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携手走进热恋

    更新时间:2016-10-19 18:59:29本章字数:2033字

    起初,米强开饭店是为了白洁的父母在北京能有个营生干,人一忙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他怕老人们整天思念女儿,所以才让老人们忙碌起来充实起来的。

    后来,老人们被时间冲淡了失去女儿的伤痛,而且打理饭店很辛苦又休息得太晚,所以去年程斌就劝两位老人干脆就在家养老了。

    其实两位老人每天打打太极拳,在公园锻炼锻炼身体,和同龄的老年人一起聊聊天散散步。夕阳红的晚年生活也是充实而快乐的,唯独他们觉得很亏欠米强,自己的女儿走了,可米强比女儿还孝顺他们两位老人。虽然失去了一个女儿,可老天厚爱他们又赐给他们一个儿子。米强把他们从湖北老家接到北京,给买了新房养老,一有时间就来陪他们,米强一直都没有再去恋爱更不提结婚的事。两位老人曾多次地劝说过米强,说让他找个好姑娘恋爱结婚吧,这样他们的心里也好受些,每次米强都是以沉默无语结束谈话。

    直到前两天,米强去看望两位老人时说出自己恋爱了,有女朋友了,老人们终于露出了喜悦的笑脸。那是老人们一直的心愿。只要米强幸福开心,他们也会幸福开心。并不是像常人想的那样,觉得米强恋爱了,结婚了,就是对自己女儿的不忠,就会冷落两位老人。白洁的父母对米强的本质和心地非常地了解,他们明白自己会是米强今后永远的和他父母一样的父母亲人。米强对于自家女儿的情分,老人们已经很感动知足了。他们也像对待亲儿子一样对待米强,也真心实意地希望米强能快乐幸福,能再遇见一个好女孩恋爱结婚生子,这才是能让老人开心快乐的理由。

    瑟珍在得知了米强对待已故前女友的父母这般情分时,她偷偷跑去洗手间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她被米强的重情重义感动至深,她知道,看一个男人,看他如何对待前女友和女友的家人便能判断出这个人的品性。瑟珍无疑是一个幸运儿。所以上帝是最公平的,让这么不幸的瑟珍又这么有幸地遇见了米强这样的男人。

    再后来,褚彤也说明了米强曾和瑟珍同一时期在同一家戒毒所戒毒,每天早上戒毒人员出来做早操时,他们还同在一个操场上做操呢。只是那时,彼此是环境的交集背景的交集,现如今是心的交集,灵的交集,是情的交集,爱的交集。

    真正的爱情是挡都挡不住的,所以没有什么你追我,或我追你之说,挡都挡不住,还用你追我赶吗。瑟珍没有去矫揉造作地矜持什么,含蓄什么,对爱的表达也是如褚彤一般热热烈烈,真真切切。对于米强的爱,瑟珍勇敢地相迎相接,以真心换真心。相爱就成了水到渠成的自然了。

    瑟珍毕业后,应聘到北京一家文工团工作,负责给团里招收的少儿舞蹈班授课,主教民族舞。单位条件和待遇也还不错,瑟珍也很满意。远在西藏的妈妈和哥哥一起生活,不喜欢来北京这样的大都市生活,妈妈喜欢草场的生活。如果不是遇见了米强,瑟珍原本打算是要回西藏家乡工作的,家乡的很多文艺团体也很希望瑟珍能回去,还可以解决编制问题。这些瑟珍并不看得太重,因为家乡的亲人们才是瑟珍最看中的,爸爸已经不在了,只有妈妈和哥哥一家了,她希望能回到亲人们的身边,陪伴在妈妈的身边。

    西藏的一草一木都是瑟珍所熟悉和喜爱的,她爱那里的山水草木,爱那里的蓝天白云,爱那里的空气花香。故土难离。

    是妈妈考虑到女儿的前程,每次瑟珍说要回去时,妈妈虽然心里高兴极了,可嘴上还是说:“不要回来,你在北京机遇多,好好发展自己的前程,在北京找一个男朋友,在北京安家定居,将来有了孩子,孩子也能有好的环境,读书工作。你回来咱们这个小镇上,会委屈你在北京学的专业的。孩子,听妈妈的话,就留在北京工作吧,到时候妈妈去找你。”

    瑟珍知道妈妈是在安慰自己,她知道妈妈是不会离开西藏生活的,但妈妈的良苦用心,瑟珍还是明白的。所以也坚持到了现在都没有回去。与米强相爱了,就更不能回去了,起码现在不想,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米强。褚彤想,难怪妈妈常说,女婿是道隐门墙,隐来隐去不想娘。

    米强的家在北京,米强的事业在北京,即将创办的戒毒所在北京,瑟珍的工作在北京,所以,瑟珍还想做米强的拥护支持者,做一个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这是爱着的女子的真情流露,心里想着的只有对方。

    每次看着瑟珍,米强都会有一种幻觉,面前这个女孩是凡俗的女子吗,她古典、文雅中透着妩媚、娇野,柔美的身姿动一动都会流泻出舞动的灵气,看一段她跳的舞蹈,摄人魂魄,惊艳心灵,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有舞蹈的灵气,那是与生俱来的,后天是无法复制的。

    她温顺善良的眼神有时像绿草地上小息的羔羊,有时像一面宁静的湖水,让你不忍去惊扰和打乱那面宁静。他明白,瑟珍经历了很多的磨难困苦,可依然拥有纯净的心灵之窗,那是沉淀下来的世事沧桑,那是一种静默的痛。米强在心里起誓,今后有他在,一切的磨难困苦、世事沧桑都与瑟珍无关了,他要包裹起这个柔弱的女子,为她独当一切。

    第一次牵她的手,冰凉而软若无骨的小手,怜惜之情油然而生。男女之爱,最高的境界本应是一种疼惜爱怜的爱,不应是敬重的爱,不应是赞赏的爱,那都不是男女的爱。男人爱一个女人,不是爱她的背景,不是爱她的学历,不是爱她的强大。爱到怜惜就足已,那是男人爱女人的极致体现。

    瑟珍拥有了这样的爱,米强体会了这样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