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戒毒所的落成

    更新时间:2016-10-20 20:19:38本章字数:2008字

    七月三十号这天,程斌的单位全部迁址完毕。合同从八月一号正式生效。

    米强在拿到了相关部门审批下来的戒毒所开办资格证后,大家便着手对场地进行改装和清理。遥在西北甘肃的韩春和周伟也打来电话,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周伟向他们推荐了自己清华建筑系学室内设计专业的师兄:已经毕业两年,在北京一家设计院工作。师兄很够义气,知道了周伟的朋友是要开非营利的私立戒毒所后,热心地又带着几个同学和同事前来帮忙、设计改装图纸,新增或废除一些布局功能。然后米强找了一家装修公司,按照周伟师兄他们设计改装的图纸开始装修、改造。

    那半个月的时间里,大家忙得不亦乐乎。米强的时间全全交给了那里,程斌单位迁址后离这里远了,离褚彤的单位近了。大家下班后就会从各自的单位赶到施工现场,每个人就像是自己家在装修似的,责任心很强。

    瑟珍更不用说,每天下班后就迫不及待地赶到这边的施工地,看着在工地被汗水和尘土淹没的米强,她心疼又开心,买来晚餐,和米强一起共进,俩人都忘记了身体的疲惫,尽品这心里的甜蜜之情。好像一对小夫妻,在为新家装修一样,忙碌着,幸福着,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与此同时,领导联系了自己在北京各个渠道的人脉网络,从人力物力上对即将落成的戒毒所给予各种扶持。从当地有关政府部门的政策支持,到单位及个人对物品的捐助,小到桌椅板凳,大到车辆、电器……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确如此。

    戒毒所如同一棵栽种在社会大花园的小树苗,博得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呵护和关爱,都希望小苗健康地慢慢长成参天大树。

    褚彤他们更是动用了各自的所有资源网络,信息宣传方面的、人力方面的、义工方面的,周到细致地去安排每一个细节工作。

    八月十六号,是戒毒所正式落成的日子。

    程斌领导请来了朝阳区区长、政府、妇联、工会、药品局、街道等一系列的相关领导来参加剪彩仪式。

    米强作为创始人发表了简短的讲话,话未说完时,已经泪流满面,在场的人无不动容,看着这个有志青年声泪俱下的感激着,坚定着,如愿以偿着。

    这里没有太多的官场仪式,毕竟公益的事业让人心灵纯净,没有商业的铜锈之气。

    戒毒所的第一位入住戒毒人员是瑟珍介绍来的。是一个二十岁的摇滚歌手,男,北京人,是瑟珍的同事。当时吸毒仅仅是为了找到唱摇滚时那种激情沧桑的感觉,一种忘我的全情投入。无稽之谈的动机啊,年少无知难免会犯错,幸运地是他走进了这里,能遇到米强、瑟珍和褚彤他们这样的纠错场所和人。

    青年的父母把孩子送来时,欣慰而放心。说社会因为有你们这些有为青年而变得更加安定和美好。“我们作为父母感谢你们能给我的孩子提供这样一个人性化的改错场所,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孩子。

    “这个孩子从小就痴迷音乐,我们不得已让他上了声乐系,可毕业后,在文工团上班了,他非要独创自己的什么摇滚风格,我们也不懂,就知道他有时把自己关在家里一天都不出来,也不知道他在研究什么,琢磨什么。有一天,就看见孩子摇头晃脑地像喝醉了似的,不停地唱啊,不停地摇啊,我们说的话他好像都听不见,直到邻居们赶来劝说也无效后,才有人报了扰民的警,民警把孩子领回派出所才查明白孩子吃了摇头丸了。

    “其实,这时孩子都已经对毒品有依赖性了,我们都全然不知。在民警的排查下,也只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买的,其它的一无所知。毒品现在在国际上也是屡禁不止,我们国家也不例外。在民警说服教育后,交了罚款孩子让我们领回来了,可孩子以后要是再吸毒我们可怎么预防啊,我们是防不胜防啊。我们只有不让孩子上班,不让孩子出门,整天地在家看着他。可那也不是长久的事啊,都是大活人,我们痛苦得都不想活了。

    “孩子的同事瑟珍就找到我家来了。说听说了我家孩子不让上班的原由了,她来探望一下她的同事。并给我们带来了福音啊,就介绍我们把孩子送到这里来了。

    “起初孩子是死命抵抗的,说我们不懂他的心,不知道他的梦想和追求,要是我们硬要送他去戒毒所,他就自杀。瑟珍这孩子听完后走上前去就给我孩子一个大耳光。当时我儿子就愣住了,我们也愣住了。

    “瑟珍流着泪痛斥我儿子:你的追求,你的梦想,难道就是以毁灭身体为代价吗,身体都毁灭了还谈什么追求和梦想!还说要自杀,在给你生命、生你养育你的父母面前你配说出这话吗?好啊,你自杀吧,像你这样的人即便成了艺术家,那也是没有人性没有灵魂的艺术家,我们不需要这样的艺术家。更何况这本身也是对艺术的一种亵渎!所以也不配称作艺术家或从事艺术工作的人。

    “瑟珍的这一耳光还真打醒了我儿子,她说完这话后,儿子手捂着脸就来到我和他爸爸面前扑通一下跪下了,抱着我和他爸就痛哭起来。

    “今天,孩子自愿来这里戒毒了。我们很欣慰。谢谢瑟珍,谢谢你们给我儿子重生的机会。”

    米强看着老人真诚的谢意,觉得自己付出的所有艰辛都得到了慰藉。这也正是自己为什么当初能有如此执着的心来创办这家戒毒所了。当年看到一个鲜活的生命快要枯萎了,而你通过自己的方式,让这个生命得以复活、绽放时,那种幸福感能穿透你的灵魂!那种幸福感能到达你新生的彼岸,仿佛自己也得到了一次重生。